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06章 救命的创可贴
  “灯笼?”同事的一声吼,让正吃着面的刑警差点没噎着。他端起水杯灌了两口,将喉咙里的炒面给冲下去后开口问道。

  “老头子,我疼啊!”麻药过后,躺在床上的老妪在那里不住的呼着痛。

  “老婆子,我来了!”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着寿衣,手里提着灯笼的老头儿出现在门口。门外,值班的两个刑警已经歪倒在地。

  “老头子...”老妪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你活着,也是在受罪。我接你走吧,起码有我护着,没人敢欺负你。你再忍忍,我把那个开枪打伤你的警察带走,然后回来接你。敢欺负你的人,我让他们去下边给你当丫鬟伺候着你。”老头子提着灯笼走到床边,轻轻抚摸了一下老妪斑白而又有些油腻的头发说道。

  “这些日子回来得挺准时啊,呐,这是我这个月的奖金给你买的。戴上看看,喜欢不?”媳妇能够准时回家,对于许海蓉的丈夫来说已经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奖金一到手,他就跑去金店为自己的媳妇买了一枚戒指。

  “花这个冤枉钱干嘛?还不如拿去理财。”许海蓉满心欢喜的戴上丈夫给自己买的戒指,嘴里却是口是心非的埋怨了一句。

  “理财?说起这个,你知道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么。”提起理财这事儿,丈夫似乎有些怨气。

  “理财被人坑了?你还能有啥后悔的事情。”许海蓉系上围裙,走进厨房准备做晚餐。

  “我一同事,多少年来一直坚持着在正赛里买男足输球。知道人家现在怎么样了么,特么房也买了车也买了媳妇儿也换了。手里还有几百万的存款,小日子过得不知道多舒心。这么好挣钱的事情,我特么怎么早些年就没发现呢?”丈夫走到许海蓉身后,轻轻搂着她说道。

  “你哪儿是后悔没挣着钱,你是在羡慕人家换了媳妇吧。”许海蓉轻轻在丈夫怀里扭了扭身子娇嗔道。

  “哪能呢,今晚吃完饭,咱们早点睡?”丈夫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琢磨着晚上多卖把子力气。只有把媳妇伺候舒坦了,这事儿才能圆满的遮掩过去。

  “去你的,来事儿了。”许海蓉白了丈夫一言道。

  “要不,你用...”丈夫挑了挑眉毛,瞅着许海蓉的嘴说了句。

  “滚...”许海蓉俏脸绯红的拿起锅铲将丈夫赶出了厨房。

  夜里丈夫终究还是如愿以偿了,一番折腾之后,他沉沉躺在床上睡了过去。而许海蓉则是起身来到厕所,准备更换一张大号的创可贴。

  “大姐姐,二姐姐,我们去游园吧。”恍惚间,许海蓉似乎听见了一阵娇脆的嬉笑声。

  “电视又忘了关,我这记性...”她加快动作,准备换好创可贴后去客厅把电视给关掉。

  “老太太说要等九妹,还有一个新来的奴仆。噢,对了老爷好像回来了呢。”许海蓉换好创可贴,起身打开卫生间的门,却看见客厅里的电视压根就没有开。可是这阵娇脆的对话声,却是那么清晰的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奴仆?谁呀?”一个纳闷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

  “喏,不就是她咯!”随着这声对答,许海蓉就觉得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庄园门前。庄园里站着八个姑娘,其中一个正抬手指着自己娇脆的说道。

  许海蓉心里一惊,暗道一声不好,自己怕不是着了什么道儿。眼前的这番情景,让她想起了当初办案时遇到的事情。也得亏她经历过,所以心里才有了些许的镇定。换作旁人,要么傻乎乎的进了门,要么就慌乱之中着了道。

  “幻觉,幻觉,上次我是怎么脱身的来着?”许海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八个姑娘,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细细一想,许海蓉想起了那几盏灯笼。灯笼上画的仕女,面相跟眼前这几个姑娘很是相似。

  “被人祸害了,不想着伸冤报仇,反而在这里助纣为虐。”冷静下来的许海蓉,看着门里的那那个姑娘说道。说话间,她的一支胳膊缓缓背到身后,贴着裤腰就伸了进去。

  “老爷来了,别说了,散了吧,散了吧!”众女准备说些什么,其中一人眼尖,瞅着远处正缓步而来穿着一身黑的老爷惊惧的说了声。

  “就是你一枪把我家夫人的腿给伤了?也好,就留下来伺候着吧。哪天心情好,没准老夫会放你回去。”老头儿走到门口,看着许海蓉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

  “,

  “原来是你,你就是疑犯嘴里说的老头子吧。犯了事,总要受到惩罚才行。你只记得她挨了一枪,却不记得她手里的八条性命。活了一辈子,你都没活得像个人。”许海蓉的手轻轻捏住了创可贴的一角,缓缓将它抽离了出来说道。她在激怒眼前的这个老头子,想等他接近自己,再一把将创可贴贴到他的脸上。她记得上次,自己就是这么脱身的。虽然不知道这次管不管用,可这是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倒是伶牙俐齿,不过很多事情,凭嘴是解决不了的。给我进来...”老头子明显被许海蓉给激怒了,一伸手,对着许海蓉虚抓了一下说道。随着这一抓,许海蓉便身不由己的朝着庄园的大门奔去。

  “老娘和你拼了...”眼看着自己即将被那老头子抓住,许海蓉一咬牙,将捏着手中的创可贴啪一声贴到了他的额头上。老头子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许海蓉,手上保持着抓的姿势就那么站在门口动也不动。

  “完了,别是对他没用吧。”许海蓉心里暗暗叫了声苦。

  “你...居然用如此污秽之物...”老头子嘴里冒出森森鬼气,看着许海蓉说出这句,然后整个身子就那么原地坍塌了下去。最后,化作了死死黑雾,消散无踪。

  老头子散了个干净,许海蓉也瘫软在地。醒了醒神,她发现自己坐在卫生间的门口。而她的面前,则是有一盏灯笼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