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08章 有心和无心
  “师弟近日可好?年节期间往来寺庙的俗人众多,贫僧也疏忽了师弟这边的日常用度是否充足,真是罪过罪过。”小气和尚刚刚挂了电话,就听见静室外传来一声佛号。抬头一看,正是主持大师亲至。急匆匆起身讲他迎了进来,还没等落座,人家就跟他客气上了。其实这也是小气和尚感觉自己不能融入所处环境的原因之一。人跟人之间太客气了,就显得有些虚伪。小气和尚真心的希望哪一天这个主持师兄,能够跟某人一样跟他开开玩笑,喊他一句小气。

  “什么时候开始,贫僧居然接受了这么个称号?真是阿弥那个陀佛。”一念至此,小气和尚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来。

  “师兄何必如此客气,全寺上下对贫僧的关心可谓是无微不至。至于用度方面更是绰绰有余。师兄,寺内可是住进来几个日本人?”毕竟只是听小沙弥们提起过这个事情,小气和尚觉得还是应该问问这个主持师兄比较靠谱。

  “哦,是几个对于佛法有些研究,又对我中土人情比较感兴趣的国际友人。”主持大师闻言一合十答道。

  “我泱泱华夏,值得他们学习的地方太多了。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恢复到盛唐时那般情景。”小气一听,心里就有了数。嘴里如此答着,心里却是紧了一紧。国际友人?再怎么友人,人家也是抱着目的才会跟你友上一友的。例如想来要个随时可以减免掉的贷款啊,援助啊,或者是想拉着国人去给他们国家创造一点旅游收入啊之类的。没有好处,谁跟你友人。等目的达到,人家可是能说翻脸就翻脸的。在这一点上,有两个很好的例子。一个是越南,一个是思密达国。也是自己不争气,吃亏上当一次就够了,还老在吃亏上当。自己个儿上赶着给人家送钱,还要看人家的脸色被关小黑屋。小气和尚就在想,这么大个中国,他们都走完了么?

  “终会有那么一天的。”主持大师嘴里答着,又陪着小气闲聊了几句之后,这才起身告辞。

  “佐佐木阁下,那玄奘舍利,真的在少林寺?按照中国人的脾性,我以为他们会把这个东西交给国家,而不是让一间寺庙留着。”专留俗客下榻的静室里,一个穿着运动服,剃着随头滚发型的年轻人,很是恭敬的问坐在蒲团上正翻阅着经文的一个老年人道。

  “小次郎,你的性子总是这么急。饭要一口一口去吃,路要一步一步去走。舍利子在哪里,我们谁都不敢去肯定。所以只有一个一个地方去排除,真要是上交给了国家,那么国师大人自然会有别的办法。毕竟,这块舍利子对于浅草寺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国师大人一定会不惜一切将它夺回去的。”佐佐木放下手里的佛经,抬手示意小次郎坐下然后对他说道。

  “准备了这么久,我想,是时候动手了。”佐佐木缓缓起身,来到静室门口看着远处的人来人往轻声道。

  }最新章g:节上√*◎

  “真是太好了阁下,我的太刀,已经饥渴难耐了。”小次郎闻言有些兴奋的来到佐佐木身后说道。

  “真正的忍者,是从来都不屑于跟人正面发生冲突的。小次郎,回去之后,我会建议你去修行一段时间,锻炼一下你的性子。”佐佐木轻摇了摇头对小次郎说道。勇则勇矣,奈何…佐佐木心里轻叹了一句。

  “请阁下多多美言几句,小次郎一定会对阁下肝脑涂地。修行,会让小次郎错过很多的任务。”小次郎一听慌忙一个深躬下去说道。虽然每次他都只是跟着别人打杂,可是组织里也会给予他比一般工作多得多的薪水。对的,就是薪水。他心中并没有老一辈忍者的那些荣誉感,他只是把当忍者看作是一份工作而已。保镖?不,应该是类似于黑龙会的那些打手吧。对于小次郎来说,让他去修行,就相当于中国人常说的下岗是一个意思。

  “好好表现吧,不要太急,得沉得住气。”佐佐木看了看眼前这个年轻的忍者一眼,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一定会遵照阁下的意思来办理的。”小次郎听佐佐木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就松了口气。

  “半年了,啥事儿也没有。晚上你俩找个地方睡会儿吧。”一件事情做久了,是会让人心生倦怠的。对于天组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比较他们也是人,而不是不知疲倦的机器。就算是机器,一年也要停那么一段时间进行大修不是。

  “这合适么?”对于同事的提议,有人心动了。晚上的少林寺,除了偶尔传来的木鱼声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动静了。一天如此,大家可以说环境真不错,幽静。两天如此,大家会说,就喜欢这种环境。一周之后,估计会有人受不了这种静,而选择回归到闹里边。半年下来,天天如此,已经让天组的成员们对于这种环境生出了一股子发自于内心的厌恶。

  “有什么不合适的,咱们4个人,分成两班。今天你们歇,明天我们歇,大家都轻松一点。过段日子要是再没事,估计上头就会将我们给撤回去了。”有人在那里提议着。

  “也成,反正咱们保持着有人在岗就行了。”闻言同事们心动了。

  “哎呦,我这是多久没尝过晚上睡觉了?”天组在少林寺有专门的休息室,进了屋子,人往榻上一躺惬意的说道。

  “还是年轻人的脑子活泛,我去问寺里要些开水,咱俩烫烫脚睡吧。明天早上5点起来,省的被白班的人给发现了。”一个年岁稍微大些的同事摇了摇空荡荡的暖壶说道。

  “阁下,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夜间10点,小次郎从床铺底下摸出一柄太刀背在身后问稳坐不动的佐佐木。

  “凌晨3点,还早得很,你休息一下,今晚需要你出力的地方还很多。”佐佐木微睁开双眼对有些急不可耐的小次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