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17章 人生在世
  “古灵泉寺,始建于东晋时期。距今也有一千大几百年历史了,净土宗的发源地,你在这儿呆着应该也不辱没你的身份。”带着小气回到了小城,一路步行上到了山巅。我们来到了一处背山面江,黄墙黑瓦的寺院门前我对正四下里观望的小气介绍道。寺内的和尚没几个,加上方丈也才拢共十来个人吧。众和尚来到山门外,齐齐合十高诵佛号迎接着他们的小伙伴,慧通大师。

  “阿弥陀佛!”初来乍到,小气和尚又回复到了以往的那种深沉状态。就见他道貌岸然的合十还礼,然后一整袈裟,迈步跟着众僧往大殿内走去。

  “咦?这是新来的和尚么?看起来似乎还很年轻的样子。”有女施主很敏锐的发现了寺庙里多出来的这个和尚。这是经常来寺庙礼佛的人,换了旁人,谁知道那些和尚哪个是先来的,哪个是后到的?

  n更1}新Y最)G快上Jo

  “是啊,据说现在当和尚都得大学毕业才行了。唉,干哪行都不易。”有人远远瞅着正在殿内焚香叩首的小气说道。

  “第一感觉怎么样?”等一套繁杂的程序走完,众僧散去后,我才凑到小气跟前问他道。

  “不错!”小气一整袈裟,对我竖掌说道。

  “那就行了,你就在这儿呆着吧。我家就在山腰那儿,有啥事就给我打电话,20分钟内一定到。”现如今小气和尚的安危,组织上已经托付给了我。我琢磨着,在这块儿地头上,我护住一个和尚还是没问题的。本想着给小气和尚摆一桌接接风,可是被这货给拒绝了。理由是出家人,见不得荤腥,见不得美色。见他似乎对新环境挺满意,寺庙内的大小和尚们也对他很是和善,我也就随他去了。

  “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从和尚庙里出来,我溜达着就回到了家里。才一进门,就听见顾翩翩在那里长吁短叹着。

  “怎么了?”我换好了拖鞋,将背包放到一旁问她道。

  “你回来了。”一抬头看见我,顾翩翩跟颜品茗两人连忙迎了上来。

  “刚才说啥呢?谁走了?”我伸手搂着顾翩翩追问她道。

  “学校有个老师跳槽了呗,说是准备去省城。”现在的这批老师,都是从学校刚开始的时候就进来的。她们跳槽,对于顾翩翩来说在心理上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这也没办法,腿长在人家身上,真想走,你也留不住。或者说,人家谋取到了更好的发展空间呢?人的心走了,就算你强留下她的人也没用。

  “噢,就这事儿啊。书香的学校,流水的先生,有走的,就一定有来的。啧啧啧,这话说得,有没有觉得我很有文化?”我抬手挑着顾翩翩的下巴,轻轻凑过去问她。

  “噗...”美人儿被我逗笑了,我的目的达到了。

  “哥呀,你在哪儿呢?”安抚好了妹子的情绪,我决定下厨做一顿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的五脏庙。才把灶打着火,艾义勇就给我来了个电话。

  “特么这话问的,我在家还能在哪儿?”我把火关掉,完了对艾义勇说道。

  “在家啊?后儿有空不的?”艾义勇紧接着问我。

  “应该...有吧,你先说啥事儿吧。”我接过颜品茗端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后道。

  “高尔夫球场一期工程竣工,后儿我想让哥哥你来给我撑撑场面,发个言讲个演啥的。”艾义勇的高尔夫球场有了进展,他决定趁这个机会,广邀各路“神仙”欢聚一堂。大家吃吃饭,扯扯淡。

  “吃饭我去,发言就算了,去的领导不少吧?你赶那官儿最大的薅一个让他发言一准错不了。”发言?这活儿打上学时起就与我无缘。好说歹说,我可算是绝了这货要我发言的念头。

  “艾义勇给你打的电话?”等我挂了电话,顾翩翩将我腰间的围裙解下来系在自己身上问道。

  “是啊,邀请我后天去出席一个酒会。”我琢磨着,出席这词儿肯定比参加有档次一些。酒会比饭局听起来肯定会高大上一些。于是我对顾翩翩说道。

  “少喝酒,多吃菜,你那酒量,是个人都能把你灌翻。”顾翩翩白了我一眼,然后走进厨房准备起晚餐来道。虽然饭局是在后天,可是顾翩翩却依然很不放心的提前便叮嘱起我来。顾翩翩体谅到我长途跋涉会很累,所以她主动接替了做饭的任务,这让我轻松了许多。靠在沙发上,我惬意地喝着茶,看着电视里那些毫无笑点的喜剧坐等着开饭。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来去了白事铺子,虽然现在已经不指着它吃了,不过隔三差五的只要得空我还是会去店里坐一下。

  “老板,给来点儿金元宝和纸钱。”才把门打开,我正拿着抹布擦抹着柜台,就有生意上了门。停下手里的活儿我回头一看,隐约觉得这个客人有些面善。

  “老板不认得我了?也是,你贵人多忘事,我还以为你现在不会再开店了呢。那个,我父亲托梦要我买纸人的那个。你看,你还真不记得了。就是说用着不好,要退货,要包邮的那个。”经人这么一提醒,我才记起来他是谁来。说起来,他也有一年多没来光顾我的生意了。

  “你父亲又给你托梦了?”我递了支烟给人家随口问道。

  “可不是么,说是跟那个纸人好上了。准备将人家纳进门,让我多烧元宝纸钱,他要大摆筵席。这老爷子,活了一辈子都道貌岸然的。怎么这一去,就原形毕露了呢?”客人接过烟,摇摇头笑道。

  “人活一世,有几个是拿真面目示人的。大家都不易,忍了一辈子,去了再不享受享受,那多亏得慌!要不要给尊先考买幢宅子?”我耸耸肩笑道,末了,我指着墙角哪儿摆放着的那幢两进宅子问道。

  “买,就算我是这个做儿子给的贺礼吧。去了去了,还给我整一小妈出来。”客人挠挠头说道。

  “别忘了跟您父亲说,要是住着舒坦,记得5星好评!呐,这两张纸钱儿,就算是好评返现了。”客人临走时,我还没忘跟他开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