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19章 宴会(上)
  过了半个小时,T台上的情.趣妹子们在汉子们意犹未尽的叹息声中结束了走秀。我知道,正戏马上要开始了。艾义勇搀扶着我父母走进了会场,我见状连忙起身迎了过去。

  “这孩子,非要让我们来这儿参加什么会。你说这么多人,我们俩来干嘛呀?要不是他说你也来了,我们才不会来凑这个热闹呢。”母亲一见我的面,就拉着我的手念叨了起来。

  “来看看热闹也是好的,整天待家里多没意思?对了,超市的生意还好吧?姐姐姐夫们对你们怎么样?”我将二老搀扶到沙发上坐下问道。虽然他们还没老到要人搀扶才能走路的程度,可是这是我的一个态度,一份心意。而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家里的状况改善之后,姐姐姐夫他们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对二老尊敬有加。毕竟人在不同的环境下,做出来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很多家庭,没钱的时候很融洽,可是等有钱了,没准就会翻脸。不管是轻生的子女,还是亲戚朋友,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这也就是人家常说的,只可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

  “都挺好的,生意也好,他们也都好。”母亲拉着我的手笑眯眯的说着。艾义勇在这里开工,我家超市的生意差不了。不说别的,就每天的水,香烟,这两项都能挣不少。手头活络了,母亲脸上的笑容也就多了起来。

  “那就行,超市的事情你交给他们去干就好。你和父亲就在家闲着,想出门散心就给我打电话,我去安排。年龄大了,不比年轻,别整天在超市里帮工。到了年底,收入你们拿一半,姐姐她们拿一半。那些钱你们谁都别给,留着养老。”我端起茶壶,亲自为父母各斟了一杯茶后嘱咐着道。

  “晓得的,晓得的。”感受到了我的关心,母亲显得很高兴的连连答道。

  “女士们,先生们...”正聊着天,就听见主席台上传来了司仪的声音。他一开口,就代表着正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原本有些闹哄哄的会场,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安静了下来。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去跟司仪唱反调,因为你可以不给他面子,但是你不敢不给主席台上那一溜人的面子。

  “吃水果!”听着司仪嘴里那有些寡然无味的致辞,我将果盘端到了父母的身前。头一次出席这么大的场合,父母显得有些紧张。我得让他们放松下来。

  “下面,我再补充两句...”反正论掰扯,我相信没几个人能掰扯得过够资格坐主席台的那些人。眼瞅着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原本我以为这发言也该告一段落的时候,坐在主席台尾端的某位同志又站了起来,敲了敲话筒,将手里头那摞怕不有十几页的发言稿放在桌上开口说道。哎嘛,十几页的词儿,合着在人家眼里才是补充两句。这要是准备细说,不得说到下午去?我搓了搓脸,心里头腹诽不已。

  “就让我们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一直就那么叨叨了刻把钟,台上那位抑扬顿挫的提高了强调。我抬手一拍大腿,心说一句太好了,可算等着你这句了。这句一出口,就代表这货的发言接近了尾声。

  “让我们团结在以.....为中心的.....”人家面色凝重的接着说道。

  “让我们团结在以.....为中心的市府领导周围......为了建设我们的家乡,奉献出我们所有的光和热,谢谢大家!”此君的发言,引得全场欢声雷动,掌声震天。并不是他的发言有多高的水平,而是底下的人都在庆幸:可特么算是说完了!通篇稿子念下来,就没一件实事,也亏他的秘书是怎么折腾出来的。我有些同情,也有些敬佩他的秘书了。看来秘书这碗饭,也不好吃啊!

  “这边请,这边请!”发完了言,接下来就是一群旗袍妹领着那些人前往初现规模的球场前剪彩了。一溜儿妹子手拿着绣球...额,是彩球站在那里,等候着众人拿着小剪刀来咔嚓。早点咔嚓完,她们也好早点去换一身厚点的衣裳。这特么,野地里的风,实在是刮人得紧。一个妹子夹了夹大腿,好让自己已经被风刮得冰冷的胯恢复一点知觉。回头看了看那些慢吞吞的人们,心里抱怨了一句。

  “哥,去剪彩吧。”艾义勇带着一妹子,妹子手里拿一托盘,托盘里放着一把金剪刀来到我面前轻声道。

  “纯金的?”我瞅了瞅那把金光灿灿的见到问了艾义勇一句。

  “额,镀铜的...”这货一开口,我瞬间就将眼光从剪刀的身上转移到妹子身上去了。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伴随着雄壮的歌声,一溜人齐齐把眼前的红绸子给咔嚓断了。这其中,也包括我。将剪刀放回托盘,我这才在礼宾小姐的带领下返回了座位。接下来,就该开席了。一想到吃,我立马儿左顾右盼起来。看了半晌,也没瞅见能吃饭的地方。

  √i…☆

  “哥,去贵宾楼,都是请的厨子在这里现做的。干爸干妈,你们慢点儿。”少时,艾义勇就来到我身前,将我们往不远处那幢孤零零的七层楼领去。

  “贵宾楼,干嘛的?”我瞅着那幢跟四周围环境有些格格不入的房子问艾义勇。

  “将来这里的配套设施弄好,它就是我用来专门接待那些人的地方。”艾义勇朝前头努嘴道。

  “哟西,小伙子挺有前途的嘛。”我闻言恍然。

  “哥,你们坐主桌吧!”进了贵宾楼,我们一行来到了位于二楼的餐厅。餐厅里摆了不下于50桌酒水,正等着够资格的人来“临幸”它们。正当间儿的位置,是一桌能容纳下20个人就餐的大圆桌。艾义勇将我往那边领去道。父母本就有些怯场,耳听那是主桌,是要接待领导们的,马上把步子一停,死活不肯过去。

  “算了,我们坐这儿就行。你别招呼我们了,都自己人客气什么。”见父母实在不愿跟那些人打交道,我左右看了看,随意挑了一张桌子坐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