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27章 杀人灭口
  “出了事情就隐瞒,隐瞒不下去了就扯理由...”接连出事,有的人想隐瞒也隐瞒不下去了。相关部门大为光火的同时,也将事情逐级汇报了上去。这一汇报,就惊动了几大常委,常委们又将事情给递到了顶层,顶层又找到了沈从良。到了最后,沈从良找到了我。

  “这么狠?特么到底惹了什么东西了?”我坐在椅子上,顾翩翩站在我身后替我洗着头发。听沈从良把话说完,我连忙问道。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会让你过去看看的。”沈从良在电话里说道。天组分部的同事已经先一步过去了,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可是这人,绝对不会没有原因就死掉的。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被人们疏忽了。

  “我马上出发,不,洗完头就出发。”我对沈从良说完,挂断了电话。

  “监控都在这里,现场唯一幸存下来的那个同志有些神志不清,现在躺医院呢。”等我到时,早有天组的同事把掌握的资料拿到了我的面前。监控录像是从第一次出事的那天开始截取的,出事的地点都在同一个地方。而出事的时候,监控里并没有监测到任何的异样。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真要有异常,那这事儿就不归我们管,而应该是刑警队的事情了。

  “去医院。”监控视频里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唯一让我可以肯定这事跟灵异有关的,是那些和尚被抛上天,然后跌落地面的画面。我决定去医院看望一下那个幸存者,看看有没有办法从他那里得知当时的情况。而且我对于他为什么能够幸存下来,也有些兴趣。

  “这是我们科长...”进了独立病房,里边一个陪护的妹子得知我们的来意后,轻轻介绍起床上病人的身份来。这是单位的福利,住院总会指派一两个人去陪护几天的。不同的是,有的人会有漂亮妹子陪护,而有的人则是抠脚大汉去陪护。

  “看来受的刺激不小。”我走过去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他毫无反应的瞳孔后说道。病人脖子上挂着一块玉观音,此时玉观音已经断裂成了两截。上半截因为拴着绳子,所以还挂在人家的脖子上,至于下半截,则是不知去向。或许,是这枚玉观音让他逃过了一劫吧?我伸手在玉观音上摸了摸,感受到了一丝极其微弱的能量。

  “官人,或许我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重现一下当晚的情形。”就在我琢磨着该怎么样才能从病人嘴里打听出当晚他所见所闻的时候,顾纤纤在我脑子里说了一句。

  “你准备怎么做?”我得知道顾纤纤准备怎么做,然后才能决定这事儿能不能行。可别一时大意,将人家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一条命给弄丢了。

  “他不过是受了刺激,导致心门紧锁而已。只要带他到我的梦境里,当晚他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我都能知道。而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跟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没准再刺激刺激,他反而好了呢?不是有种说法,叫做负负得正么?”好吧,顾纤纤的这个理由让我有些心动。等她说完,我决定让她去试试。

  “有什么不妥,你要第一时间保证他的安全。”找了个理由,将陪护的妹子请出了病房。又让同来的同事们守在门口,我这才准备让顾纤纤动手。在动手之前,我又叮嘱了她一句。

  Ov更新最(。快#(上R。

  “官人若是不放心,进妾身梦境一游可好?”顾纤纤一个旋身从我体内出来,然后俏皮的对我说道。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我决定就依她所言,陪着床上那位一起进到顾纤纤的梦境当中。这样就算有什么不妥,相信我也能及时把人家给带出梦境。

  “我这是在哪里?”那人入了梦,眼看着眼前这一片桃花林,四周围山清水秀的,尝试着走了几步后自言自语道。要是能在这里盖套别墅,那该有多好。他心里这么想着。只是接下来,他的表情就显得惊悚了起来。因为眼前的桃花林和如画的风景一变,他就出现在了单位的那条缓坡跟前。几个和尚端坐在蒲团上,正念念有词着。

  “快走啊,别念了。”人看着那些和尚,脸上惶急着喊道。喊完,自己则是后退了几步,想要离开这里。

  “师父,折腾半小时了,差不多了吧?”和尚们没有理会他的喊叫,自顾自又念了一会儿听不太清楚的经文之后,一个小和尚开口问身前的大和尚。

  “待为师再去溜达溜达,装装样子,这活儿就算完事。”大和尚从蒲团上起身,来到了缓坡跟前。

  “一二三四五六七...”这次,我听清楚他念的是什么了。

  “啊...啊...快走啊!”病人的情绪到这里,已经有些崩溃的迹象了。而我,似乎也弄明白了到底为什么这些和尚会死。

  “送他出去吧。”我心里念头一起,少时顾纤纤就撤了梦境,将我们给送了出来。

  “呼,呼,呼,快走,快走。”床上的病人瞪大了眼睛,额头上满是汗水的在那里念叨着。看来顾纤纤说得没错,再度受了刺激,将他从那种植物人的状态里给拉了出来。最起码,他现在有反应了。

  “官人可是知道原因了?”我摁响了呼叫铃之后,顾纤纤才在我脑海中轻声问道。

  “只是有了点端倪,至于是不是,我不敢肯定。”我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对顾纤纤说道。医生们进来了,快速替病人做了一次检查之后,将他搬上了行车推了出去。我想可能是去做全面的检查和治疗吧?

  “父亲曾经在我小时候,时常嘱咐我,走夜路嘴里不要数数。因为一数数,有些东西会以为是在数他。他们会觉得人看得见他们,然后会对人作出一些不好的事情。你也知道,其实在我们身边,时常会有灵魂路过的。这其中,不乏有黑户,也有从下边跑出来的。你看见了他们,他们必定会担心自己的行藏会被人给泄露出去,继而想要杀人灭口。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导致了他们的丧命。我想去试试...”从病房里走出来,我在脑海中对顾纤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