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38章 有缘无份
  0=or永久◎)免费/◎看FI小"说l

  “这包儿,我烧给你?”送女鬼回到了坟前,我指了指她手上的包儿问道。怎么说呢,虽然有缘无份,可这总归是人家的一份心意。我回头看了看顾纤纤,又看了看站在坟头驻足远眺着的鬼妹子,心里忽然有些感激起老天来。毕竟他对我,没有对待鬼妹子和刘威这么残忍。

  “我用不着的,花了钱的东西,烧给我多浪费。拜托你,把它转交给我表妹吧。小姑娘家,正是爱美的时候。哦,对她说一句,不要怕我,我不会害她的。只是有时候一个人寂寞久了,想来看看她,看看以前的人看看以前的事。”鬼妹子摩挲着包儿,最终还是将它递到了我的面前说道。

  “我想,对于刘威来说,此时钱并算不得什么了。你以后要是有机会,会不会上来看他?”顾纤纤将鬼妹子的手挡了回去,她觉得这份礼物鬼妹子应该收下。

  “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看他的。我希望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我又害怕看到他身边有别的女人。很矛盾对吗?只能说造化弄人吧。或许有一天,他能释然,我也能释然。”鬼妹子将包儿缓缓挎在肩头,低头打量着说道。包儿是桃红色的,配着她雪白的皮肤,格外的美。

  “走吧!”顾纤纤上前挽住我的胳膊,轻轻靠在我的肩头对鬼妹子说道。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鬼妹子冲顾纤纤笑了笑,然后对我点头致意了一下,缓缓消失在空气中。坟前的拜台上,遗落下一个粉红色的挎包。墓碑上鬼妹子的照片,滴落下两滴泪珠。楚楚,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楚楚!”正当我蹲下身子,准备点火将包儿焚化掉的时候。打远处传来了喊声,我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头朝身后的小道看去。

  “我,他,你们!”一路小跑着来到楚楚的坟前,她的表妹手捂着肚子角气喘吁吁的说着。

  “慢点说,又没人催你。”我起身看着她还有刘威说道。

  “你刚走,他就开车回来了,站楼底下狂喊着表姐的名字。大晚上的,你说瘆人不瘆人?我好心告诉他,表姐都死一年了,他非不信,还说我们合伙儿骗他。我,我只有带他来这里了。表姐啊,莫怪莫怪...”妹子哭丧着脸,四下里连连鞠躬着道。

  “原来,你不是成心给我这张冥币的,原谅我还错怪你跟我玩套路。”刘威一屁股坐到楚楚的坟前,伸手轻抚着墓碑山的照片低声说着。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烧给你吧。以后我想你了,就会来看看你。”刘威抹了抹眼角,四下里找寻来一些干草铺垫在地上,一把火把包儿给点了说道。话音才落,一阵风从坟头刮过,将火苗刮得呼呼作响。爱情对于他来说,每一次来得都很让人欣喜,去得却很让人悲伤。

  “我送你们回去吧,这么晚了,这个地方不好拦车。”足足在楚楚坟头坐了半个钟头,刘威才起身对我们说道。地方他已经知道了,我相信他也会来看看楚楚。只不过会来看几次,这份摸不着得不到的感情又能持续多久,那就不得而知了。没有拒绝刘威的好意,我们三人先后上了车。对的,是三人。妹子坐副驾,我则是跟顾纤纤坐在后座上。顾纤纤一路都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挽着我的胳膊,将头轻轻靠在了我的肩头上。我觉得我跟她都应该庆幸,庆幸我不是刘威这样的普通人,而她也不是楚楚那样的柔弱新鬼。我们有能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只能听天由命。

  到了市区,我让刘威将车停在路边,自己则是付给了他车钱。然后下车任由顾纤纤挽着我,就那么缓缓的一路朝家走去。我知道她现在一定想这么做,一定想这么单独的跟我处一段时间。而刘威,则是驾车送妹子回家去。临走的时候,妹子还不忘叮嘱我一句,以后别去她家。就算路上遇到了她妈,也要装作不认识,最好能退避三舍。对于妹子的叮嘱,我欣然接受。

  “你的眼怎么了?”回到家里,顾翩翩还没有睡。她打着哈欠正坐在桌前看着文件,并且逐一在上边签着字。听见门响,一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很是讶异的起身问道。

  “额,走路不小心撞了。”我抬手摸了摸眼眶,找了一个很荒诞的理由对她说道。走路撞的,要么撞了鼻子,要么撞了额头,鲜有撞到眼眶的。

  “嗤,你肯定眼睛又不老实了。瞅妹子撞电线杆子上了吧?该!”顾翩翩眼珠子一转,瞬间脑洞大开的联想了起来。有时候我都在想,让她当学校的校长似乎屈才了,她应该去联想当总裁的。

  “老实坐那儿,我去给你煮个鸡蛋敷一敷。”将我拉到沙发上坐下,又给我倒了一杯温茶放到面前,顾翩翩朝厨房走去道。

  “你今天干嘛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多会儿,顾翩翩拿着煮好的鸡蛋走出来,示意我躺沙发上。自己则是拿了把椅子坐我头前,用鸡蛋替我敷起了眼眶。

  “接了单活儿,挣了100块。”说起100块,特么我突然想起,貌似那妹子没给我钱。我这么卖力气,你连100块都不给我?我有心想改天去问妹子要,可是想想她妈那炙热的眼神,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权当破财免灾了吧,我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嗤,100块?你如今还差那100块么?下次有事情,记得打个电话回来说一声听见没?品茗姐姐熬不住了,刚去睡。我要不是有文件要批,也睡了。我们可是会把家门反锁的噢!”顾翩翩如今,越发的有主妇的味道了。锁门这招,也不知道是谁教给她的。其人是何其的歹毒?居然告诉她这么狠毒的法子。

  “知道了,嘶,你轻点儿。”我呲牙咧嘴的假装很疼痛的样子对顾翩翩说道。果然,这一招很成功的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妹子不再死盯着我为啥回来这么晚的问题不放,转而小心翼翼的替我敷起眼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