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40章 交锋
  “我败了,明年再来!”人家一句话,让我觉得似乎是被一牛皮糖给沾上了。

  “好叫你知道,老夫名叫侯方。别待会败了,还不知道败在谁手里。”老头儿挺有自信,顿一顿拐杖又对我说道。

  “那个好慌啊,要打就快一点,我还赶着回家吃饭呢。”听着老头儿的名字,我也是心大,居然生出了一股子莫名的喜感出来。

  “老夫姓侯,侯君集的侯。名方,方世玉的方,不是什么好慌。”老头儿估摸着以前被人这么笑话过他的名字,闻言有些恼怒的纠正着我。

  “好吧,好慌!”我对他点点头,说话间就是一道雷弧向他劈去。这招儿是我跟郁垒那货学的,我觉得趁着人家说话的时候动手挺不错的样子。侯方闻言还想说点什么,就见一道闪电从自己头顶呲啦下来,猝不及防之下勉强侧了侧头,闪电噼啪一声打在他的肩头将他打得半跪在地上。

  “好手段!”就在我第二道闪电接着落下的时候,侯方身躯猛然一震,整个人便朝后方倒翻了过去。不等步子站稳,便见他手持拐杖对着我连抽了两下。两道刺骨的罡风如同半月形分由左右朝我袭来。

  0T…正X版》首发xG

  见状我一伸手,将那两道罡风用掌心抵挡了下来。我有心想试试这个侯方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厚。如果我抵挡不住,那么这场比斗我直接认输便是。如果我能接下来,那么侯方今天注定一败。再高明的技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没有卵用。就跟打游戏似的,一个刚出新手村的小号,硬要对满级满修正带着妹子看风景的大号开红,后果是什么不用说了。技巧,只有在彼此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才会起作用。

  罡风打在我的掌心,两轮弯月狂转着想要将我切割开。乍一接触,我的心里就有了数。侯方的功力不如我,因为他的罡风连我的护身咒都破不开。想想也是,时间有几个人能有我这么得天独厚?要是让我自己按部就班的修道,我估计侯方随手一击就能把我击败。不过要是那样的话,侯方也不会来找我决斗了。因为胜之不武。

  “疾!”侯方见状脚下一顿,横杖于身前厉喝一声。

  “晶嘤!”两轮罡风的力道明显大了许多,弯月绽放出一片湛蓝,将半个林子都染得变了颜色。我感受到来自罡风的压力,腰一沉右脚往后退了一步。双手猛地向前一推,左腿弓右腿崩堪堪将其挡了下来。

  “有实力!”隔着湛蓝的弯月,我遥看向侯方赞了一句。他是这么练的?就他这实力,我估计在顾纤纤之事之前,我遇上他都不敢说有胜算。也就是说侯方的实力,遇上喜蛛都能正面一战。难怪他有自信来踢馆,恐怕他在他们那片儿,也是罕逢敌手了吧。

  “过奖!”侯方傲然一哂,大踏步朝我冲了过来。他是想趁我跟弯月相抗,攻我所不能防。呜嗡,侯方手中的拐杖带起一道劲风抽向了我的腰腹处。这一下要让他打中,我丹田中憋着的那股子气一散,恐怕就抵挡不住手中那两道罡风了。

  “来得好!”我脚下往后一撤,退后了两步将将让过了侯方的这一扫。后退的同时,我手上力度一松,两道罡风趁势向我逼了过来。口中大喝一声,我脚下站稳脚跟,双手再度迎上去嘭一声将它们挡在掌心之中。随后我运起道力,将罡风牢牢吸在掌心之中。一扭身借力打力,牵引着它们对着近在咫尺的侯方就打了过去。

  “锵锵锵!”侯方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将他的罡风化为己用,情急之下手拐杖连挥,几声金铁交鸣之后罡风被他打了个四散。

  “再来!”侯方脸色阴沉着喝道。随之手中拐杖接连朝我刺,挑,撩,勾,拐,沾,劈接连打出了七招。

  “砰砰砰!”我接连挨了侯方几下,得益于护身咒之功,我并没有受到伤害。不过拐杖上传来的力道,倒是让我脚下后撤了几步背靠在一棵树干之上。侯方得理不让人,趁势而上挥杖对着我的肩头就抽了下来。他没想要我的命,但是想废了我的一条胳膊。

  “官人!”顾纤纤见势就要出击。

  “不动!”我眼中冷芒一闪,反手掰了一根树枝一个一剑化三清就朝侯方打了过去。

  “砰砰砰”侯方就觉得眼前树棍漫天飞,接着就觉得额头,胸腹,蛋蛋往左一寸处接连传来剧痛。体内运起的功力被我一下打散,他慌忙后撤着运气调息起来。我一抖树枝,斜指向地面缓步朝他走了过去。他的额头已经跟寿星佬有些相似了,至于蛋蛋往左那处,若不是我手下留情,现如今必定会诞生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厉害,盛名之下果无虚士。”侯方缓缓后退着对我说道。打到现在,其实他心里已经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了。不过他不甘心,千里迢迢找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挨顿揍?我还有机会,他调息着体内的功力暗暗为自己鼓着劲。

  “还打么?再打,你会输得很难看。”我停下脚步,看着侯方缓缓说道。他其实是我这两年中,在人世遇到的最强劲的一个对手。只不过他的机缘不如我,机缘这个东西,其实是可以左右人的一生的。努力,谁都有。可是机会,却不是每个人都有。

  “还没有分出胜负,你怎么知道你不会输?”侯方是个很犟的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不到黄河不死心的那种人。明知必败,却依然要坚持打下去。

  “请!”他的这种精神,倒是让我生出了几分敬意。我一抬手,冲他抱拳道了声请。

  “小心了!”侯方眼神中上过一道厉芒,然后腰一沉,拔腿就朝我疾冲了过来。原本我以为他依旧还会跟之前那些对我打出一套连招,可是没想到我居然猜错了。冲出几步,侯方借用加速度猛地一挥手,一道剑芒划破空气就对我闪了过来。

  剑,他的拐杖不过是剑鞘。里边其实还藏了一柄宽一寸,长三尺的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