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42章 约会
  “伞柄的话,倒是可以用地藏王家的苦竹。伞面儿呢,得用双王府上御用织造出的东西才够档次吧。伞骨的话,让你父亲去想办法,最近求他办事的人多,没准能淘换到一些好东西来。就是你说的那柄剑不好弄,得轻巧,还得锋利。她用的话,我估计还得讲究个漂亮。”听完我找他来的目的,十八坐在那里托着下巴慢吞吞帮我出着主意。最为难的,当属顾纤纤的剑了。

  “你先帮我淘弄着,要快。要有需要花钱的地方,尽管托梦给我。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我把搜集材料的事情全盘委托给了十八。

  “你这筐金元宝,特么不好赚啊。”临走时,十八挠挠头说道。等他走后,我第一时间就把金元宝拿到一僻静的角落烧给他了。想要马儿跑,我先把你喂饱总成了吧。

  “官人,一柄伞罢了,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回到店里,顾纤纤站在我身后替我拿捏着脖颈柔声道。

  “那不行,我要么不送,要送就送上档次的。而且这伞,今后不仅是你扮靓的道具,还会成为你帮我御敌的利器。等着吧,等材料都齐了,我亲手为你扎一柄。”看着空了的筐,我坐在凳子上又叠起了金元宝来。

  一天的时间,我就将那空掉的筐又给叠满了。抬手看了看表,时间是下午4点半。我拍拍屁股从凳子上起身,准备提早关门回家。因为我答应了家里的俩妞,今天要带她们出去吃饭的。

  :*;

  “小凡今天这么早关门啊?”鲁阿姨正用熨斗熨烫着一件外套,听见门响连忙探头出来瞅了一眼。见我准备走,嘴里跟我招呼着道。

  “是啊鲁阿姨,今天家里有点事情。”我嘴里答着话,随手将钥匙揣进了兜里。

  告别了鲁阿姨,我慢悠悠晃荡到了学校的门前。这个点,正是学生们放学的时间。学校门口的过街天桥上站满了等待接孩子的家长。为了避免推搡和踩踏的事情发生,学校一个年级一个年级逐班的往外放着孩子。等折腾完,时间差不多就5点了。我靠在天桥的护栏上,等候着顾翩翩的出现。5点一刻,她穿着职业装拿着小挎包从学校的大门走了出来。

  “咦?你怎么在这里?”我三两步从天桥上小跑了过去,一把拦在了她的身前。她一抬头看见是我,随即有些小意外的笑问道。

  “今天咱们不是约会么,我琢磨着,来接你下班一起回家应该会显得体贴一些吧?”我跟她并肩站着,曲起胳膊肘示意她挽上说道。

  “你是心里有鬼吧。”顾翩翩嘴里这么说,可是脸上的欢喜却怎么也压抑不住。一伸手,轻轻挽住了我的胳膊慢步朝前走着。

  “哟,校长今儿约会呐?”有老师见状开着顾翩翩的玩笑。我很少来接她下班,虽然大家都知道我跟她之间的关系。今天陡然见我们俩这么亲密,人们自然是要玩笑一番的。

  “是啊约会,也不能老惦记着上班,总得放松放松不是?怎么样,在学校还习惯吧?”顾翩翩不好意思跟人搭腔,我则是接过了人家的话头说道。怎么说也是这个学校的太上校长,我这么问她们,权当是领导关心职工了吧。

  “谢谢校长关心,这儿挺好的。”看人家多会说话,自动将太上俩字儿去掉,直接称呼我为校长来。其实社会上混久了,大家已经约定俗成了一套称呼的办法。你看,派出所的一普通民警出去,人家招待他的时候都会喊一声队长。各部门的副职出去,人家绝对不会喊他副什么什么。例如副处长,人家就会喊他处长。当然了,要是这个处长本身姓副,那也就怪不得别人喊他副处长了。还有医院的医生,捞着一个别人都会喊主任。其实我们身边哪儿那么多官儿,都是互相捧着喊的。有些队长啊主任什么的,其实还真就一普通职工。

  跟人打完了招呼,又凑不要脸的秀了一把恩爱。我这才陪着顾翩翩缓步朝山上走去。5点40分,我俩进了家门。一进门,我就抽了两下鼻子。屋子里一股淡淡的脂粉味儿,眼下颜品茗正侧坐在沙发上,拿着化妆镜补着妆呢。这妞几点就回来了?怎么看她这意思,状早就化好了似的?我心里头纳着闷,换上了拖鞋走到她身边定定的瞅着她。

  “看什么!没见过女人化妆?”颜品茗拿了张纸巾放在唇间轻呡了一下,让唇色看起来更自然一些问我道。

  “没见过,我就想知道这门邪术你们是怎么练成的。”我瞅着娇艳如花的颜品茗说道。

  “邪术?”颜品茗啪一声将镜子一合有些不解道。

  “嗯,泰国的变性术,韩国的整形术,日本的化妆术,还有我们的PS术合称亚洲四大邪术。我在想,它们应该已经完成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使命了。”我瞅着茶几上那一溜儿化妆品很认真的对颜品茗说道。

  “噗!”颜品茗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

  其实我还是低估了妹子化妆所要耗费的时间,一直等到晚上7点,顾翩翩才捯饬好准备出门。我没有开车,开车出去就吃不成饭了,会有很多人慕车而来要求跟我合影什么的。然后要是遇上个把传销的,回头人家把照片往自己那窝棚里一挂,又不知道会骗多少人跳坑里去。毕竟车是真的,车牌也是真的,我也是真的,唯独他的勾当是假的而已。

  打了辆车,来到了山庄。这里最近开了新的服务,提供新鲜的海鲜大餐。要知道在小城这种内陆城市,想吃到当天的海鲜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服务员带着我们来到一张靠窗的桌子,然后拿来了菜单。

  “鲍鱼?来一份。我瞅着图片里黑里泛红的物事对服务员妹子说道。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接着我又点了生蚝,大龙虾,还有一道大黄鱼汤。这些新鲜的东西对于沿海或者大城市来说可能是很普通的,奈何小城这儿罕见不是。物以稀为贵,所以这价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哎哟,你这个人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还是瞎了?老娘刚买的YSL。”为我们服务的妹子拿着菜单刚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妇人身上。妇人走着道儿的时候,还拿着化妆镜和一支口红在那里涂抹着。她也没看见服务员,服务员背对着自然也没看见她。两人这么一撞,妇人手里的口红啪嗒一声掉地上了。妇人看着地上断成了两截的口红,一跺脚啪一巴掌甩妹子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