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43章 餐厅风波
  本来呢说良心话,出来吃个饭我只想安静的吃,然后陪着妹子说说悄悄话。其他的一些个事情,不惹到我的头上我真的不想管。如今事情这么多,管了东家还有西家,我哪里管得过来呢?服务员妹子有过失,那中年妇女则是有错误。这种事情,我想不管是由店家出面调解,又或者是报警都是可以解决的。只是接下来顾翩翩的一句话,却让我身不由己的卷了进去。

  “算了吧,一支口红而已。不行你可以找店长来协商赔偿啊,你扇人耳光干嘛呀。”顾翩翩本心是想劝解一下那妇人,毕竟大庭广众的闹腾起来谁脸上都不太好看。尤其是那服务员妹子,被人扇耳光,痛在其次,最主要脸面啊。中国人最注重的是什么,不就是那张脸么。

  “一支口红,还而已?你说得轻巧,看你这浑身上下值不到500块钱的样子,你知道啥是YSL?品牌懂不懂?算了,跟你这种人说品牌,那是浪费口水。你就老实坐这儿等着开洋荤吧。”妇人瞥了一眼妹子身上的MaxMara纯色驼绒羊毛外套和那条同色系的七分阔腿裤。又看了看她脚下那双GIANVITOROSSI米色麂皮绒尖头高跟鞋。满脸不屑的将枪口转向了看起来很柔弱的顾翩翩说道。在她看来,这身衣裳,在东浦路夜市地摊上加起来也就200来块钱。说500,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

  “还有,你觉得看不下去,老娘这口红你赔呀?”妇人弯腰捡起断成了两截的口红,啪一声拍顾翩翩面前吼着。本来呢,她索赔也没什么不对,可是她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当着我的面呵斥我的女人,当老子死人么?

  “一支YSL大概能抹200次?或者多,或者少,算个平均哈。”我将桌上的口红拿起来,起身挡在那妇人身前开口说道。

  “瞅你这当宝贝的样子,一天顶天舍得抹3次吧?或者也就是出门的时候才拿出来装装B。就算你抹3次吧,差不多6-70天抹完一支的样子。这玩儿也就几百块钱一支吧,划算咱们这块儿一天一个的士的起步价。我特么一天两包软珍都没作声的人,你来我面前装B?”我一把将兜里的烟拍桌子上对那妇人吼道。这么干其实忒俗,可是对付俗人,也只有用这种俗办法了。

  “春天到了,瞅你那泰迪的样子。跟一个女人争,有意思么?”妇人的同伴,男同伴站出来发声了。一直都是那妇人占上风,所以他也乐得袖手旁观。可眼下瞅着妇人的B装疵了,他不得不站出来把交战的接力棒接了过去。

  “这话说的,你能有点儿知识么。第一,咱们国家素来强调的是男女平等,享受国家政策的时候如此,吵架拌嘴当然也不能例外。在这一点上,我不认为她处于弱势群体的地位上。而且看她的表现,为人也并不弱势。第二,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别人不一定喜欢。还有,你别侮辱泰迪啊。人家上天,下地,中拖鞋。你连泰迪都不如,还敢跳出来哔哔?”不就是撕.逼么,说得我真不敢撕似的。

  我这边撕得热闹,那边餐厅的经理终于是赶了过来。撕了老半天,他眼瞅着这事儿再不出面劝阻一下,估摸着是完不了。见人家说话算数的人出来了,那妇人拉过男同伴,又拿起断了的口红跟人家索起了赔。

  “赔,不就几百块钱么?”经理也是被那妇人缠得不行,一咬牙对她说道。

  “别急着走,等我把警报了再说。”把钱给了那妇人,值班经理伸手拦住了想走的那对男女。

  “我们的员工出了纰漏,我们歉也道了,钱也赔了。可是谁都是爹妈养的,这人,你不能白打。”值班经理将很是委屈的服务员妹子拉到身边,对那对男女说道。

  “这家伙,倒真是个生意人。”我见没我啥事了,坐回位置轻声说了句。

  “嗯?”顾翩翩眼神柔柔的看着我有些不解。

  “你看啊,他这么一说,底下的员工是不是觉得跟着这样的经理干一准错不了?现在有几个当头儿的,愿意维护员工的?都恨不能把员工的油水榨干,再剐去一层皮才好。员工们的忠诚度高了,以后他的决策执行起来,是不是就会一帆风顺。这里这么多人,待会人家把事情传到网上的话,无形中又给他做了广告。肯定有不少人想来这里看看,这个不惜得罪顾客也要维护员工的经理长啥样。”我拿起纸巾,将桌上残留的那一抹口红给擦干净了说道。

  “也就一般,下回要不咱们买了自己做吧。”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原本看着评价很高的餐厅,真等菜吃进嘴里才会知道真相。殊不知,如今只要是评价,大多都是可以刷的。不管餐厅是不是刷了评价吧,总之颜品茗决定今后不会再来这家餐厅光顾了。因为说好的新鲜海鲜,吃到嘴里还是一股子冻库的味儿。

  J=最新&章节y上p/5l

  “等她放暑假,不如我们去海边吧?又可以看海,还能吃到真正新鲜的海鲜。”走了几步,颜品茗又提议道。对于她的提议,顾翩翩表示了赞同。暑假两个月的时间,要让青春洋溢的妹子在家待两个月,能把她给憋疯。

  “好啊,还有比基尼可看...”我随口接了一句,话一说完,我就觉得似乎说错了。

  “不去了,就在家呆着。”果然,顾翩翩伸手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道。

  “程小凡!”一路溜达着,在街上又烤了几个串儿啃着就来到了山脚。正当我们这边迈步上山,回家睡觉的时候,就听见暗处传来了一声招呼。

  “谁!”我将两女掩在身后,运起护身咒挡在她们身前对暗处喝问道。

  “我,侯方!”侯方乌青着眼眶从暗处走了出来。

  “你特么又来?还没完没了了?”我握了握拳头,决定这回一准儿要把这老货给揍趴下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