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49章 败了
  “砰!”我抬手挡住他的腕子,一掌拍在楚连生的胸前将他震退了几步。

  “果然名不虚传。”楚连生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赞了一句后便又欺身而上。跟侯方想的一样,他同样觉得以我这个年龄来说,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恐怕那些个名声,是被人吹捧出来的多数。要知道现如今只要有人捧,肯把脸不要了大肆去炒作,臭鱼也能变锦鲤。只是挨了我一掌后,他觉得自己之前是想错了。有句广告词是:谁用谁知道。这一掌拍在楚连生的身上,就是谁挨谁知道了。要不是他这么多年一直没敢懈怠,日日勤修不问俗事,恐怕这一掌就能让他弃械。真论起来,他的功夫其实要比侯方还要略逊那么一筹。两人所处的环境不同,终日里养尊处优,就算勤修。在韧劲上与苦修的人比起来,也是要差一些的。

  要说两人不同的地方,侯方是劲,楚连生则是迅。在速度上,他无疑要比侯方快了许多。说话间,他的剑就又刺到了我的眼前。这一次,他的目标是我的咽喉。这厮下手不留余地,比侯方又多了一丝狠辣。人家怎么对我,我自然怎么对人。侯方与我交手时留了一线,我就对他留一线。眼下楚连生想要我的命,我还留手做什么。脚下连退几步,我退到一个正目瞪口呆看着我们打架的茶庄妹子身前,一伸手将她手里的链条锁抢了过来。反手一个一剑化三清就对楚连生抽了过去。

  链条锁将楚连生手中的细剑缠住,然后被我一抖,三道劲气顺着剑身就朝楚连生的臂膀绞去。只要这一下打中,楚连生不死也废。楚连生感觉不对,当机立断撒手弃剑挥动着拐棍接连五下扫出来,这才勉强化解了我的一剑化三清。也就是我的兵刃不趁手,要是把链条锁换成一根棍儿,这一招他都不见得能够躲过去。

  “你是怎么练的...”楚连生将拐棍横在胸前,脚下连退十几步,这才喘着气问我。

  “接下来,你还会问这个问题的。”我脚尖一挑,将地上的那柄细剑挑到手上,轻轻抚了抚剑身对楚连生冷笑道。剑我夺回来了,接下来把他手上那棍儿再夺过来,侯方的忙我就算帮到位了。

  一听我说这话,楚连生脸色一变,脚下又往后退了几步。见他气势一弱,我趁机对他发动了攻势。乾坤一剑,一剑化三清,北斗转太虚,正气八方四招接连而出。直将楚连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慌乱之中,他一边后撤着一边挥动着拐棍朝我打来。嘡一生,我的剑跟楚连生的拐棍儿碰撞到一起。当时空气中就迸发出一道涟漪,拐棍儿上雕刻的那些符文泛起一道银光,将我的剑阻挡了下来。一股子大力袭来,我脚下连退三步,而楚连生则是脚下接连踉跄着,最后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拐棍上的符文此时也变得黯淡了许多,似乎刚才阻挡我的那一击已经耗尽了它的能量。

  “你败了!”我缓步上前,用剑斜指着楚连生的咽喉说道。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此时的楚连生已经没有了与我动手之前的那种风度,他很是狼狈的跌坐在地上昂首对我说道。

  “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会干那些个违法乱纪的事情。把拐棍留下,你走吧。我不想与你们楚家为敌,因为我们之间不是一路人,彼此也不会跟对方产生什么交集。你不来,我不往。希望你能把这番话带回去。”我将剑收回来,伸手对跌坐在地上的楚连生说道。楚连生将手中的拐棍扔给了我,我接过了拐棍,缓缓将手中的细剑插了进去。

  “若是有人再来呢?”楚连生从地上翻身而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问我。

  “结果会跟今天一样,没有例外。或许,哪天遇到我不高兴了,会拿他们跟楚家再交换一点什么东西。”我将手中的拐棍挽了道花,看着楚连生说道。

  “那今天你怎么不拿我跟楚家交换好处?”楚连生又问我。

  “因为你没有骚扰我的家人。”我直言不讳的对他说道。此人狠辣虽是狠辣了些,不过还算是光明磊落。若是他之前拿住了颜品茗,这件事就会麻烦得多。

  “你的话,我会带到。告辞!”楚连生点点头,对我微一抱拳道。

  “吓死我了,我还纳闷这人怎么在店里待一下午呢,原来是在等你。”目送着楚连生远去之后,我的身后传来了颜品茗惊魂未定的声音。

  “不是让你回家的么?”我一回头,看着颜品茗还有跟在她身后的那两个安保说道。

  “我放心不下你,想着实在不行,他们也能帮帮手...”颜品茗轻声对我说道。

  “我打不过的人,他们全部过来都没用。以后我让你走,你马上走,不要想着带人来帮忙这种事情。”人在江湖,总会有那么几个仇家,我不想我身边的人因此受到伤害。

  “老板,你好厉害啊!”几个妹子叽叽喳喳的从远处跑了过来。

  “就是,我还是第一次看老板打架呢。”

  u/更-{新8-最●快;p上c◎T

  “以后我们不怕有人欺负我们了,要是敢闹事,就打电话让老板来揍他们。”

  等几个妹子叽喳完,我这才捡起地上已经坏掉的链条锁,对它的主人承诺改日买条新的给她。然而妹子们似乎没有罢休的意思,直到我答应她们过两天请她们全体吃饭,大家这才先后散去。

  “你的东西,我帮你拿回来了。”等把颜品茗送回了家,我跟她打过招呼后,拿着拐棍就下了山。

  “你用过?”侯方看着那些黯淡不少的符文问我。

  “我欠你的人情,一定会还!”等我把事情简单说过一遍,侯方对我郑重抱拳道。

  “事情办完了,把你的人都撤了吧。”从侯方那里出来,我接着就给艾义勇打了个电话。

  “汪氏三兄弟都被拘了,现在正在突审,看看这些家伙到底犯了多少事。”第二天早上,刘建军将电话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