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54章 身临其境
  住我自然是不会住在常龙家的,我另外找了一家宾馆住下了。不是旺季,等同于小城一般条件的宾馆,也要200多一晚。可想而知到了旺季得要多少钱了。放下了行李,我将房间的窗户打开,站在窗口的位置俯瞰着四周的环境。

  “李青山到底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远眺着连绵不绝的神农架山脉,我点了一支烟靠在窗边沉思起来。据他说,这一路上正常得很。做梦大多是因为白天想多了,挨骂大多是因为嘴多了。挨揍大多是因为事儿多了,得花柳大多是因为瓢多了。世事有果就一定有因,只是李青山身上的这个果,到底是什么因造成的呢?总不能说出来旅一次游就成这样吧,那别人怎么都没事,单单他成了这个样子呢?

  ◎;首发‘

  夜幕渐降,我下楼走在街道上,看着两旁招牌上的正宗野味之类的招牌,是半点食欲都没有。随意走了一段路权当是散了步,我随意走进了一家小馆子,又随意点了两道菜一碗米饭,晚餐就如此随意的对付了过去。晚餐之后,我没有流连在街上的意思。早早就回宾馆准备休息。夜里十点半,床头的电话响了。

  “喂,先森需要服务吗?”

  “有小鲜肉吗?”

  “先森你真会开玩笑!”

  耐着性子跟人简单扯了两句,我继续埋头召唤着瞌睡。认床的毛病,再一次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昨天没休息好?”次日早上,我如约跟常龙碰面之后他看着我有些憔悴的脸色问了一句。

  “宾馆始终没有家里来得清静的。”关于宾馆里的那点事情,尽人皆知。当然,也有部分的部门假装不知。

  “我睡觉认床,每到一个新环境都会这样。”我耸耸肩对常龙解释了一句。

  “这里人来得少,前几天刚开出来的小路,这又被杂草给盖住了。你跟着我的脚印走,别滑跌到山下去了。”跟着常龙往深山里走,越走脚下的路越是难行。杂草掩盖着地面,四周围荆棘丛生,一不留神,衣裳就会被它们给勾住。树干上长满了苔藓,偶尔有几只鸟儿从头顶飞过,屙下几滴鸟粪看能不能砸中哪个倒霉蛋。

  早晨山里的露水很多,就跟下过一场雨似的。一路行来,日上三竿之时丛林里的水汽才逐渐散去。我摸了摸头上的水珠,将它们甩到了一旁。常龙不愧是个老猎户,带的路从来不会距离水源太远。而且附近也能时常看见一些兔子和野鸡之类的小动物。这样的话,就算什么都不带。渴了能找到水,饿了能猎到食。

  “去前面休息一下,估计傍晚就能到药王庙了。待会我去弄两只兔子,用盐巴腌了晚上烤野味吃。”常龙回头看了看我,然后朝前方向阳的地方指了指说道。那里有几块石头,石头上还垫了塑料纸,看起来之前曾经有人在这里休息过。

  “前几天,李青山他们也是在这里歇脚的。平常我们进山打猎,也差不多都会在这附近歇脚,将水壶给灌满。”塑料纸上都是露水,已经坐不得人了。常龙将石头上的塑料纸揭开,从背包里摸出两个黑色的塑料袋铺在上边对我说道。

  “传说这里是因为药王他老人家才得名的,神农尝百草嘛,所以才有了神农架一说。不过后来,人们对于野人的事情关注得更多,却是把药王给忘了。要不是每年这里都会举行一次祭奠,天长日久之后还要几个人会记得神农尝百草这个典故。”坐在石头上,常龙接过我递去的烟点上后说道。

  “都忘了,就记得自己了。”摇摇头,他笑了笑接着说道。

  “忘了也不强求,记得的总会记得。缘来不拒,境去不留。你说呢?”我靠在树干上,伸了伸懒腰对常龙说道。

  “是这么个道理。”常龙哈哈一笑,然后点头说道。

  坐在那里歇息了一个小时,期间常龙去溪边把水壶给灌满,又顺道猎取了两只兔子洗剥干净用盐腌了,我们这才重新上路。沿途每到一处,常龙都会对我简单的讲解几句。我觉得他做猎户有些可惜了,他应该去当导游更为合适一些。一路行来,下午4点半左右,我们远远就看见了山坡上只剩下残桓断壁的药王庙。那四根石柱我记忆犹新,因为它们曾经被李青山发到了朋友圈。

  “还算干净,就在这里扎营吧。晚上的星星特别好看,你会觉得天空特别的干净。你休息一会,我去打点水。哦,如果不累的话,你可以用那把柴刀帮我收集一些柴火备用。”等到了地头,常龙将身上的背囊放下后看了看天色对我说道。太阳逐渐开始西斜,不过距离天黑应该还有一段时间。也得益于这四周没有参天大树,换做密林之中,恐怕全天都看不见什么阳光。这是让我觉得奇怪的一点,神农架全境几乎都被密林所覆盖,为何独独此处方圆数百米一棵树都没有?我迈步向一旁走去,准备去搜集柴火。

  药王庙四周长满了各色的花草,以至于让人下脚都要十分小心。因为实在不忍心踩坏了这些从未见过,并且色彩各异的花花草草。穿过了这些花草,我来到了灌木丛附近,开始用常龙留下的柴刀收集起柴火来。一直这么往返了几趟,直到常龙远远冲我示意柴火够了,我才放下柴刀坐在地上休息。举目四望了片刻,我又起身朝那片花草走了过去。

  “那天的照片,李青山应该是在这个角度拍摄的吧?”我走进花草丛,蹲下身子看向面前那四根石柱暗道。

  “李青山...”我蹲在原地,鼻子里嗅着花草的香味,眼神朝手边看了过去。那里有一丛绿茎银叶的植物,与其他的植物比起来,很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有一株上的根茎已经折断了,不过断裂处已经冒出了一点绿芽,它的生命力看起来很顽强。

  “李青山说他曾经吃过一根野草,不会就是这个吧?”我弯腰将鼻子凑到植物跟前嗅了嗅,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感觉顿时充斥着我的身体,给我一种无比惬意和通泰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