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59章 人在蛇腹
  将房间的灯都点亮,两个警察分别在里边搜寻起来。房间显得有些凌乱,不过看起来并不像是人为翻动过的样子。应该是住在这里的人,疏于打扫的结果。挎包,钱包,手机,银行卡都在。没有被盗窃或者是洗劫的迹象。唯一让两个警察有些紧张的,是床上的那条黄金蟒。它的面目显得有些狰狞,身子横在床上,腹部正在急速地蠕动着,似乎想把里边的东西给排泄出来。

  两个警察伸手握住了枪柄,齐齐后退了两步。黄金蟒似乎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只是全神贯注地在床上扭曲蠕动着身子。

  “噗!”过得片刻,就听见一声漏气的声音的传来。然后一颗沾满了粘液,还没被消化干净的人头从黄金蟒的粪门处被排泄了出来。紧接着,是人的躯干,最后排出来的,是人的双腿。

  “呕...总部...”两个警察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干呕着拿起对讲机跟总部汇报着。

  “叭叭叭,姆呜!”不多会儿,一辆救护车跟在两辆警车的后边呼啸着就来到了金飘飘的楼下。

  “这...”几个警察七手八脚的,将那条吃饱了就懒得动弹的黄金蟒给塞进了笼子搬上了车。而法医们,则是往裹尸袋里搬运着尸体。尸体上布满了粘液,让他们实在是不好下手。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算将一切都处置妥当。

  “那个房东啊?我不准备租了...”隔壁邻居嘴唇有些哆嗦着给房东打着电话。这对门儿出了人命,谁还敢再住在这里?

  “应该是被蛇给吞了,因为死者的体表,并没有任何造成死亡的创口存在。而且经过解剖,她也没有隐性的疾病存在,也没有吸毒或者吞食毒药的行为。只能说,她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隔天,尸检报告就出来了,法医官有些惋惜的在那里对许海蓉做着汇报。

  a正版?首Gr发》

  “那,就结案吧。那条蛇怎么处理?”许海蓉轻叹了一声,用笔在桌子上敲了敲征询着部下们的意思。

  “要么打死,要么送动物园?”部下们对视了一眼提议道。

  “动物园,只有江城有动物园。打死的话,你们要是不怕在网上被人口诛笔伐,那就打死吧。”许海蓉笑了笑对部下们说道。

  “还是联系动物园吧,犯不上为这事儿把娘老子送那些人骂!”部下们苦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将那黄金蟒送去江城动物园。网络是虚拟的,又是真实的。虚拟的地方在于,你很难找到那些充满了戾气的人。真实在于,他们的戾气,能够实实在在的伤害到别人。戾气从何而来,归根结底是自己过得不甚如意。造成不如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这绝对不是拿来伤害别人的借口。因为只有欠了你的人才欠你,绝大多数人,并不欠你什么。真有能耐,少发怨气,来点真格的,你没准还能得到一替天行道的美名。利用虚拟的身份,对其他人进行谩骂,只能证明你的无能。

  “嘶嘶!”黄金蟒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命运会是什么样。它只知道,自己吃饱了就想睡。蜷缩在笼子里,它吐了吐信子,然后将头埋到了身体下边。

  “谢谢支持我们的工作。”公家出面,一切的接洽都很顺利。小城警方直接驱车将黄金蟒送去了江城。在动物园里,他们受到了园方热情的接待。

  “应该的应该的,毕竟是条生命嘛。放在你们这里,是最稳妥的选择。”假话人人都会说,而且能说得很漂亮。虽然送蛇的警察并不觉得这条蛇除了吓唬人之外,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不过当着人家的面,他决计是不能说实话的。跟人客套了几句,两个负责运送黄金蟒的警察便匆匆上车准备返程了。他们决定回去之后,把尾箱好好儿洗洗。要不然,总会有一股子蛇味儿在里头。

  黄金蟒的眼神定定地看着警察远去,它想跟上去。可是才一蠕动身子,就被饲养员拦腰抱了起来。

  “乖乖的,进去吧。”饲养员将它扔进了一片长满了青草和灌木的地方,然后将唯一的出口给堵住了。黄金蟒昂起身体,抬头看着头顶正拿手机对它进行拍摄的人们。它很想喊救命,很想从这里出去。

  “我是金飘飘,你们放我出去。”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却变成了嘶嘶的吐信声。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跑到了这条蛇的身体里边,她只知道自己从黑暗中醒来,蛇已经跟她融为了一体。她就是蛇,蛇就是她。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金飘飘觉得打死自己,自己也不会再养什么蛇了。

  “妈妈你看,它在哭!”一个孩子看见了黄金蟒眼角滴落下来的泪水,抬手指着它对身边的妈妈说道。

  “别乱讲,蛇是冷血动物,哪里会有感情。跟鳄鱼似的,鳄鱼一流泪,就代表要吃小娃娃和小动物了。”妈妈将孩子扯离了围栏低声吓唬着他。

  “新鲜的小白鼠,连皮都帮你剥了。”一连几天,金飘飘都懒得动弹。她已经逐渐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和新身体。有时候她就在想,跟现在这样不用为生计发愁,每天参观着那些前来参观的人们,似乎也挺不错的。她觉得自己好像永远都饿不了,因为接连几天,她除了喝一点点水之外,半点食欲都没有。小白鼠?拿走拿走,谁会吃这种血淋淋的东西。她瞥了一眼放在嘴边的小白鼠,将头扭向了一边。她跟蛇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蛇看不见,而她却能看见。

  “个子不大,脾气还不小。放在这里了啊,你饿了就自己吃,老子要下班了。”饲养员挠挠头,然后起身往外走去。老子这个词,也算是江城的日常的口头禅了。不管男女,张嘴就喜欢带上这个词。其实更多的时候,它的意思仅仅只是我而已。

  “唉,还是睡一会儿吧。”金飘飘扭动着身子,移动到一处避风的地方,将自己盘成了一张饼之后张嘴打了个哈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