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63章 缁衣比丘
  “况且,人无完人。有不喜欢我钟馗的,就一定有不喜欢双王的。多派细作潜入各城散出风声,只要有真才实学愿意效忠本王的,本王也愿意允他们一份前程。”钟馗啪一声打开逍遥扇,远眺着说道。

  “大王英明!”众人闻言齐齐躬身。

  “这里关押的都是重犯,尔等平日当差切不可掉以轻心。更不要被他们给哄骗了。”十八现在是十八狱里的红人,其实他早就应该改名号了。十三四,十五六,又或许是七八九?谁知道呢!这货现在跟我交流得少,除了喝花酒没钱会来找我之外,其他的时候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是,大人,我等知晓,必当勤勉办差。”众狱卒跟在十八身后齐齐躬身应道。每年,都会有狱卒离职,也会有新人前来报到。每一次,十八都会亲自带着他们在自己的根据地十八狱里转上一圈。能被关押在第十八狱里的,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又或是人中之渣。好人,是不会被关在这里的。

  “喂,听说了没有。鬼王在城外广下招贤令,说是只要愿意跟他共襄盛举的,将来必定会有一个大前程。”茶楼里,戏子们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着曲儿。下边的茶客之间,则是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这话儿是谁最开始传的不得而知,茶客们也没把这消息当回事,只是将其当作茶余饭后的一个谈资罢了。

  招贤?茶客们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贤,也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本去让别人青睐。造反?别开玩笑了。且不说成不成,就算成了,自己也不见得能活到论功行赏的那一天。一将功成万骨枯,历朝历代造反的还少么?这个过程当中死了多少人?买个彩票不中,还能骂几句娘。干这个中途挂了,连骂娘的机会都没有。茶客们不当回事,可总有人会把这个消息当回事。人嘛,谁都不愿意做矮子。谁不想骑在别人头上拉屎呢?

  “我们弟兄的机会来了。”茶楼角落处,几个破落户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不得志的人才念叨着造反,傻子才会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整天念叨着从龙呢。不立功有个屁的龙可从,功劳大了你以为龙会让你去从?须知功高震主,到最后等着的,莫过于刀斧加身一了百了而已。

  反正呢,如今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人不在少数。阳间如此,阴间亦如此。大家都想着改变点什么,让这个世界顺着自己的心意去运转。却不想想,大大想颁个啥诏,还得跟尚书们商量着办呢。你又算个球球。

  “大哥,我们该怎么做?”一络腮胡抬手抹了抹下巴上的茶渍,伸手拈了一颗花生扔嘴里探过身子问道。

  “且先观看几日再说。”能做大哥的,要么脑子比别人好使,要么拳头比别人好使。眼前这位,想必是脑子比别人好使的了。他四下里看了看,然后提起茶壶往三个弟兄碗里斟着茶说道。

  “就咱们四个去投奔,人顶多给个火头军干干,还谈个屁的前程。咱们先等等,然后看看能不能联系更多的人一起去。人多势众嘛,说不定咱们弟兄到时候还能混个百人将啥的干干呢?”带头大哥剥了一颗花生,吹去了花生表面的皮衣对几个弟兄解释着。

  “就依大哥所言。”几人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不说百人将了,就算只给个什长干干,也远比现如今这般要强上数倍吧?

  正●Q版首发r

  “小哥儿,跟奴家说说,外头有啥趣事儿没有?”十八狱,一个身穿着缁衣,手脚皆被锁魂链穿透了钉在墙上的比丘,对正在牢门外来回巡视着的狱卒招呼道。狱卒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然后按着腰刀继续在牢门外往返巡视起来。这个比丘,可是十八大人再三嘱咐过不可与之搭腔的重犯。初来乍到的狱卒可不敢去违背十八大人的意思跟人搭讪。

  “还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小哥儿呢。”比丘冲那狱卒娇嗔了一句。

  “小哥儿,来陪奴家说说话嘛。你看奴家被锁魂链锁了个结实,你又怕个什么?”如此几天,比丘是日日都找这些新来的狱卒们搭讪。以往的那些个老狱卒,可都知道她是谁。遇见她搭讪,无不躲得远远的。只有这些个新人,不知比丘是何方神圣。他们只知道,大人严令不让跟此人有任何的交集。

  “大人不让我们跟你说话。”负责这片区域的狱卒,终于是忍不住跟比丘搭上了腔。比丘如此多娇,引得狱卒弯了腰。虽狼狈,衣难掩素体,却份外妖娆。狱卒的眼神,扫视着比丘,心里头居然暗叹了一声绝代佳人,奈何为贼。

  “他又不在,你我二人说说话儿又碍他什么事情了。小哥儿莫要怕他,此事你不说,我不说,料他也不知道。”比丘眼中闪过一丝魅惑,用舌头在唇角轻舔了一下对那狱卒说道。微微挣动了两下,比丘身上的缁衣领口又松动了几分。霎那间,狱卒眼前便是一片半遮半掩的好风光。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你想说些什么?”狱卒咽了口口水往牢门前走了两步道。

  “奴家被关押在这里旷日持久,对于外界的种种是毫无所知。小哥儿不如给我讲讲,如今外界都有什么新鲜事情发生,也好解我心头的孤寂。”比丘轻轻摇动了两下身子,朱唇轻启着对那狱卒道。

  “新鲜事?哪有什么新鲜事,每天不都那么过着么。倒是钟馗到处散布流言,说什么光纳天下贤士。不论过往,只要有才之士,他便倒履相迎。你说闹腾这些个做什么,有权有势的人,想法跟我们就是不一样。”狱卒靠在牢门上,看着里边的比丘说道。每日值守,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强憋了几日,今天这话匣子一开,他就有些收不住嘴了。

  “鬼王大人。”比丘眼中闪过了一丝追忆。自从重伤被擒,她已经好久没有听见关于钟馗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