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64章 妖尼九阴
  “小哥儿,又是你当值啊?”几次三番下来,那比丘跟这狱卒也算是熟识了。比丘每次遇到他当值,都会主动打声招呼。而这狱卒,也会偷摸着带点儿家里的吃食给比丘。狱卒觉得十八大人是有些小题大做了,这比丘明明就是一个很解风情的女子而已,又哪里来的什么危险。

  “是啊,又是我当值。这是家里自己做的一点糕饼,你尝尝。”狱卒将腰刀靠在牢门上,掏出钥匙将门打开,从怀里摸出一个油纸包放到牢里的石桌上说道。这是一个极限,比丘能到的极限。

  KMlt

  “你喂我嘛!”比丘轻轻抖动了一下穿过肩胛骨的锁魂链,眉间闪过一丝痛楚的模样对狱卒娇声道。接连接触几日,她已经摸准了这狱卒的脉络。她知道这人吃这套,见不得美人儿撒娇。

  “我,这,合适吗?”狱卒退出牢门左右看了看,然后复又走了进来。伸手在皂衣上搓着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一个弱女子都不介意,你怕个什么呀?来嘛,喂我。”比丘将脖子一昂,酥.胸微微挺了挺对狱卒娇嗔着。

  “那,好吧。”狱卒看着比丘笔直雪白的脖颈,咽了口口水拿起了石桌上的糕饼向前走了过去。

  “这是我家自己...”

  “做的...”

  “糕饼!”

  等狱卒走到那比丘身前,正准备剥开油纸包将里边的糕饼喂给她的时候。就觉得喉头一痛,他伸手摸着喉头上缠绕着的那条舌头。挣扎了两下便化作一团黑雾四散而去。嘡啷一声,狱卒腰间的钥匙跌落在比丘脚下。就见她将舌头收回去,将上边沾染的血迹舔干净,再一伸舌头将那串钥匙给勾到了眼前。

  “若不是锁魂链锁住了我的奇经八脉,我又岂会对你这等货色假以颜色?哼,十八,锁了贫尼两年,终有一日贫尼要连本带利索要回来。”比丘用舌头勾住钥匙,忍住疼痛将贯穿自己身体的几条锁魂链先后解开。脚下踉跄了两步,又活动了一番身体之后这才朝地上啐了一口道。

  “嘡嘡嘡,犯人越狱了,犯人越狱了!”比丘一路从十八狱杀了出来,身后一众鬼差敲打着铜锣穷追不舍着。比丘脚下轻点,一个纵身跃上屋顶,回头抬手拈起兰花指半遮着脸面冷笑了一声。解脱了那些锁魂链,她身上的法力正在逐渐恢复着。用不了多久,相信就能如同鼎盛时那般。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放箭,放箭。”一干弓箭手围追过来,一个小校拔刀指向屋顶的比丘厉声道。

  “咻咻咻!”数十支箭簇疾射奔着比丘疾射而来。

  “放肆!”比丘杏目圆瞪,柳眉倒竖。一挥袖子,一道罡风将这些箭簇倒卷了回去。那些个弓箭手当时就被射倒了一片。

  “告诉十八,本尊会来找他的。”比丘缁衣领口垂落于肩头,脚下一点几个纵身就消失在众人眼前。只留下一干狱卒鬼差们在那里面面相觑。

  “臣,领罪!”十八狱有人越了狱,这是数百年来的头一遭。以前也有过,可那是尚不是十八的典狱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可是这些年来,十八肩负着十八狱主官的重责,此次被人跑了,该他的责任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顾不得去苛责那些当值的狱卒们,十八自己个儿把上衣一脱,背上一捆荆棘藤条自己跪双王殿门口了。

  “进来吧,别跪着了。”半晌,双王的声音才从殿内传来。

  “罪不在你,是朕大意了。明知道十七被关押在十八狱,这次偏偏还分拨那么多的新手前去。把衣裳穿上,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进得殿内,双王端坐在王位上居高临下看着跪在阶前的十八说道。

  “你肩上的担子也是重,这样吧,你卸了十七狱,十六狱的狱长之职。专心弄好你的十八狱,当好你的奋威校尉也就是了。莫要多想,这不是责罚。地府之中,除十八狱外,其余众狱皆不如它重要。朕这么安排,更多的是期望你能替朕守好重狱,不必为闲杂事情过多分神而已。坐!”等十八从地上起来,双王对视一眼之后又说道。

  “君王有命,臣岂敢不从。”十八披好衣裳,在侍女搬来的圆凳上坐了半边屁股轻声道。

  “十七,不,妖尼九阴放出话来,她会回来找你。十八,最近出入多带护卫,不要着了她的道儿。”双王见十八一如往常那般的恭敬,并没有对自己做出的决定有任何的质疑和不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叮嘱了他一句。

  “臣省得,谢陛下关心。”十八闻言起身抱拳单膝跪下去道。

  “起来起来,说个话而已,用不着这些个繁文缛节。你不累,朕看得都累。这样,回去之后,将狱内众新手全都撤掉。朕会派遣精兵若干,前去接替他们的位置。一则可以断了其他重犯的念想,二来也能替你分担一二。朕的精兵,皆风林火山之士,不是等闲狱卒可以比拟的。”双王示意侍女上茶,然后一抬手对十八说道。

  “臣,多谢陛下。”十八起身谢道。

  “这事儿,我还得去跟小凡说一声。毕竟当年可是他把九阴给打伤,我们才有机会抓住她的。如今她跑了,我怕她会去对小凡不利。”从双王殿出来,十八找到了我父亲的府上。

  “是这个理,你去通知他一声。我去安排城内的巡防,防止那妖尼去而复返,对城中百姓造成伤害。”父亲闻言抬手捻须道。

  “孔策,孔策何在?出来应一声。”在这个不知名的大营里休整了两天,饲养员孔策觉得自己的身体要好受多了。起码这几天,除了不许出营之外,吃喝方面人家倒也没有太过苛刻。不过好日子总有到头的一天,今日一早,他们这些被看押起来的人,就被兵士们押到了校场上。高台上站了一披甲将军,此时正拿着花名册挨个儿的点着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