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67章 迫在眉睫
  “别看了,那不是你能觊觎的。”走在队伍里,孔策不时拿眼去瞟九阴。勇字营被安排在软辇周围,行军时行使着保护九阴之责,临阵时则担负起先登之任。老黄用胳膊肘顶了孔策一下低声说道。

  “尼姑,也能这么S!”孔策将眼神从九阴的锁骨上移开说了句。

  “S?”老黄不明白孔策在说什么。

  “一句赞美!”孔策抬手摸了摸鼻子说道。

  清明节到了,各家各户自然是要准备香烛纸钱什么的去祭奠先人的。本来这一天我的白事铺子如果开门的话,生意应该不错。可是这一天我却选择了关门,因为我也有我的先人要去祭奠。

  “父亲,儿子也不知道你手头紧不紧。反正你素来都不喜欢告诉儿子这些。不管怎么样,这些钱是烧给你的。还有这架马车,你出入就坐它,比轿子舒服。”小城这里,清明节祭祖是不能超过午时的。也不知道其他的地方是不是有这个讲究。中午11点来钟,我带着一封万响的鞭炮和一些金元宝,外加一架马车来到了公墓。小城这地界,禁鞭的范围是越来越大了。以往在郊区还能放放,如今除了火葬场和公墓,也就剩下农村可以听见鞭炮的动响。

  噼里啪啦的把鞭炮放完,我将那些个纸钱和供品一一摆放到了父亲的墓碑前。点了支烟放在墓碑前头,一把火将那些纸钱元宝什么的都给点燃了。烧到一半,火灭了。这在往年可是没有过的事情。我以为是纸钱摞得太厚的缘故,拿了根棍儿拨动了两下,又用打火机将它们给点上了。可是烧了没一会儿,纸钱再度熄灭。

  “父亲!”我看着墓碑上父亲的照片,心里头没由来紧了一紧。难道是父亲出事了?这个念头不由自主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九阴越狱,钟馗大军压境,十殿阎罗引军据守,你父亲被双王指派为赞军中郎将专职负责为各部供应粮草。各部邮差都已经披甲候命,你这些东西自然没人帮你送下去了。小凡,那个尼姑没准会来找你的麻烦,你多加小心。”正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十八的声音。

  “九阴是谁?”我心中莫名。

  “十七,你应该记得她的,当初逼得你要跟她同归于尽的那个妖尼。”十八这么一提醒,我就记起来了。当初若不是顾纤纤在最后关头将我拉进她的梦境,我怕是已经被自己祭出的神雷给劈成了渣滓。

  “她还没死?越狱?”对于十七从那以后的去向,我其实是不知的。

  “说来话长,你只要记得这个尼姑可能会来找你就行了。阴司事忙,我不跟你多说了。”十八急匆匆对我说完,然后消散无踪。

  “钟馗大军压境?他疯了?”前段时间钟馗还在为缺兵少将的事情犯愁呢,这才过多久?他就阔了?我心里纳闷着,用打火机点燃了那些只烧了一半的纸钱,运足了道力将火势催动起来将它们烧了个干净。邮差都在待命?我把东西放你们眼前,看你们送不送。

  赤壁古战场,今天显得格外的冷清。除了里边的上班的人之外,几乎没几个游人。清明节呢,大家都去祭祖了,谁还来这里游玩呢。

  “歇了吧,都还穿着这些干嘛?”一群扮演兵丁的群演围聚在一起,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今天没人来看节目,他们自然也就没了收入。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跟着家人一起去祭祖呢。有人心里这么想着。群演的领队,当然他喜欢别人叫他经纪人,认为这样喊显得上档次一些。领队走过来,对那些群演们招呼了一声。

  “唉,今天白来了。谁要打牌?算我一个。”有人拍拍屁股从地上起身说道。今天没了收入,这损失总得想办法找补回来不是。打牌,起码还能有一半的机会赢钱呢。

  “麻将还是斗地主?”大家心里其实都是这么想的,闻声立马有人应道。

  @首F《发X

  “今天提前下班吧,这都5点了,还守着干嘛。”到了下午5点,售票处的两个工作人员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对她们组长说道。一整天也就卖出去十几张票,还都是外地到这里来出差的人买的。眼看天色阴沉了下来,她们觉得今天这种情况5点下班跟6点半下班没什么区别。一整天没人来,这都这个点了,又有谁会来。

  “下班吧。”组长打了个冷颤,将身上的夹克衫拉链拉上说道。往年4月份,天气躁得很,一动就出汗。今年这就怪了,怎么这两天一天比一天冷了呢?

  在广播里招呼了一声,大意是今天提前下班,让遗留在景区的游客们抓紧时间离开。如此广播了三次,等到最后一个游客面带不满的从景区大门出来之后,景区门口模仿辕门建造的那两扇木门才砰地一声关上了。

  “加快速度,过了今天,可就要等中元节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九阴歪靠在辇上,打了个哈欠对左右吩咐下去道。清明节和中元节,算是阴司给众鬼放的年假吧。也只有在这个日子当中,阴司才会任由众鬼往返阴阳两界而不加以阻拦。今天是清明节,古战场里,应该众鬼齐聚了吧。九阴轻轻整理了一下领口,眼神瞥过了一旁的那个刀盾兵想道。

  “哼哼,本事不大,色心不小。少时,便叫你打头阵。”九阴心中冷笑两声道。

  “老黄,我咋觉得有人在咒我呢?”走在辇旁的孔策打了个冷颤,然后低声对身边的伍长老黄说道。

  “谁还能咒你?你一个新兵蛋子。待会跟紧我,别走散了。平日里训练的东西都记下了吧?闻...”老黄看了看有些紧张的孔策叮嘱着他道。

  “闻鼓而进,鸣金而退。我都背烂了这些东西。”孔策握了握腰间的刀柄对老黄说道。

  “别紧张,那些个孤魂野鬼,肯定不是咱们的对手。立下战功,回去大人必定会重赏。”老黄给孔策鼓着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