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70章 墨
  “勇字营消耗得差不多了,大人,派兵支援吧!”副将紧随在九阴身边,看着陷入重重包围的勇字营皱眉说道。

  “再等等,等他们把对方全部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我们再一鼓作气将他们全都拿下。回去之后,看着这么些个壮丁,想必大王会很高兴的吧。”九阴一抬手止住了副将的话头道。

  “可是大人,勇字营是郁垒将军最精锐的一营兵。这要是让他们墨了,回去怕是不好交代啊。郁将军,可是跟了大王千多年的老人了。大人...”副将眼看着敌军如同浪潮一般朝勇字营袭去,搓了搓手掌接着说道。

  “我是本部的主将,一切听我调度。战场之上,不分精锐还是走卒,只有能为将所用的,才是好士兵。你且记下了,下回若还敢质疑我的军令,我拿你的人头祭旗。”九阴一心想要立下大功,哪里会去管勇字营的死活。闻言一侧身,看着身边的副将愠怒道。

  “啧啧啧,骚.尼你好大的官威呀。要是让那些正在拼命的将士们知道这番话,也不知道他们心里会怎么想。”我居高临下看着九阴拍手道。

  “谁!”九阴闻言四下看去,护在她身边的众人也是拔刀警戒着。

  “喂,我在你上面,你在我下面。”我任由顾纤纤搂住我的腰,伸手拢在嘴边冲她喊道。

  “是你?小杂碎我正准备去找你。”要不是当时伤在我的手里,她也不至于在逃逸的途中被俘,接下来也就不至于被锁在十八层地狱整整两个春秋了。要说恨,九阴对我那是极恨的。

  “一个出家人,这么不休口德。你是出家人么?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你是在玩制服.诱惑对吧?也对,如今也有人喜欢光头的娘么。喂,你当心再被逮进去,会被拔舌的。”我飘在半空,双手抱在胸前看着九阴说道。

  “今日便除掉你,以泄我心头之恨。”九阴一个纵身飞了上来,抬掌便拍向我的胸前道。

  “看来,你是很不受人待见啊。”顾纤纤抱着我朝后飘了几米,让开了九阴的这一掌。我看着她嘿嘿一乐道。

  “不明白?你要是受人待见,岂能不知本官的威风?是不是自以为得势,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啊?活该你被人阴。要是能回去的话,你去打听打听,郁垒,喜蛛,还有那个含烟,哪个敢跟我单独硬碰?也就是你不知死活,见了本官不绕道跑了再说,还敢飞上来哔哔。”我反手一拳捣向了九阴胸前说道。拳头打出去一半,我觉得有些不妥。待会打在她的柚子上,这个凑不要脸的万一喊非礼怎么办?

  “啪!”于是我改拳为掌,一巴掌呼扇到九阴的脸上将她扇得原地打了个旋儿。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九阴感受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一咬牙双手合十在那里吟唱起来。一尊金灿灿的如来出现在她身后,双手一合,就朝我捣了过来。

  “今日我就拿你试试手,看看我有多大的长进。”我没有拔剑相迎,只是运起道力一掌迎向了那尊金灿灿的佛像。呜嗡一声,九阴的如来指尖跟我的掌心撞在一起,顿时胶着在那比拼起功力来。

  “老黄,我们顶不住了。”孔策觉得自己连刀都拿不稳了,敌人太多,他们终究是没能如愿砍倒将旗。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时敌人已经缠死了他们。想要砍将旗,已经是不可能了。

  “怎么还不放信号求援?”一个伍,又只剩下了孔策和老黄。孔策举盾勉强架住了砍向老黄的长刀后冲他喊道。

  “一切自有统领做主,小子,打起精神来。立下大功,说不定你真能回去见小金了。”老黄手里的钩镰枪已经不知道失落到了哪里,此时他手里的,是随手捡来的一柄长枪。他一枪将对面持刀砍来的敌人扎了个对穿,喘着粗气对身前的孔策说道。

  “小金!”孔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小金,还有那个人头蛇身的怪物的影像。他想回去上班,虽然每个月工资勉强糊口,可总比现在这样打打杀杀要安逸得多。只有经过了战乱,才会明白和平的重要性。在这里,刀枪不再和电影里那样从演员的腋下穿过。而是实打实的会捅穿人的身体,带走人的生命。

  “小子,小心点,要活着回去。”老黄脚下一个踉跄,然后扑倒在正在愣神的孔策身上。孔策一回头,就看见一柄长枪正从老黄的肋部抽离。

  “噗!”孔策一刀砍断了那支长枪,反手又一刀砍掉了敌人的脑袋。

  “老黄!”他扶着老黄,单臂挥刀抵挡着接踵而来的刀枪。

  “人老了,总会有这一天。想想也好,一了百了,总比我天天在这里思念着我的家乡要好得多。我下来百把年了吧?他们也应该都下来了吧。要不是跟了大王,或许我应该能跟他们相会吧。也不知道,城里的那些官吏,会不会为难他们。”老黄奋力将孔策推开,迎着那些刀枪就扑了上去。

  “走啊小子,活着回去。”替孔策挡下了那些刀枪,老黄死死搂住那几个敌人,然后回头冲孔策大吼道。一言落地,老黄开始化作丝丝黑雾消散于空中。

  “啊...为什么不派援兵,为什么不派援兵。”孔策手中的长刀一通乱砍,砍倒几个敌人,砍出了一条血路。他嘴里怒吼着朝本阵方向逃去。打不过了,全营的弟兄没剩下几个了。再打,就真死绝了。

  “想求援?问问爷爷肯不肯。”陆勇终究打不过那个赤膊老将,他的腰刀已经被双锏磕飞。此时想要探手抽出腰间的信号弹,却是被人家接连几锏打得连连后退。

  “将军,勇字营溃了,我们出兵吧。”副将一跺脚,就要挥动将旗。

  “闭嘴,休得呱噪。”九阴此时正在跟我比拼功力,哪里顾得上那么许多?一咬牙呵斥了副将一句。趁着她分神,我猛地将蓄势已久的道力往前一送。

  %●永(z久B8免|K费看*j小@f说*g

  “砰!”如来碎了,九阴被我一掌打着腹部,从半空跌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