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79章 总有报应的
  “叮叮!”次日凌晨4点,我洗漱完毕。来到了灵堂把一应事物都准备妥当,然后轻轻敲响了罄。

  “天尊告左玄真及诸人鬼,一心静听五念之经。

  一念三宝常慈愍,愿得拔度出火坑。

  万罪千灾尽消散,跛疴积逮皆能行。

  邪魔恶鬼在狱禁,百姓男女道心生。

  法界众生口念善,过去亡人随往生。

  孝子贤孙跪...叩首,起。再跪,再叩首,起。三跪,三叩首,起!”孝子是由中山装装扮的。打我一进门,他就说自己要送老班长上山。因为他的命是老班长救回来的,给老班长当孝子,他愿意。中山装身穿着黄麻的孝服,头上顶着一条长度及地的孝巾。腰里头缠着一根稻草拧成的绳子,随着我的号令在那里跪拜着。

  “起来吧,这幡儿你拿着,待会在头里走就是了。鞭炮往哪边炸,你就往哪边走。”五念之经唱完,我又引着中山装在堂屋里临时用桌椅搭建起来的“奈何桥”上走了一番,算是将亡者送过了奈何桥之后,仪式也就进入了尾声。最后众人齐齐跪送亡者入棺,八脚起了棺后,我连忙走过去将中山装给搀扶了起来。这活儿为什么要孝子贤孙来干,就是因为耗费体力。中山装的年龄也不小了,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他已经是汗流浃背。

  等棺材上了肩,第一挂鞭炮炸响的时候,时间是清晨5点半。绕着老班长屋前屋后走了一圈,算是带着他最后重温一次生前的住处。人们便抬着棺材上了车,车是一辆8吨载重的货车,乡邻家自己跑运输用的。为了替老班长家省钱,人家半个子儿没要免费来帮忙。乡邻们都自发的来送行了,老班长的那三个侄儿也来了,不过人家一人放下几百块钱又走了。不来,是怕乡亲们事后戳他们的脊梁骨。来了,他们心里又有些不痛快,索性把钱放下,人走。不过要依我,钱到了就行,人到不到的有什么关系。起码这一千多块钱,又能给老班长顶上一些用场。

  绕完了圈子,村子里的老人们开始在坟山上为老班长挖掘坟茔。而我还有老班长的几个战友,则是爬上了货车,准备送他去火葬场。厨子大爷还有左邻右舍的大妈大婶们,则是留家里准备稍后的酒席。大家按部就班,各行其事。

  我们到了火葬场的时候,天已经是大亮了。在老班长的前头,已经先来了两位。这让他的老战友想抢头一炉的想法落了空。等到老班长的骨灰装进骨灰盒,又把骨灰盒放进了棺材里,时间就到了9点。一行人在那里燃放了一通爆竹,这才上车护送着老班长准备回家。

  帮忙的时候没人,吃饭喝酒都坐满了。等把老班长下葬之后,我们回到了他生前的那间土砖屋门前。就看见站着的,坐着的,把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其中昨天那个村干部,也依然开着奥迪来了。

  “酒差点儿意思,我说他孤寡老人一个,也每个花钱的地方,这人都死了还留着干嘛?赶紧都花了,省得别人惦记。”临到开席的时候,这货毫不客气的坐上了首桌。看着桌上30块钱一瓶的酒,他拿着筷子在碗沿儿上敲着说道。

  “那是,哥你平常是低于400的酒不沾。”两个跟班左右坐在他身边迎合着。

  “那是人家求你办事,权当喂了狗的。”我这暴脾气,上桌子敲碗敲筷的,没家教么?也不管他爱不爱听,反正我把话说出口了。

  “喂了狗,狗官是不是就打这儿来的?”中山装伸手拧开瓶盖,往我碗里倒了半碗笑道。

  、(n

  “还真没准,唉,别倒了。给我喝白酒纯粹是浪费,厨子大爷,有啤的么?一瓶就行。”我抬手将酒碗放到中山装面前,完了回头冲正在灶台上忙活着的厨子大爷问了一句。

  “有,那个谁,给道士送瓶啤酒过去。“厨子大爷正用漏勺在锅里翻着大块儿的五花肉,闻言抬头喊了一声。

  “年青人,混碗饭吃不容易。可别因为嘴不把门,把自己的前程给耽误了。”我那话刺激到人家了,人把筷子面前的菜里一插,叼了支烟阴阴的说道。

  “现在混碗饭吃都不容易,小老百姓,这家不成换下家。大富大贵不敢说,粗茶淡饭总还能混个肚子饱。”我接过一大妈递来的啤酒,将筷子夹在瓶盖上一起,嘭一声把酒起开说道。

  “如今这基层的某些人,就特么跟流氓似的。哪天我不定找你们县长谈谈,问问他是不是流氓地痞也能当干部了。”我往杯子里倒了半杯啤酒,然后擦擦手道。

  “蛤蟆打哈欠,个儿不大,你口气不小。还找县长谈谈,你知道衙门朝哪边开么?”人家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一敲桌子问我。

  “八字衙门朝南开...后头一句是啥来着?我特么不记得了。”我冲他挑了挑眉毛说道。

  “行了,都少说两句吧。来来,我这手艺过几年想尝都难得尝到了。年岁大了,上灶台觉得力不从心。”鱼肉蔬菜,反正换着花样的摆满了一桌。等菜都弄完,厨子大爷又勾芡了一锅小汤圆米酒作为甜点,这才擦擦手拿着酒瓶走了过来。

  村干部那桌,尽管只坐了三四个人,可是人家宁可在旁边桌子上挤挤,也不乐意过去挨着他们坐。没人想吃个酒席还要在人面前装孙子。那几个货也是能造,一桌子菜外带着四瓶白的,就那么嘡嘡嘡下了肚。酒足饭饱之后,几个人才打着酒嗝晃荡着往车前走去。临走时,村干部还拿眼狠盯了我一下。

  “道士,我待会送你出村。”厨子大爷往我碗里夹了一筷子红烧肉说道。

  “没事儿,您辛苦了,多喝两杯。”我冲人家一举杯,将残余的半杯啤酒一饮而尽道。

  “这不守规矩的人,迟早会栽在规矩手里。”我看着晃荡着上了车的那几个货,伸手拈了颗花生米扔嘴里说道。

  “吱...砰!”几十米开外传来一阵刹车和碰撞声,等我们找过去一看,才知道是人家的奥迪冲到斜坡下边,直着栽进了水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