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85章 舆论人操纵 (为冬冬旗加更8)
  见刘建军把加了料的饮料喝了下去,一旁的警察连忙吩咐医护人员做好准备。虽然那种药粉不会致命,可刘建军是领导啊,容不得出半点差池。就是这个举动,引起了绑匪的警觉。正准备弯腰去捡饮料的他,一下子直起腰,用手里的碎玻璃朝学生的胳膊扎了下去。

  “你是想阴我对不对?你是想阴我对不对?”他的情绪再度的波动了起来,扎了学生一下,看着从隔壁里涌出的血,他显得愈发的狂躁了。

  “混蛋!”刘建军咬着牙怒骂了一句,也不知道他是在骂绑匪,还是在骂刚才那个多事的警察。他觉得自己的头有些发昏,手扶着街边的护栏,他微微踉跄了一下。

  “快,快,把书记送上救护车。”那警察犹然未觉自己让刚才的行动功亏一篑,还忙着招呼医护人员们将刘建军往车上送。

  “告诉许海蓉,这里由她负责。一定,不能让嫌犯给跑了。”药效来得很快,刘建军在昏迷之前,拉住身边的警察低声嘱咐着。

  “队长,我去吧。”接到命令的许海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套,将枪插在后腰处就准备从远处逐步接近疑犯。见队长准备亲自上阵,刑警们纷纷主动请缨着。

  “我是女的,嫌犯不会那么警觉。而且他刚才指明了要女司机送他,证明他心里其实是瞧不起女性的。最起码,他认为女性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威胁。你们去?还不等接近,信不信他会再给那个学生来一下?”许海蓉一抬手制止了下属们的七嘴八舌,说完顺着垃圾满地的人行道就朝几十米开外的绑匪走去。

  “别过来!”绑匪很警觉,听见脚步声将自己隐藏在学生的身后朝许海蓉这边看了过来。

  “啊...我,我只是下班路过...”许海蓉做出一副受到了惊吓的表情,然后脚下缓缓往前移动着。

  “滚,快滚!”绑匪咬着牙冲战战兢兢的许海蓉吼了一声。

  “哦,哦!”许海蓉将手举到肩膀处,面对着绑匪背靠在人行道护栏上慢慢朝前走着。

  “别动,信不信我弄死你。”或许是看见有人在自己跟前,那个学生微微地挣扎了一下。绑匪箍住他脖子的手紧了紧,然后扬起手里的碎玻璃就准备再给他来一下。就在他的碎玻璃离开学生喉咙的那一刻,许海蓉动了。

  “啪!”许海蓉迅速把手放下,反手掏出枪对着绑匪就是一枪。彼此不过两三米左右的距离,这一枪正打在绑匪的额头上。

  “啪啪啪!”一个箭步冲过来,许海蓉打掉了绑匪手中的玻璃,将学生抢到自己怀里,接着对准了摇晃着不肯倒下的绑匪又接连开了三枪。

  “叭叭叭,姆呜!”绑匪应枪倒地,抽搐了两下头一歪就那么死在了那里。一时间整条街道上都充斥着警笛声,无数的警察朝现场涌了过来。而许海蓉则是护着那个学生,将他送上了救护车。

  “打一枪就好了嘛,干嘛还要补几枪呢?还是个未成年人呢,好可怜!”

  “咱们的体制就这样,要是在美国...”

  “就不能朝胳膊打一枪让他失去反抗能力么?非要打死他?”

  这是第二天小城警方微博下边的留言。毫无例外的,很多人都对绑匪充满了同情。

  “当时那种情况,警方必须要保护人质的安全吧?打一枪万一他还能反抗,用玻璃扎死了那个学生呢?别忘了,那个学生也是未成年人哦。照这意思,警察是该保护坏蛋而放弃那个学生?”

  “这也是醉了,明明是一件好事,生要扯到体制上头去。还别说美国,在美国这样的案子你身上挨4枪算祖上积德信不信?”

  “这同情心,也是特么泛滥到没有是非观了。”

  有明白事理的网友在下面回复着,不过很快就被一片带着器官和亲属的谩骂声给淹没了。

  “警察当街连开四枪,打死未年成人究竟为哪班?”也有的媒体只要点击率,丝毫不管事情的真相就安排小编去编排新闻。反正标题是怎么吸引人怎么来,误导?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谁能误导谁?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

  反正舆论的威力是巨大的,到了最后,本应该立功受奖的许海蓉,反倒是被督察部门请去喝了茶。要她解释清楚,当天为什么要开枪这件事。

  “我不开枪,那个学生很可能会再挨一下。他已经被挟持在那里站了很久了,之前又被刺伤了胳膊,流了很多血。要是再挨一下,我担心他会有生命危险。而且我不敢肯定,第二下那个绑匪是会刺他的胳膊,还是刺要害部位。所以当时我就选择了开枪。我并不认为在那种情况下击毙罪犯有什么不妥。如果你们只看网络评论就来质疑我的职业操守,那么我不干了。”许海蓉的脾气也是爆,说话间,她将自己的证件和配枪放到督察面前转身拉开门就离开了。

  “开枪击毙未成年人,嚣张女警拒绝调查,怒摔证件扬言不干。”这是隔天新闻的标题。这个标题,很快就让许海蓉陷入了风口浪尖。

  “查,这条新闻谁发的。”刘建军在家休养了一天,一天之内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他就是要查这个发新闻的机构。有了他的指示,很快那家媒体就浮出了水面。是小城本地的一家媒体,以前是专门刊载擦边球的那种暧昧图文的小报,后来顺应时势,也搞起了新闻网站。

  )更新最快gY上。`

  “蓉蓉姐放大假了?这样也不错啊,可以多陪陪姐夫。”许海蓉很郁闷,她找到了刘建军诉苦。而刘建军又打电话把我喊了去。地点,就在刘建军家楼下的那个烧烤摊。

  “都是因为你那间铺子被盗引起的。”许海蓉白了我一眼道。

  “这话儿说的,合着我铺子被盗还成了罪魁祸首了。”我摇摇头,让老板再烤十个串来。

  “坏呢,就坏在舆论导向上头。”刘建军搓搓脸颊说道。

  “嘿嘿,放宽心了喝。睡一觉,明天风向没准就变了呢?”我笑了笑拿起酒瓶给他们斟满了杯子道。喝酒我不行,斟酒我还是能行的。

  “总编慢走!”某媒体的总编踌躇满志的从办公室出来,沿途享受着妹子们的搭讪和汉子们的奉承。这几天网站的点击翻了几十番,那些个挂广告的,也该涨价了吧。

  “别动,钱拿出来。”出了单位的大门,才把自己那辆刚买不久的宝马车门打开,总编就觉得自己后腰上被顶了个东西。然后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恶狠狠的说道。

  “妈的,让你开宝马。”把总编包里的钱洗劫一空,临了儿,两个看起来年龄在17-8岁左右的少年用裁纸刀在他屁股上划拉了一刀。

  “乱境必用重典,矫枉难免过正。论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让真正守法的未成年人得到更好的保护的重要性!”这是第二天该媒体的头版头条,风向,一夜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