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86章 新的任务
  风声过后,许海蓉依旧是官复原职。而我,则是启程来到了魔都。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为了利益,什么矛盾都可以暂时放置到一边。4月份的魔都,正适合进行各种的活动。其中就包括了商务洽谈。不过这一次的商务洽谈规格比较高,来的人都是邻国的商务部长这个档次的。邻国之中,甚至还包括了之前为了海域跟我国闹腾得不可开交的某国。当然也有大中国不可分割的那一部分,台湾。

  “如今的形势错综复杂,有人愿意来交朋友,就一定会有人阻止别人前来交朋友。我们的任务,就是保证这次的商贸洽谈顺利圆满的完成。”站在外白渡桥上,上官牧看着穿桥而过的黄浦江水轻声说道。

  “你得到什么消息了?”我双手撑着铁桥的护栏上问上官牧。

  “未雨绸缪而已,这次你来,还是我对上级提议的。”上官牧看着我笑了笑道。

  “我就说无端上头怎么就想起让我来上海了,原来是你多的嘴。”一个身穿着旗袍,烫着波浪卷儿的少妇打我身边经过,我的眼神跟着人家移动着说道。恍惚间我的耳边似乎响起了一首歌: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次日,来了不少的达官贵人。主办方上海市府挑了一幢环境幽静,又颇具欧洲风格的小庄园举行了欢迎酒会。小庄园附近没有其他的建筑,这让负责安保的我们肩头的担子要轻松了一些。从帝都赶来的商务副部长不辞辛劳的站在庄园门口引接着各国的友人。进得庄园,步行了十来分钟,我跟随着他们进到了那幢欧式建筑里。一推门,就看见一个乐队在那里奏着乐,中央的小舞台上,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正柳腰款摆着在那里唱着这首歌。

  “洪女士,请走这边。”一个显得很精干的女士,在安保的保护下从我身前经过。她的胸前别着一枚徽章,青天白日。

  “嘘,那女的什么来头?”我左右看了看,觉得对于这位女士的安保,貌似比其他各国的来宾规格都要高上一些。摸了摸鼻子,我冲一旁正按着耳麦跟同事们说着什么的上官牧嘘了嘘。

  “国军现任党主席你都不认识?洪秀...”上官牧掐断了通话,回头有些诧异的对我说道。

  “全?这名儿真耳熟。”不等他说完,我做恍然状接口。一个全字出口,上官牧抬手拍了拍脑门。

  “注!”他咬牙切齿的纠正了我的错误。

  “好吧!”我耸耸肩表示了解。

  “待会儿致辞之后会有宴会,那个时候才是安保最需要注意的。”上官牧站在我身边,轻声提醒了我一句。

  “也就是说,待会得他们吃着我们看着,他们坐着我们站着。”我将手背在身后,环顾着宴会大厅说道。酒席不多,5桌,分别摆放在大厅的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最中央的那一桌,想必是最重要的客人才够资格入座的吧。欧式建筑的玻璃门敞开着,以便客人们可以欣赏到庄园里的夜景。建筑物外头,影影绰绰有穿着黑西装的同事来回巡视着。除此之外我知道,在建筑的顶层,还有我们的狙击手在随时准备对可能闯进庄园的人进行点名。

  “你刚才不是吃过三明治了么?饿了的话,我替你会儿,你去后厨寻摸点儿吃的。”上官牧觉得跟我搭档有些头疼。

  “我就随口说说而已,你真没有幽默感。”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黑西装,将白衬衣的领口翻弄了一下对他说道。

  7o正版H首,发`

  “这次活动会持续四天,今天算是好的。明天开始主办方会在各繁华地段举行一些参观的活动,那个时候才是我们最需要紧张的时候。”上官牧摇摇头在我耳边提醒着。

  就在我俩窃窃私语的时候,歌声停了,妖娆的妹子也下了台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段亢长的致辞和各国来使的讲话。

  “没有日韩?”等酒宴正式开始,我才偷摸着问上官牧。

  “拉一批,打一批,不动刀兵,先尝尝经济炸弹的威力。”上官牧说起这个,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骄傲。

  “哟西!”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嗯?”

  “我说有戏!”

  “诸位辛苦,诸位辛苦!”宴会过后,是闲聊时间。当然对于各国使者还有洪党首来说,闲聊也是政治任务。怎么能把人聊高兴了,聊嗨了,愿意投资了,那么聊天的目的才算达到了。在两个女安保的陪同下,她来到了立在大厅四周的我们面前,一人送上了一个小袋子。袋子里是啥,没人去看,包括我。开玩笑,这时候去翻看人家送的礼物,显得咱多没见过世面?一溜儿摄像机跟着她的脚步转动着,我估摸着,这段儿应该在晚间新闻里会播出吧?真会做人,我一个立正,微微躬身跟人轻握了握手想道。

  “啪啪啪啪!”大厅里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在为她的举动鼓掌。无数的闪光灯闪起,摄像机的镜头一致对准了她。明天的头版头条一定是她,她的知名度会大幅度上升。我想,这似乎就是她的目的吧。

  “黄苹,宇熙,刘嵬,我们五个一组。负责晚间洪女士的安保工作。其中黄苹跟宇熙你们两个女同志,需要对洪女士进行24小时的贴身保护。我们三个,负责外围。”宴会散后,上官牧带来了三个新同事安排起了工作。各国使者们没有安排在一处,而是各自分开。这样有利于安保,真有事情,也不至于被人一锅给端了。

  “明白!”知道了接下来的具体任务,我们先后上了车队的两辆车。黄苹她们跟洪女士同一辆,我们则是尾随其后。

  “叭叭叭,姆呜!”两辆宝马摩托开道,一行三辆防弹轿车离开庄园朝市区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