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91章 接受审查
  “这是帝都来的张主任,有几个问题想问大家。大家不要多想,只是寻常的问几个问题。毕竟几位才是面对面跟杀手们进行过接触的人嘛,有些情况,只有问你们才能得到最准确的答案。那个,上官,你先来。其他的同志们,可以在外边看看电视聊聊天什么的。”在诊疗中心待了两天,目标人物临走时还来看望了我们一次。这一天,我们几个被一个穿着西装,头发梳得油光水滑的人带到了诊疗中心的办公室里。

  “你说我们是怎么回来的?”过了没多会儿,我隐约就听见上官牧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怎么了?”黄苹看了看轻声问道。我靠坐在椅子上缓缓摇了摇头。对面墙上的探头闪烁了一下红光,调整了一下位置。我看着探头,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它。我觉得在某个地方,有人在监视着我们。

  “你这是什么态度?”屋里的桌子被拍得山响。

  “老子就这个态度。”砰一声,上官牧摔门出来了。看了看坐在外边的我们,咬咬牙坐到一边埋头不语。

  “黄苹同志请进来。”半晌,门被打开。张主任面色很难看的走到门口喊着黄苹的名字。黄苹看了我们一眼,有些怯怯的走了进去。

  “当时我们的通讯被切断,是我利用应急密码登陆卫星跟指挥中心取得联系的...”黄苹进门的那一瞬间,我将脚轻轻挡了挡房门让它留下了一道缝隙。我靠坐在椅子上,侧耳倾听着里边的动静。

  “通讯频道还有行进路线,除了你们之外,还有没有泄露给其他人?”我靠坐在椅子上冷笑了一下,原来是来审查我们的。

  “没有,接到任务后我们开了预备会。了解了各人的具体任务之后就一直留在基地,包括通讯工具都上交了。”黄苹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谁能证明?”张主任又问道。

  “他们都能证明啊。”黄苹接着答道。

  “也就是说,你们只能互相作证,而找不到除此之外的证人对吧?”人家在给黄苹挖坑。

  “我们都在基地,没有跟外界接触,哪里会有其他人来给我们作证?”黄苹急了,从椅子上起身说道。

  “坐下,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两个黑西装上前把黄苹按回椅子,然后张主任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继续问道。

  “是!没人能为我们证明。”黄苹坐在椅子上,双手绞在一起回答着问题。

  “你先出去,把程小凡同志喊进来。”张主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手指在桌上轻敲了两下对黄苹说道。

  “让你进去呢。”黄苹拉门出来,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袖说道。

  “请坐!”我昂首走进办公室,随手将门关上。张主任抬头看了看我,然后抬手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说道。

  “程小凡同志,请问上海还住得习惯么?有没有想家?”等我坐下之后,然后满脸堆笑的问我。

  “你直接问我,有没有打电话回去把行动计划泄露了就好。”我耸耸肩翘起二郎腿对张主任说道。

  “程小凡同志真是个爽快人,那么好,请你回答这个问题。”张主任脸色变了变,然后长吁一口气问我。

  “没有!”我靠坐在椅子上简短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有谁能证明?”张主任微微欠身看着我追问道。

  “没人能证明。除了我们自己,还有我们的良心。”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对他说道。

  k看r6正O版I章K《节E上%◇“

  “证据,程小凡同志,我们讲的是证据。良心这个词,似乎并不能作为呈堂证供。”张主任敲敲桌子说道。

  “对,证据。你有证据么?有证据就羁押了我们。没有证据,你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我们在出生入死的时候,你在哪里?还有你们,在哪里?我们在跟人拼命,你们在办公室喝茶,没说错吧?证据,这个词你也敢说出来,脸疼么?”我双手左右摊开,环顾着屋里的人说道。

  “请注意你的态度。”张主任握了握拳头,兀地起身看着我说道。

  “这是我的证件,我要求打电话。”我伸手将身上的证件甩在桌上,然后环臂抱胸说道。

  “这是...”张主任翻开证件看了看。

  “你可以向你的上级查证一下,再决定让不让我打这个电话。我不隶属于你们任何的单位,你要弄明白这一点。”我右手掌摊开对他说道。

  “不管你是哪个部门的,我们有我们的规矩。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洗脱你们的嫌疑之前,谁都不能跟外界联系。”张主任将证件甩回我身上一锤桌面说道。

  “行,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将证件揣回衣兜,冲他挑了挑下巴说道。

  “希望你回去后好好想想,看看还有什么遗漏掉的地方。欢迎你随时来向我反应情况,自己的,别人的,都可以!”张主任抬手对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说道。

  “请顺便喊刘嵬同志进来。”等我走到门口,身后的张主任又说了一句。

  “进去吧。”我走出去,轻轻拍了拍刘嵬的肩膀说道。

  “问了你什么?”刘嵬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问我。

  “一些不算愉快的问题。”我耸耸肩膀坐到椅子上。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在询问中度过了。我们没有返回诊疗中心,而是被带上了一辆黑色的SUV,并且被蒙上了双眼。等车停下,我们被人搀扶着向前走着。我能感觉到脚下是一片砂石地,鞋子踩在上边发出卡嚓咔嚓的摩擦声。

  “这里似乎是一个废弃的监狱?官人当心脚下,他们准备把你们带到地下去。”顾纤纤代替了我的双眼,她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一边对我说道。

  “吱嘎!”一声刺耳的摩擦声传来,接着一股子霉味扑鼻而来。我们被人带着踏上了潮湿的石阶。脚下有些滑,偶尔头顶上会滴落下一两滴水滴。水滴落在脖颈上,将我激得起了一片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