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94章 逃
  “冲你来的,你跟谁结这么大仇?”身后的上官牧等人走后,轻轻杵了杵我的后腰道。

  “我特么哪儿...我知道了。”我猫腰从断壁后头翻出来,往前窜了几步后想起来刚才中年人的话。公子?哪个公子。貌似跟我有过节的公子,只有那一位吧。好小子,你还真是不死心。我咬咬牙,带着上官牧他们朝前跑去。

  “你知道了?谁?”上官牧拿着枪跟在我身后追问道。

  “就是那谁,你别问了,知道得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脚下一片断砖碎瓦,我刻意避让着它们往前跑去道。

  “啊...”跑在后头的宇熙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了?”拿着手枪断后的刘嵬抢上前去扶起她问道。

  “我,我的脚。”宇熙手扶着脚掌低声呼着痛。我拿出手机,用手掩着摁亮了屏幕凑过去一看,宇熙的脚掌上插了一根锈钉。钉子约莫十来厘米长,已经整根插穿了宇熙的脚掌。

  “我背你!”刘嵬蹲下身子扶起宇熙,一使劲将她背在背上。

  “人呢?”中年人带着手下冲进了地牢,然后一跺脚吼了一声。地牢里的牢门齐开,除了地上躺着的两个黑西装之外,再没有别的身影存在。

  “出去,人跑了。”中年人看着锁头上插着的钥匙,提着枪转身就朝外头追去。

  “望远镜!”跑出来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中年人一伸手对身后的手下说道。手下闻言急忙从背包里拿出一具夜视仪来递到他的手中。接过夜视仪,中年人眯着眼睛开始搜寻起我们的下落来。

  “在那边,追!”远远的,中年人看见了正背着宇熙紧跟在我们后边奔跑着的刘嵬。伸手从腰间拔出信号枪,对着我们逃跑的方向就打出了一枚信号弹。散发着惨白光线的信号弹从我们的头顶掠过,我心知行踪被人发现了。

  看正t版章》节上^◇

  “你们先走,我断后。”看了看上官牧,黄苹和刘嵬等人,我掂了掂手里的水泥块对他们说道。

  “你...枪给你。我们在哪里会和?”上官牧犹豫了一下,将手里的枪递到我面前问道。

  “这玩意在你手上的作用更大,渔阳弄88号,我们在那里会和。快走!”我伸手将枪挡了回去,然后催促着他们。

  “你小心。”上官牧他们经过我身前的时候,纷纷嘱咐着我。

  “快走,玩儿捉迷藏,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我一一跟他们握了握手道。

  “纤纤,看你的了。”目送着上官牧他们走远,我这才转身看着越追越近的那些人说道。上官牧他们不在跟前,我能更方便的让纤纤来帮我的忙。

  “啪!”一颗子弹打在我身边的矮墙上溅起了一朵火花。我闪身藏到暗处,一伸手,祭出了心剑。没办法,符文剑背那个张主任带人给没收了。现如今我想从这些人的包围中突出去,必须动用我的杀手锏。

  “啊...”耳边传来一声惨叫,顾纤纤动手了。我一个闪身出去,迎面正跑过来一个手持微冲的枪手。或许是我出现得太突然,他被吓得愣了一愣。就这一瞬间的工夫,我的心剑已经抹过了他的脖子。

  “哒哒哒!”一连串的子弹打在我身体的四周,一股子硝烟夹杂着粉尘弥漫开来。我一个闪身,又藏进了身后那片残桓断壁之中。

  “出来吧,别躲了,我看见你了。”那个中年人的声音在距离我十几米开外传来。

  “啪!”一枪打在我藏身的那块砖墙上,这下我肯定这厮确实是看见我了。不过只要不露头,他的微冲暂时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威胁。我在等,等顾纤纤料理完手头的那几个,然后就会来料理掉这个想要我命的敌人。

  “哼!”一个枪手就那么凌空而起,然后张牙舞爪的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

  “嘭!”一声摔在瓦砾堆里带起了一片尘土。

  “什么人,出来,再不出来我可要开枪了。”他的同伴直觉得后脊梁一阵发冷,端着微冲四下里乱瞄着喊道。

  “怎么回事?”中年人听见手下的喊声,对着我藏身的地方打了几枪之后问道。

  “有人在暗处偷袭我们,已经折了两个弟兄了。”剩余的两个手下背靠背站在一起,手里的枪左右乱指着说道。

  “哼哼哼。”手下们话音未落,就听见耳边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笑声。然后他们就觉得自己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扯了出来。

  “噗!”两个手下齐齐喷了一口血,然后齐齐倒了下去。顾纤纤手里抓着他们的魂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吸溜一声给吞咽了下去。

  “谁,谁...”身后传来两声闷响,中年人感觉到不妙持枪回头厉声喝道。趁着他回头的一瞬间,我从断墙后翻身而出,手中心剑一挥,一道弧光从他的脖颈处一闪而过。

  “你...”中年人就觉得脖子一凉,伸手摸了摸,满手是血。一个你字才出口,他的头就从脖腔上滑落了下来。腔子里喷出几米高的血柱,然后嘭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

  “什么都没有。”我收回心剑,蹲身在杀手们的身上摸索了起来。除了枪支弹药和一些装备之外,他们身上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走,先去渔阳弄跟上官牧他们会和再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起身对警戒着的顾纤纤招呼了一句,迈步就朝上官牧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师傅,麻烦去渔阳弄。”一路狂奔,我居然没有追上上官牧。好不容易看见了一辆的士,我伸手拦下车对司机说道。

  “渔阳弄可不近,不打表200。”司机回头看了看很是狼狈的我,皱皱眉问道。我的身上满是灰尘,这让司机感觉有些不悦。

  “行!”我伸手掏出钱包,抽了200递给司机。只要能送我去安全屋,别说200了,就是2000我也要给。

  “我出来了,现在去渔阳弄。”等司机将车启动后,我拿出手机再度给沈从良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