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99章 老头儿
  “身上就这么多了,要是不够,过几天我再给您补上。”等老先生把上官他们的伤势处理好,我翻开钱包从里边拿出1000多块钱来递给他道。

  “补不补的就算了,街上那些个混混们,经常赊账的。他们身上的伤,还要挂两天的水才行。小姑娘背后的刀伤,24小时就要换一次药。我这个药膏,可是祖传秘方,专治疑难杂症的。虽然不能帮她祛疤,却可以让她的伤处早些愈合。你钱包都空了,恐怕也找不到什么地方可以落脚了吧?要是不急,就先在我这里将就两天。”老先生将手上的橡胶手套摘下来扔进垃圾桶,然后对我说道。

  “这里有张卡,老先生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帮我取一笔款子出来。”我想了想,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来递到他面前说道。我是不能去街上的,这里到处都是探头,我露面露得越多,暴露的机会就越大。住在诊所里倒也好,这里不会像别的地方那么人多眼杂。

  “涉及到经济方面的事情,还是面对面交接清楚的好。你真要觉得过意不去,等把事情办完了再来感谢我好了。例如送个锦旗,再包个万八千的红包什么的,我都是不会拒绝的。”老先生笑了笑,将我的卡挡了回来道。

  86P首d发*w

  “这间小阁楼呢,就暂时借给你们住两天。吃饭我吃什么你们吃什么,到了换药的时间我会上来给你们换药。要是觉得憋闷,那扇小窗可以打开透透气。”老先生将兜在垃圾桶里的塑料袋提起来,团了团将里边带血的纱布,药棉还有瓶瓶罐罐的裹了个严实顺着梯子往下爬着道。

  找到了静养的地方,上官牧他们显得放松了许多。他将微冲的弹匣卸下来,将里边的子弹退出来逐一的擦拭着,然后又逐一的压回了弹匣。而黄苹,则是摆弄着她手里的那部小型电台。很遗憾的是,电台始终没有给我们任何的回应。黄苹的汇报,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我则是拿出手机,将它摆放在桌上,生怕漏掉了沈从良打进来的电话。

  也许是一直崩着的神经松弛了下来,又或许是吊瓶里的药物产生了作用。上官牧跟黄苹两个人先后歪在躺椅上沉睡了过去。而我则是双手扶着膝盖,不停地在那里反复敲打着。我要替他们看着药瓶里的药水,还要时刻等候着沈从良可能打来的电话。还有,要防范着随时都可能出现的杀手。

  “啪啪!”药瓶里的药水即将滴完的时候,老先生顺着梯子爬了上来。他脖子上挂着两瓶药水,伸手在阁楼的盖板上敲了两下。

  “睡着了?睡觉可以让他们的伤痊愈得快一点。晚上我抱两床被子上来,你们铺在地上将就将就吧。”老先生看了看尚在熟睡当中的上官牧和黄苹,蹑手蹑脚走过去替他们把药瓶换上道。

  “给你添麻烦了。”我冲人家点点头致谢着。老头儿抠,从他早餐只舍得吃泡饭就能看出来。老头儿很大方,从他能免费为我们提供食宿也能体会得到。老头儿胆子不大,乍一见上官怀里的微冲差点吓得跌倒。老头儿的胆子却又不小,他能面不改色的替上官他们清理伤口并且缝合,而且还敢留我们几个带着武器的人在诊所住宿。证件,如今只要是人能开出来的证明,都是可以作假的。我相信老头也明白这个道理,这是个复杂的老头。

  “人在江湖,谁都有个落难的时候。不管你们是公家人,还是什么人,我拉你们一把就等于结了个善缘。今后说不定,这个善缘能够给我带来更大的好处。在这条街上,居委会说话不好使,片儿警说话不见得管用。我说话,都是要给几分面子的。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喜欢跟人结个善缘。”老头儿走到我面前,伸手从我兜里摸了支烟叼嘴里笑道。

  “午饭吃稀饭,他们现在不能吃得太油腻。饭好了我叫你,你帮忙端上来。”老头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火柴,中指无名指小拇指夹住火柴盒,大拇指和食指捻住火柴棍儿就那么一划拉将烟点上了对我说道。

  “多练练,你也能行。”见我诧异的看着他,老头儿将火柴吹灭了对我笑笑道。

  “年轻的时候,我也是个喜欢装B的人。”老头儿将火柴放回兜里,然后顺着直梯往下爬着道。

  “哦哟,老大个年级还翻上翻下的,侬也不怕摔死。”老头儿爬了一半,诊所的门被人推开,一个40来岁的女人扭动着腰肢就走了进来。

  “我同你讲,老街坊归老街坊,你上个礼拜过夜的钱还没有给记得伐?也不是钱多,才150块钱。阿拉也不容易,都是出来混饭吃的,你方便的话今天把账给结了好不啦?”女人咔一声嗑了颗瓜子,然后坐到椅子上对老头儿说道。

  “谁会拖欠你的过夜钱,只是上个礼拜手头有些不方便。呐,给你200不用找了,我是个很拎得清的人晓得伐。”老头儿抬头朝阁楼瞅了瞅,然后几步从梯子下去,反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小叠钞票抽出两张递给女人说道。

  “你又坑了哪个脑壳没长眼睛的,今晚去我家,我给你烫一壶老酒再炒两个菜好不啦?”女人瞅着老头儿手里的钞票,起身抬起胳膊搭到他的肩膀上轻声细语起来。

  “没空,晚上有人请我去吃酒席的。”老头儿度着步子走到椅子跟前坐下,然后端起大茶杯喝了口说道。

  “哦哟,去哪里吃酒席的呀?带我一起去好不啦?”女人黏糊上去,从背后搂住老头跟他咬着耳朵。

  “望江阁晓得伐?那种地方,等闲人哪里可以去得。乖乖在家等着,我吃完给你打包带些回来。”老头儿拿捏着又喝了一大口茶水。

  “那我晚上给你留门,你记得早些过来。”女人闻言杵了老头一指头,腻歪着说完扭胯就往门外走去。

  “嘘,你晚上真要去吃酒席?”我勾头问老头儿。

  “吹个牛B而已,望江阁那种地方,哪个土豪会请我去吃饭。”老头嘬了一口烟抬头对我说道。

  “过几天我请你!”我冲他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