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06章 龙有逆鳞 (为老K大力丸加更1)
  “根据定位显示,他现在在市区某医院。稍后我会把定位发给你。我父亲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天组机要室,机要员正将自己反锁在厕所里跟人讲着电话。

  ;更M$新9f最快j》上Z

  “放心,你父亲不过是在厂子里贪墨了几十万块钱,一个电话的事情。公子刚才发脾气了,他要加快进度。只给我们最后一天时间,过了明天那个姓程的要是还活着,死的可就你和我了。”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已经尽力帮你们了。”机要员拿着电话低声说道。

  “抓紧把定位发过来。”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催促了机要员一句。

  “嗯。”机要员将电话挂断,打开卫生间的门就准备往外走。

  “沈,沈老,您怎么来了?”沈从良,还有天组总部各负责人齐齐站在机要室。机要员将手机揣回身上,强笑着打着招呼。

  “好多年前,天组还叫钦天监的时候,就有几句古训。”沈从良拄着拐棍,坐到椅子上沉声道。

  “一不可违旨抗命,二不可干政弄权,三不可贪赃枉法,四不可通敌叛国,五不可同袍相残。”沈从良摸出烟斗,缓缓点上后说道。

  “这,这些在进天组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背熟了。沈老,您这是...”机要员强笑着,脚下缓缓挪动着步伐往门口那边走去。

  “知之而为,罪无可恕。”沈从良将烟灰磕到地上,缓缓闭起了眼睛。

  “沈老,程小凡那边...”半晌,机要员被人倒提着双腿拖了出去。一个资深的老人看了看地上的血渍,低声问沈从良。

  “派人找到他父母的下落,保护好他们。我不知道,劝不劝得了他。试试吧...”沈从良起身拄着拐棍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他停住脚步说道。

  “我是沈从良!”我怀里的电话响了。

  “事情怎么样了?能证明我们的清白了么?”我接通了电话急声问道。

  “不要小看组织的能力,证据已经递交上去了,你现在就是清白的。小凡,有一件事要对你说明一下。”沈从良在电话里有些犹豫。

  “您说!”我掏出烟盒,摸出一支皱巴巴的香烟点上后说道。

  “因为此前天组内部有些问题,所以我不敢派遣任何人去保护你的家人.....”沈从良在电话里缓缓说道。

  “他们怎么了?”我指间的烟被夹断,来回走了两步,我沉声问他道。

  “应该没事,只是在你家里,发现了安保们的遗体...我查出内奸之后,第一时间派人过去了...”沈从良深吸了一口气,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应该没事?”我笑了笑,啪一声将电话摔了个粉碎。

  “怎么了?”我的忽然失态,将屋里的医护还有上官牧他们齐齐吓了一大跳。上官牧抬手示意医护们继续为刘嵬他们治疗,自己则是走到我身边问道。

  “没什么,谁有电话,借我打一个。”我双手使劲搓了搓脸颊,然后问在场的人。

  “老子问谁有电话。”见没人搭理我,我面露杀机的瞪着那些医护们吼道。

  “官人,冷静,公公婆婆还有翩翩妹子一定没事的。”顾纤纤急忙将我搂进怀里安抚起来。

  “我,我...”一个小护士战战兢兢的将自己的电话递给了上官牧。

  “谢谢!”我勉强冲她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从上官牧手中接过了电话。

  “我要去帝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再度拨通了沈从良的电话,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妹子,赶明我还你一部爱疯七吧。”说话间,我把妹子的电话揣进了兜里。

  “你...”妹子眼泪都快出来了,有心想不答应,却又怕我盛怒之下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用我的吧,这是她父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旁的医生停下手里的动作,示意上官牧将他衣兜里的手机拿出来给我道。

  “算了算了,我谁的也不用,等天亮去买一部。”闻言我将手机从兜里拿出来,还给了小护士。没有等到天亮,我也没有去买手机。因为一个小时之后,有人把我被收缴的两部手机还有符文剑,都送到了我的手上。

  “我是...”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接通之后,里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首长...”我听出了他的声音。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要杀人,这是我对你的要求。”首长在电话里沉声说道。

  “同罪?”我笑了笑道。楚家,也能同罪么。

  “同罪!”首长斩钉截铁的对我说道。

  “服从您的指示。”我信他,因为君无戏言。

  “嗡嗡!”医院的上空,出现了很多的武直。它们朝着一个方向飞着,马路上,一辆接一辆的军车驶过。它们行进的方向,跟武直相同。

  “同志们,放下武器,归队吧。”市府主要负责人,还有魔都国安部门负责人亲自到了医院。他们让外边的警察撤了,然后就那么走进了医院,站在走廊里对我们说道。

  “提一点要求,派最有经验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一定要把他们的伤给治好。”市委书记走进急诊室,对在场的医生竖起一根手指道。

  “坚决完成任务!”医院院长带着几个教授,一边往身上披着白大褂一边在走廊里应着声。

  “不,他们才是主治大夫。”上官牧将枪扔了,抬手指着急救室里的医护人员们说道。

  “哥,你们真牛B。”出了医院,一直陪着我们的黄毛抓了抓头发对我们说道。他父亲说,已经二十年没有亲眼见到市府大能们了。今天,他一口气全见到了。

  “回去吧,跟你父亲说,你参与了一起了不得的事情。回去跟杜老爷子说一声,过几天我请你们望江阁吃酒席。包场吃!”我揉了揉黄毛的头发对他说道。

  “好,哥你一定会来请我们吃酒席的对吧?”黄毛知道我要去帝都,也知道或许事情会比较大。他拂了拂我肩头的灰尘,抓着我的胳膊问道。

  “一定会,包场吃,不撑到吐不许走。”我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很坚定的对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