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08章 拜庄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起床之后我找了家酒楼,好好儿的吃了一顿。这当中我接到了沈从良打来的电话,是个好消息,我的父母还有顾翩翩她们找到了。现在,天组的勤务组正在保护着他们。

  结过了账,我迈步走出了酒楼。一滴雨水滴落在我的脸颊上,我抬头看了看天,随手从酒楼门口的伞架上拿了一把便民伞。伞是黑色的,手柄上刻着酒楼的名字。

  “霹雳啪!”一道银蛇从空中扭曲了下来,紧接着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子随之猛然砸落了下来。

  我将伞撑开,手里提着剑,就那么缓步朝着楚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爷爷,爷爷你一定要帮我。”楚瑜豢养的那些人,在魔都死的死,抓的抓。就算有漏网之鱼,此时也已经做了鸟兽散。虽然各部门就此打住,并没有进行后续的动作。不过楚瑜心里清楚,人家不是不想动,而是在顾忌他的爷爷。眼下他也只能指望老太爷了,假如老太爷不帮他,等着他的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楚家的儿孙,死了也要站着的。当年,跪在老子面前的,都是敌人。”楚老太爷顿了顿手里的拐棍,看着跪倒在自己身前的孙子摇摇头道。人家都说儿孙满堂是福气,可是他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是欠了这些人似的,擦完这个的屁股,又要去给那个擦屁股。

  “回房去,老子还没死。别哭哭啼啼的跟个娘么似的。”老太爷用拐棍杵了杵楚瑜的肩膀,然后起身往正厅走去。雨下得很大,屋檐上的水珠连成了线往下落着。楚老太爷停下脚步,伸手接了一捧雨水,然后撒手将它们撒落了下去。

  “老太爷...”跟在身后的老妈子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我没事,老二回来没有?打电话给我的那些个老伙计了么?”楚老太爷甩了甩手,然后拄着拐棍顺着长廊向前走着道。宅子,是当年满清某个王爷的宅子。进了帝都,因为他有大功在身,上边把宅子给了他。这一住,就住了一辈子。他在这里成婚,在这里开枝散叶,看着子嗣们一步步达到常人难以达到的高度。他心里清楚得很,后人们能够走得如此顺风顺水,跟他们的能力关系不大。是因为他这个元勋,还没死,上下都要给点面子。

  “二少爷还没回来,电话都打过了,只是今日似乎都很忙。有的在出差,有的抱病在身。太爷这约,不如改日好一些。”老妈子皱了皱眉说道。

  “大家都很忙啊,忙点好,忙点好!”楚老太爷闻言紧握了握拳头说道。

  “物极必反,你有没有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老太爷朝前走了几步,忽然问身后的老妈子道。

  “否极泰来倒是很有道理,老太爷您说呢?”老妈子拢着手,紧跟在他身后答道。

  “你的这张嘴,也变得油滑了。如今我想听句真话,也听不到咯。那位今天出国访问了,就在今天。你知道这里头的含义么?”老太爷笑了笑道。

  “国事繁忙,往日不也这般经常出去么。”老妈子脚下顿了顿,然后低声回道。

  “若真是如此,就好咯。怕就怕他,要借此机会敲山震虎,杀鸡骇猴啊。有些人啊,不是忙。而是今日,不敢来赴我这个约。楚家...唉!”老太爷轻叹了一声。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这话还真是有道理。”老太爷走进了正厅,坐在太师椅上看着廊前雨水形成的珠帘说道。

  “老太爷还在,总会雨过天晴的。”老妈子手里拿了根白蜡杆子,就那么站在老太爷身后说道。

  “父亲...”楚连声撑着伞,领着一个穿着道袍,留有三寸青须,手提一柄长剑的中年道人走了进来。道人年岁比他小,辈分却是比他高。此时看起来,似乎身手也在他之上的样子。

  :“+?首发M

  “常青观肖三变拜见楚老太爷!”道人收了伞,将剑递给楚连生后走到楚老太爷的跟前,郑重一稽首道。

  “肖道长远道而来,还请上座。来人,上好茶。”楚老太爷微微点头算是还了礼,然后高声喝道。这是老二请来助拳的,他心里门儿清。今时今日,往昔人来人往的楚家,居然只有这个道人敢登门。楚老太爷心中轻叹一声,对肖三变的态度也就好了许多。要知道在往日,僧道丐之流,可是他最见不得的三种人。

  “噼啪!”一道银蛇扭曲下来,震得廊前一阵颤动。

  我提着剑,撑着伞,缓步走在街上。风雨吹拂着我的灰麻斜襟长袍,将下摆吹打得猎猎作响。我脚上的千层底布鞋已经完全被打湿,不理会路人诧异的眼神,我依然朝前迈动着沉稳的脚步。经过一家文房四宝的店铺,我停下了脚步。挑选了几支毛笔和裁剪好的纸张,又买了一块砚台和一小块墨,我出了店门继续朝前走着。

  下午4点半,我来到了楚家宅邸的门前。雨依然那么大,我撑着伞站在楚家大门前,静静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6点,雨收云开,楚家的大门被人打开了。

  “呛啷!”我收了伞,将剑在手中挽了一道剑花,用力插进了身前的地下。

  “赶紧走!”两个警卫从门里出来,手扶在腰间对我呵斥道。

  “程小凡,前来拜庄!”我微微冲他们一拱手道。

  “我管你是谁,拿着你的剑,赶紧走!”警卫对视了一眼,然后快步朝我走了过来。

  “砰砰砰,啪!”我一个箭步上前,三拳两脚将警卫扔到了一边。

  “程小凡,前来拜庄。”我脚下一跺,运足了道力朝楚宅里大声吼道。一道涟漪从我身上直推出去,将我的声音送进宅内之时,也将我身前的石板路扫了个一干二净。

  “何人在此喧哗!”几个孔武有力的汉子从门后涌了出来。

  “纤纤,帮我研墨!”我一撩长袍,盘膝坐在地上,摊开纸笔后对顾纤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