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12章 恶斗
  事发突然,我来不及起手相抗就被老妈子手中的白蜡杆子接连击中。拳怕少壮,棍怕老郎。老妈子手中的那根棍,被她舞动得密不透风,棍影翻飞之间我当时就被她敲打出了正厅。

  “老太爷说了,送客!”砰一声,老妈子的棍点在我身前的地面上,将一块青砖敲了个粉碎后收手说道。

  “好棍法!”我揉身,沉腰,舒臂,反掌,摆足了架势后对老妈子说道。

  “老太爷说了,送客!”老妈子见我还站在那里。手中长棍点地,人借棍势,双腿噼啪一声响弹向了我的胸腹。我见势一抬手,架住了她的双腿。不等我挥掌拍出,老妈子手中的长棍再度点地,整个人顺势扭转得如同陀螺一般摆脱了我的纠缠。

  C最K新章节上

  “啪啪啪!”一个回身双脚落地,她双手虚握棍身朝着我就抖出了三棍。我脚下一个错步往后避让开去,就听得身前如同春雷炸响一般连爆三声。方才立足之处已经是被老妈子敲得瓦砾横飞。

  “嗡嗡嗡!”一击不中,老妈子棍盘腰间,一个转身借力朝我抽了过来。

  “嗡,啪!”我一抬臂格挡住了这一棍,却不料那白蜡杆子如同安了弹簧一般,受力之后猛地弯曲成弓猛地朝我背后抽了一记。

  “嗡嗡嗡!”一抖手将棍抖直,老妈子得势不让人的双手舞棍一个大风车就朝我撩了过来。

  “啪啪啪啪!”我接连后退着,眼前一片棍影翻飞,地上的青砖随着白蜡杆子的舞动一块接一块地被撩上半空。

  “呜嗡!”老妈子脚下一顿,止住了前冲之势,手中的棍棒朝其身送去。就当我以为她力竭,想趁着她中门大开的时候进行反击之时,就见她身体一个前倾,甩起一脚点中棍头,整根白蜡杆子犹如离弦之箭般朝我点了过来。

  “砰砰砰,啪!”我慌忙抬臂想要缠住棍身,然后卸掉那股子力道。可是老妈子一直身,双手握棍两条臂膀那么一拧。白蜡杆子螺旋而至,挣脱了我搭上去的手掌,一下点在我的胸口。

  “啪啪啪!”我脚下连退三步,踩碎了三块青砖后方才站稳脚跟。

  “老太爷说了,送客!”老妈子单手持棍,棍身斜搭身侧,抬起一只手对我示意道。我回头看了看,再退一步,便出了三进庭院的大门。

  “官人!”脑海中传来顾纤纤关切的声音。

  “你不要动!”我心中对她嘱咐一句,然后微闭双目对着老妈子摆出了一个太极起手式。想要我退,断然不能。

  “既然不退,那便让我打碎你的横练功夫。”老妈子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一抖棍身朝我抽来道。罡风扑面,她的力道较之刚才,又盛了几分。

  “啪!”木棍抽到我的肩胛上方,我微一侧身,左手把住白蜡杆子。紧接着不等老妈子抽棍再攻,右手托住棍身双手相对那么一震,白蜡杆子当时就发出一阵剧烈的颤动。

  “哼!”老妈子张腋夹住棍身,一甩左腿,一个鞭腿就朝我的太阳穴踢来。

  “啪啪!”我欺身而进,松开木棍抬左手格挡住她的鞭腿。右手右掌变拳,一拳打在了她的委中穴上。委中穴被重击,老妈子整条腿当时就失了几分力度。我双手抱住她的左腿,一个转身就将她朝身后摔去。老妈子身处半空临危不乱,手中长棍点地找回了重心,右脚屈伸之间就踢向了我的后背心。

  “嘭!”一脚将我踢了个踉跄,老妈子双腿落地,整个身子亦是踉跄了一步。

  “你看,送客送客,哪里有客人没走,主人先行的道理。”我缓缓回身对她笑道。此时我的位置跟老妈子的位置对调了过来,她是背对庭院的大门,而我则是面对大门。

  “咔哒!”老妈子面色深沉了下来,反手从腰后取下一物,抬手之间卡在了白蜡杆子上。我定睛一看,然后面色凝重起来。枪头,老妈子套上去的俨然是一截无华的枪头。这老妪,是打出真火来了。

  “走不走!”老妈子缓缓抬枪问我道。

  “原来你还是个舞枪弄棒的高手,失敬!”我摇摇头,拱手对她说道。

  “那就别怪我出手狠辣了,瑶门锁喉枪,你记住了!”老妈子脚下一跺,枪扎一条线对着我的胸腹就扎了过来。

  “踏踏踏!”我脚下连退几步,避让开她的锋芒。

  “你躲不掉的!”老妈子双手持枪,运腰腹之力于上,整支枪身颤动得如同蛟龙出海一般朝我点来。点点寒星在我眼前辉映,不知道哪一点是真,哪一点是假。

  “噗噗噗!”三枪点在我的双肩肩胛,还有喉头之处。我被枪尖上传来的力道捅得再退几步。

  “你居然把横练功夫练至大成之境了?”见我不倒,老妈子很是诧异道。

  “我看你的功力能够支撑到几时!”接着她平端长枪,沉腰朝我冲了过来。没有那么多的花哨,只是平端着长枪,就足以让人感到那股子杀气透体而过。

  “呛啷!”我的手掌触碰到了一物,电光火石之间我侧头一看,却是方才被我抛于廊前的那柄青锋。反手握住剑柄,我拔剑而出!

  “锁喉枪,枪中王,枪枪锁喉最难防。父亲,想不到您身边一直跟着这么个高手。这下,儿子却是放心了。”厅内观战的楚连声回头对楚老太爷躬身说道。

  “尘埃未落,还言之过早。”楚老太爷起身走到廊前,拄拐说道。

  “枪棒我已经领教过,换你来领教领教我的剑法了。”我一抖剑身,叮嘡叮揉身挥剑接连点在老妈子的枪尖上道。

  “来!”老妈子一跺脚,双臂舞枪对着我的咽喉就连扎出数枪。枪花朵朵直逼我的咽喉。

  “嘡嘡嘡!”我亦挥剑而上,道道剑影直迎而上,枪尖剑锋相撞之处迸发出朵朵火星。一时间我们打了个难舍难分。老妈子久攻不下,一个撤步回身,枪身一抖一个回马枪扎向我的咽喉。

  “小心我的剑!”我一抖剑身,抖手一个一剑化三清对她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