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15章 还愿
  “哦哟,小凡你是老有腔调的啦。”望江阁包场,这是我答应过老杜和金毛的。老杜带了很多的小年轻一起过来了,都是他那个小街上的。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40来岁的女人。女人紧挽着老杜,亦步亦趋着。从正厅走到露台,遥望着缓缓流过的黄浦江,老杜用手捋了捋头发对我笑道。

  “请有腔调的老杜吃饭,我再没有腔调怎么行。金毛,那天你爸揍没揍你?”我打了个响指,服务生们搬来一箱子烟草开始给来宾们逐一分发着。客人很多,我不可能去挨个的撒烟,只有把烟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拆开抽了。

  “揍了个半死,我说我参与了一件大事情。他抬手就给了我一个巴掌,问我是不是跟人去抢银行了。”金毛挠挠头回答我道。

  “儿子挨老子的揍正常的很,被人误会也正常得很。这些,都是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经历。没有经历,以后怎么创造属于你的辉煌。”我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可是真的很疼啊小凡哥!”黄毛摸了摸脸颊,似乎还在回味着那晚挨的那一巴掌。

  “拿回去,跟你爸说这是你挣的。老杜,这是你的那份。对了,黄毛的这份你给他送去,不然我估计他爸又会怀疑他打劫了。”我拉开包,从里边拿出两沓钞票出来说道。

  “你不是说,等我把事情办完给你万儿八千的你也不会推辞么。这里是一万,别嫌少,嫌少也没多的。”见老杜想要推辞,我跟他玩笑着道。

  “这是我的名片,以后遇到什么事情为难了,可以打这个电话。”等老杜把钱收好,我又递给他和金毛一人一张名片道。名片除了一个电话号码,什么都没有。迄今为止,我的名片仅仅只发出去不到五张。每一张,都代表着我欠对方一个人情。

  “哦哟,这个老板你是怎么认识的?老阔气的啦。”女人替老杜把盘子里的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端到他的面前低声问道。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是这个道理呀。你们女人不懂的!”老杜靠坐在椅子上,遥望着夜色中的黄浦江对身边的女人说道。

  “宇熙的脚不是很方便,来不了。她托我谢谢你。”刘嵬身上还缠着绷带,他倒了一杯白水,走到我面前低声道。

  “谢什么,当日换做是我被擒,你们也一样会去救我的。”我起身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说道。

  “国家领导人今日颁发主席令,就新一轮的精兵简政工作做出了明确的指示......另据高院发布的消息,近期会对一批涉及到官员或其子女的案件进行判决......高院院长今日说,不管有多大压力,多大的阻力,对方有多大的背景,都不会影响到案件最终的判决结果。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一次将得到彻底的执行。国家领导人还说,不管是苍蝇,还是老虎,只要触犯了法律,就必定会得到相应的严惩......”

  宴后,我将众人一一送上车。外滩上的大屏幕里,播放着最新的新闻。我抬头看了看屏幕,点了支烟转身靠在护栏上微微一笑。不管怎么样,我已尽我所能让一些人得到了惩罚。这种程度,已经是我所能办到的极限。想要再进一步,除非我成为阳间的钟馗,干他在阴间正在干的事情。

  “嗯?你们怎么还没走?”一支烟抽完,我一回头,就看见上官牧还有黄苹两人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我。

  “你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上官牧轻声说道。

  “活在这个世界上,谁还没有点小秘密呢。许下的愿已经完成,明天我就回去了。如果以后有机会,欢迎你们去小城找我。”我分别给了他们一个拥抱说道。

  “我们明天也要离开了。”黄苹很上官牧对视了一眼,然后对我说道。

  “去哪里?”我靠在护栏上问她。

  “日本!”上官牧走到我面前低声答道。

  “哟西!”我抬手轻捶了捶他的肩膀。

  “坐全日空过去,然后日比谷一定要去看看。”我挑了挑眉毛,对上官牧说道。

  “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时候会很正经,有时候会很不正经。”上官牧挠挠头道。

  “在恰当的地方干恰当的事情,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好啦,我回酒店睡觉啦,预祝你们一路平安。撒哟拉拉!”我大笑几声,转身朝酒店方向走去道。走了几步,我对身后的上官牧和黄苹挥挥手道。

  “再见!”身后传来上官牧的声音。

  “喂,你们快点儿,老子一个人搬不动。”夜深,路上开始出现一些醉酒的男女。三个男人正把一个醉倒在花坛里的姑娘往身上扛。看着他们兴奋的神情,我就知道稍后他们必将化身为泰迪。

  “放,放开我!”姑娘还有一点清醒的意识。甩着手不停地拍打着身前的汉子。

  “拦车,拦车。”抱着姑娘的汉子对身边的同伴催促着。

  “放开我,呕!”一番折腾,姑娘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张嘴,犹如苍龙出水般吐了那人一身。

  “臭表子,老子这个月工资才买的衣裳。”那人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污秽,心疼之余一巴掌甩姑娘脸上道。姑娘被一巴掌扇进了花坛,就那么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失去了意识。

  ({最'9新U章节上?1‘=

  “妈的,老子就在这里办了你。”将身上的外套一拖,甩了甩上头的污渍后那人解着裤带道。

  “做泰迪都做不好,还把毛给弄脏了,你也是真够失败的。”我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靠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说道。

  “特么关你吊事,滚,赶紧滚。”那人一回头,冲我挥了挥拳头道。

  “嗤!”我嘴角哂笑着屈指一弹,烟头打着转落到了他的脸上。

  “喂,110?我路上捡了一只泰迪!不是,有人在路上未遂...”三拳两脚揍翻了三个汉子,我拿出电话拨通了110。

  “这特么,老子是不是又多管闲事了?”等警察来了,把后续的手续办完,我目送着被抬上车的妹子还有那几个被押上车的汉子挠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