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19章 往事悠悠
  “妈你急什么......谁就跟她保持联系了。”刘建军扔了支烟给我,然后埋怨了母亲一句。我跟顾翩翩她们坐在一起,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母子俩。

  “阿姨吃得惯辣吧?”姑娘从厨房探头出来脆声问道。

  “吃得惯吃得惯!”刘家妈妈闻声眉开眼笑的答应着。

  一顿饭吃得有些尴尬,刘建军很少跟人姑娘交流。只是她的妈妈不停地往姑娘碗里夹着菜。饭后,姑娘坐了一会儿起身准备告辞。刘家妈妈极力邀请姑娘就住家里,姑娘看起来也有几分留宿的意思,奈何刘建军没那个想法。换好了鞋,不顾姑娘幽怨的眼神,硬是将人家送回了宾馆。正主走了,我陪着刘家妈妈东扯西拉了几句,也起身告辞准备回家。

  “刘建军为啥对人姑娘不怎么待见的样子啊?我看那姑娘挺漂亮的啊!”走在回家的路上,顾翩翩挽着我的胳膊问道。

  “伤了心,就很难弥补得回来了。”那姑娘跟刘建军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去打听过。这是人家的隐私,同时也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四处宣扬的事情。作为朋友,不应该去揭人家的伤疤。就如同现在很多人,都喜欢打听人家为啥分手,为啥休学之类的事情一样。看似关心,其实这些人是在往人家心里捅刀子。人家难受了,于是他们痛快了。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这辈子会过得顺风顺水,又何必刻意去让人不痛快呢。人家不痛快了,也得不到半文钱的实惠。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少做为佳!

  “伤了心?”顾翩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挽着我的胳膊默默往前走着。这一点,她跟我差不多。人家不乐意说的,她从来不会去刨根问底。

  “那啥,睡没?没睡过来陪我喝一杯。”前脚到家,后脚刘建军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喝一杯就喝一杯。”我安置好顾翩翩她们,往门外走去道。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跟刘建军约好了见面的地方,我晃荡着过去了。这一次,他没有再选择楼下的那个烧烤摊。而是找了一家像样的酒楼,要了个小包厢。进门坐下,菜上来之后,他示意服务员把门带上后问我道。

  “我又不是老太太,没事打听你隐私干嘛?你愿意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愿意说,我问也白问不是?你喝白的,我喝啤的。”我拧开酒瓶,往他杯子里倒了半杯酒说道。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心情不好的人,喝酒容易醉。半杯,技能活血,又不至于醉酒,刚好!

  “前年她跟我过来,这事儿你是知道的。”刘建军拿起一瓶啤酒,嘭一声起开放我面前说道。闻言我点了点头。

  “后面的事情,我谁也没说,生在心里憋了两年。”刘建军端起酒杯对我示意了一下,准备昂脖干掉。却被我一伸手,给挡了下来。

  “慢慢喝,慢慢说,你特么喝醉了,老子背不动你。万一你再乱个性祸祸个把小姑娘啥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于一旦了。”我将桌上的烤串挪到他面前笑道。

  “当时,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对她说,要是她愿意嫁过来。我厚着脸皮去求人,也要帮她弄一张调令调到我的身边。”刘建军很罕见的没有反驳我,而是拿了根串儿啃了起来。

  “你特么吱个声好不好?老子一个人自说自话没意思。”见我撑着下巴坐在一旁看着他,刘建军端起杯子呡了一口冲我道。

  “吱!”我咧咧嘴吱了一声。

  “小凡,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开心一点。可是我特么,开心不起来啊!”刘建军笑了,然后又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拍拍他的肩膀,端起酒杯将啤酒喝了个干净。这是刘建军第二次在我面前流眼泪,第一次,还是在黑龙江七台河那里,他的战友牺牲的时候。

  “完了她说,我家条件也就那个样,她喜欢我,可是不想嫁过来过这种紧巴巴的日子。我说总会慢慢好起来的,我俩的工资加起来,在小城也能活得不错。她说她不想靠死工资过日子,她不想等以后自己还不到40岁,看起来却50多了。”刘建军抹了把脸,双手捧着杯子低头道。

  “是,她没错。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嘛。谁愿意跟着人吃苦呢,设身处地的想想,要是我有个闺女,我也不希望她嫁给人家吃苦。”刘建军抬起头冲我笑笑,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干了。我没有阻拦他,只是给他夹了一筷子菜,然后把酒瓶放到了他的面前。

  “当时她走的时候吧,你不知道多决绝。我曾经想着,是不是这辈子我都忘不了她了。”刘建军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半杯酒之后把盖子给拧上了。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刘建军对我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今天再见,我居然找不到两年前的那种感觉你知道吗?我居然把她给忘了。刚才送她去宾馆,她不让我走。”刘建军将酒瓶放到身后的地上,轻轻顿了顿杯子接着说道。

  “可你还是走了。你不是对她没感觉了,只是你当时被她伤得太深。说实话,你心里难免会有一丝报复的心理在作祟。地位不同了,以前你觉得她高不可攀,现在你俩的位置调了个个儿。”我耸耸肩对刘建军说道。

  “或许吧,或许是有这种心理。你说我该怎么办?跟她重新开始?”刘建军喝了口酒后问我。

  “你的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做。40多的大老爷们了,相信你不会因为头脑发热而做出什么违背内心的事情来。”我能怎么说呢,鼓励他重新开始?怂恿她拒绝人家?不管怎么说,都不合适。鞋是人家的,是穿,是扔,全凭他高兴!

  看~☆正yx版章%节}上!K

  “今天拉你出来扯了许多,这么晚回去你家那两位又要对我有意见了。”一直坐到夜里11点,酒楼要打烊了,我们才结账出来。顺着马路朝前走着,刘建军长吁一口气对我说道。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一辆解放卡车仰面而来,车上传来齐整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