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25章 消失的上官牧
  “上官桑?上官桑?”上官牧给黄苹发完信息,头一歪就趴到了桌上,顺带着还带翻了一只碗。老板见状起身来到他身边,轻轻推搡了他几下。见上官牧没有反应,这才面露喜色的将他架起来往后厨走去。

  “啊嘶,看不出来你这么瘦小的一个人,居然还挺沉的。”监视屏里,镜头摇晃着传来了老板的喘息声。黄苹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拔出手枪咔哒一声把子弹给顶上了火。镜头一阵剧烈的晃动,然后发出一声细微的啪嗒坠地声。透过镜头,黄苹可以清楚地看到地板砖上没有完全擦洗干净的油渍还有老板的背影。此时老板将上官牧放到后门上靠着,自己则是拿了一个大麻袋往他头上套去。将麻袋在上官牧身上从头套到脚,然后又拿了根麻绳将袋口扎紧,老板这才拍拍手直起身来擦抹着额头上的汗水。

  “啊嘶,么西么西...”等把气儿给喘匀实了,老板拿出手机开始跟人联系着。而黄苹则是将枪插回绑扎在小腿上的枪套里,迈步就往楼下跑去。

  “就一个?”黄苹躲在巷口的电线杆子后边,侧耳听着老板和货车司机之间的对话。她决定,稍后给他们来个人赃并获。

  “你们要的数量太大,最近学校因为学生失踪的事情已经报警了,中国大使馆也在给警视厅施压。加上这几天前来应聘的人比以前少了许多,我已经尽力了。等下周吧,下周或许能多弄几个。”老板低声跟司机解释着自己面临的困难。

  “好吧,下周最少给我三个,能办到吗?”司机靠坐在驾驶室里拍拍方向盘说道。

  “我尽力,实在不行,我把店里那两个老员工给你。”老板咬咬牙说道。

  “哈哈哈,哟西,拿去吧。哈哈哈!”司机闻言看了老板半晌,发出几声大笑后从怀里摸出一张支票递给了他。

  “哼哼哼,这是200万的支票。以为你能弄来两个的,不过看你诚心诚意为我们办事的份上,就先预支给你了。好好干,黑龙会不会亏待你的。”司机轻笑了几声,抬手拍拍老板的肩膀说道。

  “哈依,哈依!”老板喜不自胜的将支票纳入怀中,然后点头哈腰的连连鞠躬着。

  “举手,抱头,蹲下。”黄苹听到这里,拔出枪从电线杆子后头闪身出来对着老板和司机沉声道。

  “游桑,交给你了。”司机面色一变,对老板沉声说完发动货车就朝巷子那头窜去。

  “啪啪啪。”黄苹对着货车后胎就是几枪,眼看着子弹打穿了车胎。就在她以为货车会被逼停的时候,却见货车如同闯进了一片涟漪之中,忽隐忽现了几下之后彻底消失无踪。

  “马鹿野郎。”老板看着货车消失的方向大骂了一声,然后双手抱头蹲了下去。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家手里可是有枪的。

  “叭叭叭...”街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警笛声,还有一个女警用高音喇叭在那里念叨着雅蠛蝶裹达赛什么什么的....。黄苹扭头看了看巷外,一咬牙收枪转身朝外面跑去。她不能暴露了身份,得尽早离开这里。至于上官牧和那辆货车,她决定回去之后向组织汇报再行定夺。见黄苹跑了,居酒屋的老板长吁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趁着警车还没过来,他也赶紧转身钻回了店内,反手将后门锁了个严严实实。他也不想找麻烦,更不想跟这些警察们打交道。他干的事情,经不起人家的推敲。

  “货车载着上官,就那么从你眼前消失了?”躲在街角等那些警察们离开之后,黄苹返回出租屋把所有的线索都清理掉才拐弯抹角的回到了驻地。等她把情况汇报完,国安东京组组长双手搓着脸颊问她。

  “是的组长。”黄苹一个立正回答道。

  “你先回去休息,这件事我要向上级汇报。”要不是组长了解到黄苹在来日本之前那些事情,他真的很怀疑这个同志的立场是不是有了改变。就那么凭空消失了?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组长点了一支烟,对黄苹摆摆手道。

  Yc更mr新最{w快6上8‘0

  “老沈呐,哈哈哈,这么晚了打电话给你,没有打扰你休息吧?最近身体还好吧?什么时候我们聚一聚?”凌晨两点半,沈从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从睡梦中吵醒了。摸索着接通了电话,里边传来了一阵爽朗的声音。国安部的老赵?这么晚他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沈从良将床头灯给扯亮,从床上翻身起来靠在床头纳闷着。

  “你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有大半年没给我打电话了吧?这大半夜的,有屁快放。”沈从良将烟斗拿过来,划着了火柴点上之后说道。

  “有这种事情?你确认你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电话里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动之后,沈从良皱着眉头抽了口烟问道。

  “确认?信得过的同志反馈回来的消息?你想我怎么帮?”电话里又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沈从良沉思了一下,将烟斗里的灰烬磕到烟灰缸里问道。

  “一切开销你们负责。人家过去之后,我丑话说在前头,他想做什么,想怎么做,你们只有配合,不许质疑。”沈从良抬手捏了捏眉心对电话那头说道。

  “就照你说的办,抓紧安排吧老兄,时间不等人啊。我们的同志现在生死未卜,尽快尽快啊。”

  “我马上去安排。”沈从良轻叹一声,挂断了电话。

  “呜...呜...呜...”隐约间,我感觉到枕头下的手机发出一阵震动。将手摸到枕头底下,我拿出手机随手划拉了一下。

  “有话说,有屁放。要是有我的包裹在邮政,麻烦你给我扔了。要是我中了大奖,麻烦你把奖品变卖了然后把钱给我......”打了个哈欠,我翻了个身对着手机嘟囔着。

  “我是沈从良,你国安的那个朋友上官牧......”电话里的声音让我半点睡意都没有了。

  “上官牧?你等等,等等,我醒醒神再说。”我搓了搓脸颊,翻身而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