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26章 主动出击
  “欢迎搭乘全日空航空......”飞机上,空姐儿甜美的声音在机舱内响起。全日空,多好的名字。如果把它当成诅咒的话,将是所有男人的噩梦。或许,也将是所有女人的噩梦?

  “黄苹,我是程小凡。”下了飞机跟随着其他乘客往机场外走去,老远就看见了我的熟人黄苹。我知道她是来接我的,走到她面前,我低声跟她打了声招呼。

  “你?”黄苹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诧异着。

  “换了张脸而已,毕竟太多人认识我了。”我耸耸肩对黄苹笑道。

  “走吧,要不是你的声音没变,我还真认不出你。”黄苹轻轻捶了我一下,然后很自然的挽起了我的胳膊。

  “上官到底是怎么回事?待会你把详细的情况跟我说一遍。”出了机场,跟着黄苹上了一辆车后我问她道。

  “喂,吃饭!”上官牧坐在房子的角落里,看着眼前的那些人。已经来这里一天一夜了,除了送饭送水的时候那扇铁门会被打开之外,其他的时间任凭在屋子里怎么折腾,都没人来搭理。房间的角落里有一个洗脸池和马桶,洗漱还有入厕都集中在那里。没有人来清理,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尿骚味。门被打开了,两个胳膊上纹着一只黑龙爪的大汉提着两个木桶走了进来。

  “吃一点儿吧,总得活下去。”上官牧没有动弹,依旧靠坐在墙角。他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机会看看门外。他想找个机会,或者自己从这里出去,或者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不过现在看起来,成功的机会很渺茫。一个面相很善的同龄人手里端着两碗饭,递给了他一碗说道。黏糊糊的米饭,外加一块腌萝卜就是他们的午餐。上官牧看了看碗里的东西,对那人摇头笑了笑。

  “你现在扛得住,再过两天就扛不住了。而且,让他们知道你不吃饭,会打你的。”那人将饭碗放到上官牧的脚边,用手往嘴里划拉着米饭说道。

  “你叫什么?”上官牧伸手拈起碗里的那条腌萝卜,送进嘴里咬了一口问道。萝卜散发着一股子酸臭味,让上官牧一阵作呕。

  “金华!”那人见上官牧是真的难以下咽,将他面前的饭拿过去扒了起来道。

  “你呢?”扒了几口,金华停下手里的动作问道。

  “你叫我上官吧。你来几天了?”上官牧靠在墙上问金华。

  “差不多有一礼拜了?或许四五天吧,在这里不见天日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来了多久。不过这种饭,我吃了十顿。”金华将碗底最后一点米饭用手指刮干净了送到嘴里说道。那半根酸臭的腌萝卜,则是最后才舍得送进嘴里。

  “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知道他们把人关在这里,准备干什么么?”上官牧低声问着金华。

  “我在一家居酒屋打工,然后被老板灌醉了,等我醒过来就到了这里。干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比我先来的那些人,很多已经不在了。”金华摇摇头对上官牧道。

  “我们一样,我也是这么进来的。”上官牧冲金华笑了笑说道。

  “喂,你们两个,出来!”靠在墙壁上假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道铁门再度被人打开,还是送饭的那两个大汉走进来。他们环视了一下屋子,然后踢了踢进来得更早的那两个人。

  √首{发

  “今晚你们可以吃顿好的,然后享受一下温泉。”等那两人睁开眼,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他们大笑着说道。

  “不要羡慕他们,过几天你们也一样可以享受这个待遇。有美女帮你们搓澡,还能吃到豪华的大餐,很期待吧?哈哈哈!”伸手提着那两人的衣领子,关门的那一霎那,他们看着屋里剩下的人说道。说完,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们不会回来了,上次也是这样,被带走了,就没有回来。可能下次,就轮到我了吧。”金华看了看跟自己一起进来的那两个人,又看了看身边的上官牧说道。

  “或许...别多想了...”上官牧想安慰金华两句,可是安慰的话语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或许他们去吃顿大餐,享受一次男女共浴,人家就放他们走了?这种好事,上官牧自己都不相信。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什么么?”金华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往上官牧这边靠了靠说道。

  “什么?”上官牧反问他。

  “我想吃一顿妈妈包的饺子。以前在家的时候,老是嫌弃饺子馅儿大了。现在吧,要是有那么大馅儿的饺子,我觉得我能吃下去3碗。不,4碗!”金华摸了摸咕噜作响的肚子,揉揉鼻子冲上官牧比划着道。

  “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时难。好好儿学习,不管走到哪儿,我们最后的归宿还是家乡。”上官牧拍拍金华肩头的灰尘对他说道。

  “程小凡同志,你觉得,我们是继续等下去,还是主动出击?等下去的话,或许那几家居酒屋,还会刊登招工启事。那时候我们可以派同志趁机混进去,然后看看能不能找到上官牧。”一家华人开的餐厅包厢里,我正慢条斯理的吃着已经日本味十足的菜肴。坐在我身边的国安组长低声征询着我的意见。

  “为什么要等,上次黄苹已经让他们成了惊弓之鸟。我想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再有动作。我们有时间等,上官牧却不见得有那个时间。稍后我会去上官牧出事的那家居酒屋。”我放下筷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

  “你不要莽撞,万一你的面孔被警视厅或者日方的特工记录下来......”组长按住我的手低声道。干这一行的,稳在先,狠在后。

  “除非我愿意,不然没人能记录下我的面孔。”我冲他笑了笑说道。

  “空吧哇,多佐.....”我外面套着一件风衣,头顶戴着一顶礼帽走进了居酒屋。屋子里坐满了酒客,老板跟我打着招呼,将我引到了角落处的一张空台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