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28章 吃饱好揍人
  “哐啷!”中田将游老板的尸体掀进了集装箱,然后把门锁了。稍过片刻,车身微微颤动了几下,沿着巷子就朝前开去。我抬起腕子看了看时间,子夜1点。一个小时之后车停了下来,我赶紧缩回麻袋继续装晕。

  “最近不怎么样啊中田君,怎么才两个?”车厢门被打开之后,走过来两个大汉朝里面看了看说道。

  “不,只有一个,你们把麻袋里的那个卸下来。我要把那具尸体拿去埋了。跟上面说一声,最近风声比较紧,找供品的事情要缓一缓。”中田靠在门边点了支烟对那两个人说道。

  “你把谁杀了?”两人上车将我往车下搬着问道。

  “一个靠不住的支那人,杀了就杀了吧,反正也没有人会为他出头。”中田吸了口烟不以为意道。

  “那倒也是,辛苦了中田君,改天我们一起喝一杯。”两个大汉将我扔到一辆拖车上,喘了口气回身对准备上车离开的中田说道。

  “走了!”中田将烟蒂扔到脚下踩灭了,拉开车门翻身上了车道。

  “一个...”两个汉子推着推车朝门里走着摇头道。

  “一个就一个吧,反正这活儿也不是我们去干的,上边怪罪下来也不关我们的事情。”

  “那倒也是...”

  “哗!”两人在我身上搜摸了一番,将烟呐,钱包儿啊,还有手机都拿走之后一勺冷水泼到我的脸上,我很配合的睁开了眼睛。

  ☆y更u新t最快6上

  “你的,进去。”两人将我从地上拎起来,打开铁门将我推搡进了一间屋子。屋子里充斥着汗酸味和尿骚味。地上蜷缩着几个男人,听见门响,他们纷纷抬起头朝门口这边看了过来。

  “嘘!”我双手抱在身前,走到墙角处蹲坐了下来。两个日本人见我老实,也就放下心来把铁门给关上了。等门锁上,我用胳膊肘轻轻顶了顶身边的上官牧。

  “嗯?”上官牧有些疑惑的侧过头看了我一眼。

  “是我。”我揉揉鼻子低声对他说道。

  “特么,你咋也进来了?不是,你咋也来日本了?”上官牧一下子就听出了我的声音。抬手抓住我的胳膊,嘴里又惊又喜的低声问我。

  “还不是你小子失踪了,让国安的人急眼了么。怎么样?在这儿住得还习惯?”我揉揉鼻子对身旁的上官牧笑道。

  “习惯个屁,顿顿烂米饭加臭萝卜,我正寻思着要不要把那两个看守给弄死然后闯出去再说呢。”上官牧已经失去了耐性,被关在这里,他什么情况都打听不到。闯出去,说不定还能有点新的发现。最起码,他不想让自己就这么陷在里头。

  “哥,你们要逃啊?带上我们吧。”屋子里头很安静,安静得除了我跟上官牧在那里窃窃私语,余者连个放屁磨牙的人都没有。躺一旁的哥们儿或许是听清了我们在说什么,一翻身拉住上官牧的胳膊就央求起来。

  “嘘,嘘!”上官牧反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同时对剩下的两人噘嘴提示着他们噤声。

  “都是中国人?”我看了看他们问道。

  “都是!”上官牧低声回了我一句。

  “我琢磨琢磨,大家都别急,真要走,肯定会带上你们一起的。”我靠在墙上,屈膝坐在那里安抚着众人的情绪道。走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在于,我想弄明白这个黑龙会,抓这么多中国人来做什么?他们口中的那个供品,又到底是供奉什么东西的。

  思来想去,我决定不能这么就走了。不把这事儿弄明白,保不齐以后还会有中国人被坑。我决定等两天再说,而且上官牧也告诉我,每隔几天,那些人都会过来带走几个人。我想等下次他们再来带人的人,主动要求跟他们走。

  “喂,你们两个,起来跟我们走。”过了两天,那些人果然如同上官牧所说的那样过来带人了。

  “我能去么?我能去么?听说有美女同浴,还有大餐可以吃。”我闻言跟屋内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起身对那两个鬼子点头哈腰的道。

  “我也要去。”这都是之前商量好了的,见我开口了,其他人纷纷涌过来说道。俩鬼子还是头一次见人这么踊跃的,一时间站在那里相视大笑了起来。

  “真是...那你们打一架,谁赢了谁去怎么样?泽尻君,你认为我这个主意怎么样?”一个鬼子环臂抱胸在那里挑着眉毛道。

  “哟西龟田君的主意不错!”泽尻手托着下巴连连点头。

  “嘭嘭!”我跟上官牧几拳将其他人打倒在地,然后双双站在俩鬼子跟前赔笑着。

  “泽尻太君,龟田太君,您看我们可以去享受美食和姑娘了吧?嘿嘿嘿!”我双手拢在袖子里,抬起胳膊擦了擦鼻涕憨笑道。

  “哟西,你的不错,走吧!”泽尻拍拍我的肩膀,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这是一处充斥着和风的宅院,四下里都是低矮的房子,最外围是一圈围墙。我们现在正跟在俩鬼子身后朝正中央的那幢三层木楼走去。这幢木楼,是这片宅院当中最高的房子。通体木质构造,外边刷着黑漆,仅有门窗户扇等是用白纸蒙糊上的。几盏白灯笼悬挂在廊下,给人一种灵堂的感觉。

  “登登登...”拉开门,俩鬼子冲我们示意了一下。等我跟上官牧走进去之后,坐在墙角处的琴师便开始拨动着琴弦弹起了三弦琴。两个身穿着和服,脸上抹得跟鬼似的女人手拿折扇,开始轻舞了起来。

  “还是给我饭吧!”看着桌上看似精致,然而份量却少得可怜的鱼片儿,鱼籽儿,螃蟹腿儿什么的。我盘腿坐下对正上着菜的侍女说道。两天没怎么吃了,我得吃饱了,待会才有力气揍人。

  “请把饭锅端来谢谢。”连续要了两碗饭,我依然觉得肚子是空的。抹抹嘴,我对站在门口处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的侍女招手道。同时在心里腹诽着:特么老子吃着你看着,老子坐着你站着,你还有脸来鄙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