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32章 寻求合作
  “国师,黑龙会会首头山正先生求见。”凌晨5点,久保龙彦正准备起身前往皇宫觐见天皇。刚刚洗漱干净,穿戴齐整,就听见门外有僧人禀报。

  “头山正?我浅草寺素来与黑龙会毫无瓜葛,他来做什么?”久保龙彦轻整了整僧袍,盘膝坐下问道。

  “这个,看起来头山正先生似乎很急。”门外侧跪在门旁的小僧低声回道。

  “你将他引往正殿,好生侍奉不可怠慢,我稍后就来。”久保龙彦沉思片刻,然后缓缓捻动着手中的念珠对门外的小僧吩咐道。

  “哈依!”小僧五体投地对室内的久保龙彦行了一礼之后,这才起身踮着脚快步离去。

  “哈哈哈,久闻头山先生大名,今日久保龙彦可谓是得偿所愿一睹真容了。”在静室里足足坐了半个钟头,久保龙彦才起身前往正殿。此时,黑龙会会首头山正已经先后续过两次茶水。

  “久保大师倒是风采依旧,天皇陛下委以重任,让大师觉得如鱼得水吧?”头山正跪坐在矮几后头,闻声轻笑一声,微微躬身对迈步进来的久保龙彦说道。

  “如果跟着首相不如意,头山先生大可效忠陛下,我想陛下同样会对头山先生委以重任的。中国有句古话说,贤臣择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若是浅草寺跟黑龙会能联手,陛下君临天下之日为时不远。”久保龙彦跪坐到头山正对面,示意侍奉在门外的小僧上茶道。

  “给头山先生换一盏今春的新茶。”等小僧将茶水端来,久保龙彦又开口说道。浅草寺跟黑龙会素来没有什么交情,两边各为其主。虽然谈不上敌对,可也算是形同陌路。今日,久保龙彦却是摸不透头山正为何会亲临浅草寺。

  “你我二人理念不同,或许先生看不上的枯枝,却正是我头山正眼中的良木呢?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想跟先生合作一次。”头山正躬身对久保龙彦说道。

  “大日本境内,不,大东亚境内,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难住头山先生不成?合作?我浅草寺寺小僧寡,头山先生说笑了。”久保龙彦轻轻捻动着念珠笑道。

  “昨夜,黑龙会分舵供奉战魂的祭堂,被人挑了。驻守祭堂的高僧,也被人一剑砍成了两半。甚至于连高僧的法器,也被人夺走。我想久保先生应该知道战魂是什么吧?前次在神社,听闻先生就夺取了不少战魂回来供奉。”头山正双手扶在双腿上,冲久保龙彦说道。

  “什么人,能够闯进黑龙会作乱?”闻言,久保龙彦捻动念珠的手指顿了顿问道。

  “现场没有活口,暂时还不得而知。但是我想,对方既然能够挑了我黑龙会的祭堂,久保大师的浅草寺想要拦住他,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抛开政见的不同,你我不如合作一次,把这个胆敢挑衅的家伙揪出来铲除掉。要知道,他挑衅的可不仅仅是我黑龙会,同时也是我大日本帝国。不管怎么说,你我都是帝国的人,为帝国出力,也是理所应当不是么?”久保龙彦抬手在几上轻轻敲着说道。在没有确定合作之前,有些话,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有果就一定有因,黑龙会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惹得人家前去报复?据闻,前段时间黑龙会可是绑架了不少的中国人......”久保龙彦端起茶盅浅尝了一口,然后垂目放下茶盅说道。凭浅草寺还有黑龙会的势力,对方干了些什么,都是瞒不住人的。只不过很多事情,双方都宁愿睁只眼闭只眼,也不愿意去戳破而已。就跟黑龙会这次绑架国人一样,浅草寺也是知情的。要是连这点情报都掌握不了,浅草寺也就没必要再辅佐他们的天皇去跟首相一争长短了。

  “大师既然知道,那么对于此事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说实话,我也怀疑这次的事情是中国人干的。只不过,想要找到他却是犹如大海捞针。我们总不能把在日的中国人都抓起来审问......首相的意思是......”头山正点点头,然后双手手指交织在一起低声道。

  “想我浅草寺跟黑龙会合作,也不是不行。不过,怎么个合作法,还要听陛下的意思。如果头山先生愿意等,就在此稍坐片刻。待我前去觐见完陛下,得了陛下的旨意,再回来与先生商榷。”久保龙彦一抬手,止住了头山正的话题微笑道。你要惹事情,尽管去惹,天皇会很喜闻乐见的。前段时间邻国那个女总统,不就是惹出了纰漏现在一脑门子官司么?最好也跟她那样,作,把自己作下台,然后才好发动民众推举陛下重新掌权。久保龙彦捻动着念珠,脸上浮现出一股子莫名的笑意来。

  a:a

  “久保先生,兵贵神速啊。等你一去一来,说不得人家早就不见了踪影。”头山正闻言握了握拳头,然后压抑着心中的不悦说道。

  “他狂任他狂,清风拂山岗。急,是急不来的。头山先生稍坐。备车,送我去觐见陛下。”久保龙彦喝掉盅里的残茶,起身先对头山正一合十,随后转身对立于门外的小僧吩咐道。

  “他狂任他狂,清风拂山岗...哼,好诗!”目送着久保龙彦离开,远远看着他的背影,端坐在那里的头山正咬牙轻道。已经走到寺门前,正准备迈步上车的久保龙彦脚下顿了顿,然后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拉开车门便坐了进去。

  “久保龙彦,觐见天下陛下...”来到皇室居住的庭院门前,过了那条木桥,久保龙彦跪倒在门口温声唱道。

  “大师请进,陛下吩咐过多次,大师前来可无须通禀,直接进去就是了。”门口的侍卫齐齐立正,对着久保龙彦低头说道。

  “君臣之礼,还是要讲的。”久保龙彦缓缓起身,拂去了下摆沾染的尘埃,迈步前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