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47章 虚实之间
  “火天印!”和尚一掌拍出,紧接着结印对着内勤组员们打出一团火焰。

  “啊!”众人顿时觉得掌中枪械上传来一阵灼烧的感觉,惊骇之下连忙松手后撤。枪支跌落在地,变成了一团暗红色。紧接着啪啪啪一阵炸响,弹匣里的子弹被高温引爆了。子弹横飞,打倒了几个内勤组员之后又打到我家的外墙上,在上头留下了散乱的弹孔。

  “结阵!”内勤组长反手拔出后腰上的匕首,横匕于胸对剩余的组员们沉声道。大家闻言纷纷拔出身上携带的兵刃,迅速集结成阵绕着那和尚开始游走起来。

  “月天印!”和尚低眉轻喝,一轮弯月随之绕身游弋着,随时都准备抵挡来自于四周的攻击。

  “服部老和尚,你的效率也太低了。”一阵奔跑声从院外传来,一个浑身满是腱子肉的老美说话间沉肩对着内勤组就冲撞了过来。

  “天罡!”内勤组组长脚下扎马,平伸双臂就欲跟这壮汉硬碰一记。

  “砰!”肉山似的壮硕汉子跟结阵相抗的内勤组撞到了一起。汉子后撤了几步一个屁蹲坐到了地上。而后勤组天罡阵中也是倒飞出两道身影撞碎了我家的大门跌进了屋内。顾翩翩两人惊呼一声,然后忍住惊骇慌忙从抽屉里找来医药箱,拿出绷带就帮人包扎起来。

  “服部你还在等什么?”壮硕汉子的身体有些脱力,眼看自己即将被内勤组的人给围了,慌忙冲身后正在结印的服部年宏喊道。

  :Js-

  “火天印!”服部年宏一掌拍出,空中当时荡漾起一片灼热。

  “大须弥掌!”斜刺里一道人高的淡金色掌印打了过来,将地上尚未来得及起身的壮汉打得翻滚了几个跟头喷出一口血箭,继而掌风不减的将服部年宏的火天印给抵消在半空。

  “阿弥陀佛!”小气和尚一掌建功,随后缓缓走进院内高宣了一声佛号。

  “华夏之地当真是卧虎藏龙,想不到区区弹丸之城也有你这般高手存在。”服部年宏收手看向缓步前行的小气对他说道。

  “贫僧跟此间主人往来甚密,听句劝,回头是岸。不然等他回来了......”小气和尚缓步走到我家门前,面朝服部年宏合十说道。

  “小气,你来了!”顾翩翩二人惊喜的对挡在门前的小气和尚喊道。

  “额...贫僧慧通。”小气和尚面皮抽搐了两下答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诨号反而比法号更加响亮起来的。

  “轰!”这边小气和尚挡在服部年宏身前,让他寸进不得。那边半山腰,我跟阿瑞斯则是遇到了一群杀手的阻击。阿瑞斯抬手打出两团火球,将两个藏身于树干后的杀手连人带树烧成了一团灰烬。嘴里法克连声的摸出水晶瓶往手中倒起了粉末。

  “尼古拉斯,我回去之后一定要把火球塞进你的直肠。”阿瑞斯看了看一个已经空掉的水晶瓶,咬牙切齿的惦记着对方的直肠。

  “喀拉!”我抬手扭断了一个杀手的脖子。

  “不,不用那么麻烦,买一点产自于中国的二踢脚塞进去然后引爆就好。”顺手拔出杀手身上的短刃,我一抬手将其抛出去将一个杀手钉在树上说道。爆了尼古拉斯的直肠?如果我家有什么损失,我会带上502去给他粘得死死的。

  “有道理,不过程,什么是二踢脚?”阿瑞斯砰砰两团火球出去,又烧死两人之后问我。

  “嗯,就是可以响两次的那种鞭炮。你可以去唐人街问,那里的华人都知道这个。”看着顾纤纤从一个正举枪瞄准的杀手身上透体而过,我接着对身后正在准备着粉末的阿瑞斯说道。

  “让开,我不杀你!”小气和尚终究不是服部年宏的对手,一道火天印打在他的身上,在他胸前留下一道焦黑的掌印之后,服部年宏开口说道。

  “贫僧若是让了,此生必难成正果。”小气和尚手捂着伤处,盘膝坐在我家门前说道。

  “你让不让?”服部年宏掌中泛起一片火红。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小气和尚缓缓闭上双眼诵起经来。

  “如此,贫僧便送你去面见如来!”服部年宏抬手就往小气和尚的天灵盖上拍去。

  “咻!”掌风未落,服部年宏就觉得身后一道杀气袭来。仓促间一个错身避让开去,一柄匕首擦着他的脖子钉到了墙上。若是再慢半秒,这柄匕首必定会插进他的后颈将他的脖子钉个对穿。

  “他的功德不够,如来是不会见他的。东渡路远,未免一路颠簸,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我背手踏步朝着这个曾经跟我争夺日月精的老秃子走去道。

  “服部年宏,时隔一年,你我又见面了。”阿瑞斯站在门口,双手各持一个大火球警戒着。而我则是看着正在结印的服部年宏说道。

  “日月精还给我,舍利子交出来,或许今日我能放你们一马。”服部年宏印成,随即有恃无恐的对我说道。一年来他勤修不缀,自认为法力较之以往高深不止一筹。此番过来,也是抱着雪耻之心。虽然一年前输给我一招半式,不过他相信现在的我,绝对不再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你的条件?那么,如果你又败了,你觉得你能拿什么东西赎自己的性命?翩翩,上楼拿我的剑来!”我长身站定,昂首说道。顾翩翩闻声慌忙上楼跑进我的卧室,将斜挂在床头的符文剑解下来从窗口抛给了我。

  “还是这柄剑,还是你和我,还是那个结果。”我一伸手拔剑出鞘指着服部年宏道。

  “火天印!”服部年宏被我激怒了,抢先一步拍出了火天印。

  “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剑,在这里!”拍出火天印的服部年宏脚下急退,想要趁机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然后结印再袭。脚下才往后撤,就觉胸口一痛。浑身法力顺着创口尽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然后踉跄着扶在墙壁上。我手掌一伸,心剑从他后背抽出回到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