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54章 为什么
  “停车,下去!”王翊婷先冲司机出示了证件,然后手提着眼镜男的衣领子将他往车下拽去。

  “麻烦你跟我去一次派出所,做一个笔录。”将眼镜男拽下车之后,王翊婷又冲刚才那个被猥亵的女孩儿说道。

  “不不,算了算了,师傅开车我还赶时间...”女孩儿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死活就是不肯下车。

  “我,我特么要告你...”眼看着公交绝尘而去,蛋疼稍微缓过一点劲来的眼镜男对王翊婷咬牙道。

  “告,尽管去告。告诉你,老子盯死你了。再犯老子手里,老子治不死你?”抬脚又踹了眼镜男一脚,让他继续蛋疼之后王翊婷冲他吼着道。女孩儿的离去,让王翊婷心里很不好受。这人都是怎么了?没人帮忙就指责人情冷漠,可是等有人帮忙了,她自己反倒是选择了退缩。

  “啊嘶...特么今儿算老子倒霉。”眼镜男目送着怒气满盈的王翊婷离开,捂着裤裆起身蹦跶几下,然后蹒跚着朝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走去。

  “哎哟,看看这小脸儿白的。熬夜挺辛苦吧?赶紧歇歇,妈给你炖排骨汤喝。”回到家里,王翊婷靠坐在沙发上生着那女孩人的闷气。母亲瞅见她苍白的脸色,很是心疼的走过来摸着她的头说道。

  “喝不下,妈你别忙活了。我休息会儿去补个觉。”王翊婷打了个哈欠对母亲说道。

  “你先去睡,待会儿睡足了,就有胃口了。”母亲走进女儿的房间,将毛毯替她铺开然后说道。

  “求求你放过我吧...”王翊婷又做梦了,梦中那个女人双手死死抠着门框,不停地哀求着拖动她的男人。这一次,王翊婷的梦境似乎清晰了一些。跟上次模糊的镜像比起来,这一次她看见了女人手上的指甲油,还有那猩红的唇。

  “翊婷,翊婷啊?起床吃饭了。”一觉睡到大中午,母亲站在门口轻声喊起她来。王翊婷猛地睁开双眼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吃完我接着睡,我要把这个梦彻底做明白。”王翊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母亲担忧起来。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才上了俩月的班,就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的呢?做梦?做什么梦?母亲寻思着,是不是应该托托门路花点钱,把女儿调到档案室或者别的清闲部门去。女孩子家家,有个稳当的饭碗就行了。

  “我去睡觉了!”三两口扒完碗里的饭,又被母亲强逼着喝了一碗排骨汤后,王翊婷抹抹嘴起身往卧室走去。

  G最¤新$章)》节%{上P.9

  “我说你饭还没落肚呢,活动活动再睡...”

  “砰!”不理母亲的叮嘱,王翊婷走进房间反手把房门给锁上了。她要安静的环境,和充足的睡眠来完成那个不完整的梦。她想看清楚,梦里那个被砍死的女人到底长啥样。她更想看清楚的是那个屠夫的面相。她总觉得,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做这个梦的。

  “阿莉呀,我给你买了条项链,喜欢不?”用刀刮干净案板上的肉渣,屠夫收拾好肉摊回到了家中。一进门,就从怀里掏出一条金项链来递到正在做饭的女人眼前。

  “你花这个钱做什么?起早贪黑的不容易,把钱存起来将来买房用。”女人回头看了看一身油汗的屠夫,嗔怪的对他说道。说完,从幽暗的厨房角落扯来一条毛巾替他擦抹着身上的汗水。

  “花不了几个钱,我能挣。我说了,得让你过上好日子。”屠夫咧嘴笑着,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温柔。

  “我给你戴上吧。”屠夫笨手笨脚的将金项链从首饰盒里拿出来,然后对女人说道。

  “嗯!”女人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轻声应道。

  如此这般的,两人的小日子过得如胶似漆。屠夫挣来的钱,舍得给女人花。而女人除了一如既往的照顾自己男人的饮食起居之外,也逐渐的喜欢上了打扮。两个人的日子,就这么过着。存折里的钱,眼瞅着也够了首付。

  “阿莉呀,我今天去看了看房......”这一天,男人提前回来了两个小时。今天他没有出摊,而是瞒着阿莉去看了房子,想等到定下来的那天,给自己的女人一个惊喜。掏出钥匙打开自家那扇房门,走进卧室男人幸喜的说了一句。可是接下来的这一幕,却让他无论如何也幸喜不起来。女人正光着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女人是自己的女人,男人却不知道是哪个男人。

  “我入你娘!”男人怒了,转身走进厨房,将自己的那把剁骨刀提在手里。

  “都是我的错,你放过他吧...”阿莉紧紧抱着男人的腿哀求着。她知道男人的脾气,也知道男人的力气。杀猪的人,杀人也是一般。

  “我放你马勒戈壁!”若是女人不替那个男人求情,或许屠夫还不见得会下杀手。可是眼看着自己掏心掏肺对待的女人居然抱着自己,替那个野男人求情,屠夫一时恶向胆边生。反手一刀抹断了正提着裤子的男人的喉咙。

  “为什么?”屠夫一抹脸上的血水,将女人的脚踝提在手里朝厨房拉去。

  “是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女人双手在地上抓着,挣扎着对男人求着饶。

  “为什么?”男人眼中滴落下两串泪珠又问。

  “你,你整天起早摸黑的。回来就睡,睡醒了就出门......”女人双手紧紧抓住门框,死命拉住它说道。

  “为什么?”男人泪如雨下,难道自己勤扒苦做,反倒是做错了么?

  “求求你饶了我吧!”女人嘴里告着饶,双手使劲拉住门框。

  “为什么...”男人举刀砍下,将女人的胳膊砍断之后长吼一声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刀接一刀,男人的刀不停地朝着女人的身上落下。女人的头被砍了下来,男人一伸脚将它踢到一边,一边哭着,一边将女人肢解开来!

  “嗬,嗬,嗬,嗬!”王翊婷醒了,被吓醒的。梦中那个男人赤红的眼珠子,还有那满地的鲜血,让她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