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57章 梦里的条件
  “我跟老周,周楚翰同志一起上到了4楼......”钟鼓楼派出所里,刘建军的对面,王翊婷正捧着一杯开水缓缓道来。刘建军兼任着市局局长的职务,底下的干警出了事情,他这个局长必须得出面主持工作。

  “刘局,老周他们怎么样了?”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王翊婷又急声问了一句。周楚翰跟游亮一直都对她不错,她真不想两个搭档出什么事情。

  “在医院,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你是说,你跟周楚翰同志上去的时候,游亮已经昏倒在地了。然后周楚翰同志过去扶他,紧接着也倒在了地上。而你,则是看见一个女人朝你走过来,不停地喊着救命?”刘建军看了看身边的许海蓉,然后轻声问王翊婷道。

  “是这样的刘局,而且这个女人,之前曾经在我的梦里出现过。”王翊婷将茶杯放下,使劲点点头道。

  “这,这是我们出警之前,我画下来的。您看看...”王翊婷看了看沉思中的刘建军,起身走到桌边拿起之前画的那些画像递到他手上说道。她觉得自己这种匪夷所思的说法,领导未必能够接受得了。可是自己说得又是实话,她想尽力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这是,一件杀人案?整个过程,都是你做梦梦到的?”刘建军逐一翻看着画像,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他抬头问王翊婷道。

  “嘶,刘局,你不觉得有些眼熟么?”许海蓉从刘建军手里拿过那些画纸,翻看了几张之后她抬手揉着太阳穴问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件案子发生在两年前。钟鼓楼那里有一个屠夫,手刃了自己的妻子和情夫之后逃之夭夭。至今,此人还逍遥法外。”许海蓉将画纸放下,从荷包里摸出烟来递了刘建军一支道。

  “她那个时候,应该还在省城的警校里读书吧?”刘建军经许海蓉这么一提醒,也记起来了当年的这幢惨案。看了看王翊婷,他侧身问许海蓉道。

  “你父亲退休后,每天在家都忙些什么呢?”王翊婷的话,刘建军信。因为他本身都遇到过不止一次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许海蓉,其实心里是相信王翊婷的。见她有些紧张,刘建军将话题引到了她的父亲身上。

  “每天没事就去搭公交,说是没准还能逮住几个偷儿什么的。”王翊婷见刘建军问起自己的父亲,轻轻挪了挪身子答道。

  “改天我去你家做客,要说道说道这个老同志。忙活了一辈子了,该安度晚年了,剩下的活儿交给我们来干就行。钟鼓楼所的所长到了没有?到了进来说话。”刘建军笑着起身道。王翊婷的父亲是系统里的老民警了,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破获了不少的案子。以往的时候,刑侦技术远没有如今这么先进,就是在那种条件下,他手里都几乎没有压过什么案件。刘建军觉得类似于这样的民警,都是值得人们去尊敬的。

  “刘局,我来了!”一个穿着便衣的警察挤了过来对刘建军答道。

  “辛苦一下,重新安排几个同志值班。还有,医院那边有任何情况,都要及时向我汇报。”王翊婷的精神状态有些不稳定,她的搭档们现在又躺在了医院。派出所值班又不能缺人,刘建军思来想去,只有让他们所长重新去排班了。

  “不辛苦,请刘局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亲自带队值班。”所长腆着肚子一个立正道。

  “态度很好,不过这肚子也该减减了,不然追起贼来,人家比你跑得快,最后丢人的可是这身警服。好了,大家都回各自的岗位去吧。小王,我顺路捎你一程。回家休息,想起什么线索来随时向上级汇报。”刘建军笑着拍了拍所长的肚子,然后回头对王翊婷招呼着道。

  “回去休息几天,休息好了再来上班。”所长的脸色变了变,然后很亲切的握着王翊婷的手嘱咐着她道。尼玛,啥前儿我这庙里藏这么一尊大佛了?面带微笑的送王翊婷上了刘建军的车,站在派出所门口不停地朝他们挥着手。一直到车开走很久,他依然保持着姿势站在那里。

  “所长,所长?都走了,咱回吧。”两个民警对视了一眼,然后忍住笑走过去轻声招呼着道。

  “嗯,啊,回,回。有扑克么?咱们仨斗地主吧。”所长回过神来,背着手转身朝派出所里走去道。

  “闺女,怎么这个点回来了?上班就好好儿上,半道儿溜号的习惯可要不得。”王翊婷回到家中,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她的父亲。父亲披着外套从卧室走出来,瞅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没有,今天所里出了点事,刘局长让我回来休息的。”王翊婷将门锁好,换上拖鞋对父亲解释着道。

  “刘书记?你这孩子怎么遇到刘书记了?”老王一听闺女这话,赶紧追问道。

  “我困了,睡醒了跟你说啊。”王翊婷实在没心思跟父亲解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冲父亲摆摆手,径直回到了自己的闺房,然后砰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刘建军,不会是那样的人吧...”老王看着闺女的背影,坐到沙发上点了支烟琢磨了起来。自己的闺女样貌姣好,就是因为送到旁的单位去不放心,他才让闺女接自己的班当了公安的。一时间,这个做父亲的脑子里百转千回起来。

  *,看a正v版章‘节B|上8…{

  “救救我...”王翊婷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她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会儿,逐渐就睡了过去。又做梦了,梦里的那个女人,伸手抓住门框不停地喊叫着。

  “救了我们,放了他们。”女人忽然抬头看着王翊婷说道。

  “什么救了你们,放了他们?要怎么救你?”王翊婷急声问道。

  “把凶手抓住,救了我们,放了他们。”女人的头随着一刀刀光闪过,滚落到了一边。她双目圆瞪地看着王翊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