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61章 种瓜得瓜
  “噢程,今天我干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晚上参加完聚会,被刘建军生拉硬拽到前台付过账后我晃荡着往家走。在路上,我接到了阿瑞斯打来的电话。

  “有多了不起?”我用牙签剔着牙问他。

  “我把火球塞进了尼古拉斯的直肠,是不是很了不起?好吧,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的国际频道应该会播报的。”阿瑞斯在电话里不无得意的对我说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很有些好奇阿瑞斯是怎么把火球塞进尼古拉斯直肠里的。因为类似于这种有钱有势的人,想要接近他就跟想要接近总统的难度差不多。

  “我回来之后只不过没有急着卸妆而已,然后通过你帮我办理的证件,用假身份去他的大厦里做了半个月的保洁。期间抽了个时间,趁他跟妖艳的女秘书鸳鸯嬉水的时候,往他的裤衩里洒了一点点粉末。程,我发誓真的只是洒了一点点。”阿瑞斯在电话里对我说道,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我猜他此时一定是竖起一根小拇指在那里得意着。

  “好吧,一点点。然后?”我耸耸肩问道。

  “然后我躲在门外,打了个响指,就是这样程。我觉得他这辈子,必须要靠导管才能正常的排泄了。上帝,我是不是应该多洒点粉末?这样的生活对于他来说,好像太痛苦了一点。”阿瑞斯用悲悯的腔调对我说道。

  “还有,我又雇佣了一个女仆。现在我有六个女仆了,程你有时间一定要来我的庄园看看。好吧好吧,姑娘们在喊我一起晒日光浴了。噢,我忘了你那里是晚上,好吧程,晚安!”阿瑞斯看起来很高兴,电话里一阵莺莺燕燕的声音之后,他匆忙客气了两句然后挂断了电话。六个...我似乎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他,是时候研制一点没有副作用的补药出来了。

  “嚯...你特么什么时候来的?”挂了电话一抬头,我赫然看见十八正靠在前方的电线杆子上对着我阴笑。

  “你要的材料,你爹帮你弄到了。地藏王院子里的青竹,双王府上的绸缎,啧啧你可真有面子。”十八抖手抛给我几根青竹枝还有一块桃红色的绸缎对我说道。

  “我父亲去讨要,他们就这么给了?就没提点什么条件?”我抄手接住青竹枝和绸缎,翻来覆去看了看然后问十八。

  “先欠着!”十八冲我挑挑眉毛道。

  “啥?”

  “双王说,这算是他给你的人情。不着急还,先欠着!”十八摇摇头一字一句的对我说道。

  “老子心里咋觉得掉坑里去了呢。”我挠挠头自言自语着。

  “想我堂堂典狱长,如今居然要给你小子当邮差...我走了!”十八摇头轻叹一声,然后对我搓搓手指道。

  “好走!”我对他一拱手,然后拿着材料径直往前走去。

  “我说,我走了!”十八飘到我的身前拦住我的去路,伸手搓动着手指继续对我说道。

  “我知道啊,我说了好走啊?”我瞥了他尚在搓动着的手指一眼,然后很认真的点头对他说道。

  “你特么,老子帮你跑路,辛苦费你总得多少表示表示吧?”十八咬牙抓住我的衣领子怒道。

  ☆+正版@首D发9_

  “要钱直说不就是了,特么还跟我玩儿哑谜,老子就不猜你能拿老子怎么地?你不是找了个娘么准备好好儿过日子呢?怎么?家花没有野花香?你又去青楼了?”我拨开十八的手,冲他连声问道。

  “老子的钱,嗯哼,都被她管死了。一个月才给5两零花,你说,5两能干嘛使?跟同僚们出去吃顿酒都不够。想我十八,何时为钱发过愁的?”十八左右看了看,确认自家娘么没有跟来,这才轻咳一声说道。

  “以前我不知道,反正自打我认识你,你好像从来没有不为钱发愁的时候吧?”闻言我冲十八挑着眉毛笑道。

  “你当年,还被老鸨子给堵在青楼里呢......”见十八想要反驳,我又挑着眉毛说道。

  “麻痹,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你倒是记得清楚。多少接济几个,江湖救急。”十八咬牙对我说道。

  “先回吧,明天给你烧下去。”见他是真急眼了,我揉揉鼻子把事情答应了下来。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总不会真的看着他穷困潦倒。

  “这才是好兄弟,谢啦!”十八闻言脸色马上开朗了,冲我一拱手就准备返回阴司去。

  “明天千万别忘了啊,老子身上就剩这几个子儿了。”临走时,十八从兜里掏出几个铜钱上下抛了抛叮嘱着我。

  “又喝酒了?趴着,我给你按摩按摩醒醒酒。”才一进家门,顾翩翩见我面红耳赤的样子,连忙将我搀扶到沙发上说道。

  “我喝酒上脸,今儿只喝了瓶啤的。”我摸了摸微微有些发烧的脸对她说道。

  “那也不行,以后能不喝尽量别喝了。反正你也就这么点儿酒量,酒桌上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的。舒服不?”顾翩翩将我的外套掀起来,双手使劲搓动了两下然后顺着我的脊椎推拿着道。

  “烫不烫?”推拿过一阵,顾翩翩又端来一盆洗脚水,脱去了我的鞋袜后轻柔地替我搓起脚来。低头看着蹲在身前的顾翩翩,我禁不住伸手过去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能有一个女人肯替我洗脚,是福气。

  “烫不烫?”天皇府邸当中,天皇的皇后将男人的双脚放进了木盆里。

  “嘶,烫点好。脚上的痛苦,能让朕心里好受一些。”天皇躺在躺椅上,伸手拿掉了搭在额头上的包毛巾低声道。

  “久保,有日子没来探望朕了吧?”见皇后只顾埋头替自己按摩擦洗着双脚,抑郁的天皇又问道。

  “久保大师或许是忙吧。”皇后双手轻轻拿捏着天皇的脚踝答道。以往每天都会准时来请安的久保龙彦,已经有一周时间没有再来天皇府邸了。天皇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寂和落寞,可是皇后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