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69章 猜忌
  男人很幸运,120来得很及时。他的肾被摘掉了一颗,人家还给他留下了一颗。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跟他这么幸运的,有的人则是被摘走了心脏或者是别的一些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有钱人舍不得死,想尽办法去延续自己的生命。这个行业,其实一直都存在于我们身边。

  “喜蛛,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地府内,补充满了勇字营的郁垒找到了正在练兵的喜蛛。

  “什么问题?”喜蛛解掉身上的甲胄,走到郁垒身边反问道。

  “最近有一批新兵,他们的身体并不全面,总会缺少点什么东西。”郁垒看着喜蛛营内那些缺这少那的新兵们对喜蛛说道。

  “谁知道呢,有兵总比没有好。”喜蛛看着手下那些拼命操练着新兵们说道。

  “喜将军,这是军师大人的调令。”正说话间,一个斥候快步跑到帐前跪地说道。

  “又调兵?他不知道我营里也缺兵少将?这几个月,他先后从我这里调走了多少兵马?”喜蛛接过调令一看,抬手将其扔到了脚下怒道。又是500兵,调去补充其他的军营。半年的时间,含烟已经先后从喜蛛这里抽调走了不下于2000兵丁了。而且是只调不补,喜蛛现在,说起来更像是一个新兵训练营的将官。

  “怎么回事?”郁垒捡起调令看了看然后皱眉问道。鬼王缺兵,各部将谁都不富裕,大家几乎都在各凭本事的为自己营中补充的兵源。含烟这么做,到底是要干什么?

  “这500人抽走,我几乎又成了一个空壳将军了。郁兄,你是不知道,含烟似乎在刻意针对我一般,每当我营内的士卒超过千人,他就会一纸调令抽走一半。大人麾下,有那个将军比我的兵少的?就连那个骚尼姑,眼下营中也有3000众之多。”喜蛛挥手示意斥候退下,然后有些颓然的坐下说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大王身边的红人。若有得罪,你直说无妨。我等兄弟愿做和事佬,将你们之间的过节化解掉。”郁垒摸了摸下巴,挨着喜蛛坐下问道。

  “我跟他之间哪里有什么过节,如果我没猜错,他是在提防我罢了。自打我被俘归来,他对我的态度就是若即若离,不冷不热的。我喜蛛若是要反水,又何必千里迢迢回来?这是双王用的计,离间计。试问一下,若是双王有心用我,我又有心要降,我何必多此一举跑回来?双王给我高官厚禄,我亲自领军直捣黄龙,岂不比回营做个内应更有价值?”喜蛛伸手从地上扯了根野草,放进嘴里嚼着道。

  “这种浅显的道理,以含烟的智商应该能够看得出来吧!”郁垒闻言连连点头道。他赞同喜蛛的说法。

  “他不是看不出来,他只是不敢相信我罢了。脑子用多了,就有病。看谁都是奸细,谁的话都要先猜忌三分。”喜蛛噗一声将嘴里的草根吐出来道。

  s

  “这样,兵,你先任他抽调。毕竟这是大王赋予他的权力,你违抗军令理亏在先。我今晚便去大王营中,将你的遭遇说一说,看看大王会怎么说。”郁垒拍拍喜蛛的肩膀,轻叹一声劝道。

  “如此,有劳郁兄了!”喜蛛想抱拳施礼,方一抬手却记起自己的一条胳膊已经不在了。缓缓放下独臂,神色颓然的说了句。

  “他怎么说?”晚间,含烟帐中,他一边轻翻着书籍,一边低声问前来复命的两个探子。

  “颇多怨言!”两个探子对视一眼,然后齐齐躬身回道。

  “哼哼,你们先回去吧。”含烟冷笑了两声,挥挥袖对两个探子说道。

  “按捺不住了么?总会让你暴露出狐狸尾巴的。”含烟翻看着书籍,嘴里轻声说道。

  “兵卒调配之事,孤一直是让含烟负责的。郁垒,你所言非虚?”与此同时,郁垒也来到钟馗的帐中将喜蛛的遭遇说了一遍。钟馗闻言,沉思良久方才抬手捻须问道。

  “大王若是不信,大可暗访。现在喜将军营中,满打满算不过500兵卒。大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啊!若是任由这样下去,怕是会寒了喜将军的心。500人,就连那个九阴,帐下都3000人马了。”郁垒一抱拳,单膝跪地说道。

  “不,本王出行,何须暗访?传令下去,明日孤会去喜蛛军中点卯。”钟馗起身走到帐前,对帐外亲兵说道。

  “喏!”亲兵闻令抱拳领命道。

  “喜蛛营中,兵卒为何如此之寡?”次日,钟馗乘辇来到喜蛛营中。三通鼓罢,看着校场内站成一个方阵的500士卒,他问随行的含烟道。

  “回大王,喜将军练兵有方,所练之军无不堪称精锐。臣,将将军所练之军,抽调补充到其他军营去了。臣以为以将军之能,万千披甲唾手可得。这么做,臣也是想让大王麾下各营,不至于在战力上有太大的差距。臣失职,光想着其他营,却是将喜将军的本营给忘却了。喜将军,都是为大王效力,还望不要见怪啊!”含烟闻言踏出一步,冲点将台上的钟馗还有诸将逐一躬身为礼道。

  “看你这记性,记住了,不许再让孤的喜将军当光杆将军了。喜蛛啊,含烟这个人可是很少会夸奖别人的。今日不易,他倒是夸你会练兵。孤麾下正好有2000新兵,便交给你来练吧。下个月的今天,孤会再来点卯。到时候,孤要看看这2000兵能被你练出什么名堂来!”钟馗闻言暗暗皱眉,拢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捏了捏拳头,然后他长声大笑着对台上诸将说道。

  “臣,记得了!”

  “末将领命!”

  含烟与喜蛛对视一眼,然后双双低头领命道。

  “让含烟来孤帐内一叙!”离开了喜蛛的大营,回到自己的大帐中之后,钟馗来回度了几步后对一旁的侍从说道。

  “是,大王!”侍从闻言躬身倒退着往帐外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