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71章 红棺材
  正当人们七手八脚的想要把钢丝网拖到路肩下边铺设上的时候,天空一声霹雳炸响。紧接着,就看见路上的裂纹忽然炸开。一溜儿站在路肩上正指指点点的头头们,脚下一空就那么跟随着塌方的泥石流滚落了下去。

  “快,快,打120!”半截身子被埋在泥石流里的包工头,挣扎着在那里喊道。可是眼下除了他之外,周遭哪里还有半个人影?人们大多已经被刚才突如其来的塌方给掩埋到了泥浆下边。

  “轰,隆隆隆!”最近的天气都不太好,我也没有再去白事铺子。正坐在家里看着电视,就觉得整座房子随着一声霹雳左右晃动了一下。看着墙壁上还在微微摆动的壁挂,我连忙起身走上二楼推开窗户朝后山看去。后山一片葱绿之中,出现了一片橘红色的坍塌。

  “避暑宫吧,那里是...”遥望着那片如同斑秃一样出现在远处的橘红色坍塌,我转身下楼穿上了胶鞋,打着伞就朝后山走去。避暑宫那里时常会有游人前去游玩,万一坍塌时有人经过...我决定过去看看。

  “救命,救命啊!”前往避暑宫的水泥路已经拦腰塌断了大约十米左右的距离,而且看态势,还有继续坍塌的可能。下方的泥石流里,一个头戴着的安全帽的工人正半躺在泥浆石块当中呼喊着。

  “你别乱动,我打电话喊人来。”我将手拢在嘴边,冲他喊了一句。

  “救命...”听见了我的声音,那人昂起头对我伸出手喊着。

  “喂,110吗?”这个时候,无疑是拨打110最为合适了。因为他们是联动的,只要打了110,就相当于同时给医院,消防武警还有警察打了电话。这种事故,仅仅只喊救护车来,很明显是不够的。

  “消防的同志们去打支撑,防止二次塌方。公安的同志们下去救人,带上警犬。医院的同志们做好抢救伤员的准备......”110联动得很快,半个小时不到,公安消防和医院的人就已经先后赶到了现场。人们开始有条不紊的开始准备进行救援工作。

  “侧卧侧卧,让他把口鼻里的泥沙吐出来....”

  “这里还有一个...”

  “需要请求支援了,我们的救护车不够...”

  一个又一个的伤员被挖了出来,医生们逐一对他们进行着抢救。有的抢救无效死亡了,有的则是捡回了一条命。

  “轰隆隆...”又是一道霹雳炸响,刚刚打过支撑的塌方段又滚落下无数的泥浆。橘红色的泥沙当中,有那么一块四方四正的血红色显露了出来。

  “那是什么?”一个消防官兵准备荡起安全绳过去看看。

  “不要动,你们先上来。”我连忙高声阻止了他的举动。如果我没看错,那块四方四正的东西,应该是棺材的尾部。血红色的棺材,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你是?”忽然间听见我的喊声,人们这才留意到了我的存在。

  “我是刚才打电话报警的人,伤员都救上来了吧?那这里就这么放着,等着天晴之后施工队来抢修就好。他那么荡来荡去的,万一再塌方怎么办?”我撑着伞跟在场的人们说道。

  “听他的,如果伤员都救出来了,就都上来。”刘建军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一回头,不止他来了,市府里的头头脑脑们几乎都过来了。这算是一起重大事故了,塌方造成了20多人被掩埋,其中还不知道有几个能够救得回来。面对着这种事故,市府的领导们不得不亲自出马。

  “那个,是什么?”刘建军走到我身边,低声问了一句。那一抹血红,只要不是色盲或者瞎子,就都看得见。

  “棺材,血红的棺材,我觉得不是个什么吉利的东西。”我低声对他说道。

  “你准备怎么办?”刘建军递给我一支烟又问。

  “等你们都走了,我再下去看看。你待会吩咐他们一声,将这路给封闭掉,暂时不要让任何人通过。就算没有那具诡异的棺材,这条路也不安全了。万一再出事,一准有人会说你们不作为。”我点上香烟对刘建军说道。

  “行,我去安排,那个,要不要帮忙?”刘建军看了看泥石流的那抹血红,没由来的打了个冷颤问我道。

  “不用了,你留谁在这儿都没用。万一有点什么事情,我还得费神去救他。待会我回去一趟,做好了准备再来。”我冲他摆摆手低声道。

  “他是谁啊?”见刘建军跟我窃窃私语,而且看起来很熟络的样子。一旁有人低声打听起来。

  “京AG4个6是他的车!”有人提点了一句。

  A☆8首发00

  “是他啊?”众人恍然。

  等从周边医院调配来几辆救护车,先后将伤员们运走之后。刘建军又跟有专人撑伞的那几位低声说了几句,获得了一致的同意之后,这才撤了在场的所有救援人员。

  “辛苦,辛苦!”跟人家逐一握手,互道着辛苦。等人打前儿走后,我这才跟刘建军两人并肩朝着山下走去。

  “要不,我把枪留给你?”走了没几步,刘建军忽然对我说道。

  “我要那玩意做什么?”我有些诧异的侧头问他。

  “我觉得有点担心,你知道吗,我现在浑身都是冷的。”刘建军撑着伞走在我身边说道。

  “你是年龄越老,胆子越小了。没事的,我跟这些玩意打交道就跟你和犯罪分子打交道一样的。你什么时候怕过他们?我什么时候怕过它们?对不对?”我伸手拂去了刘建军肩头的雨滴,顺势输送了一股道力到他的体内,驱走了他的寒意道。

  “阿弥陀佛,山上怎么了?”市府的汽车通通停在了寺庙门前的场地上,等人们都走后,小气和尚站在寺门前冲我眨巴眼儿问道。

  “塌方了,嘿嘿嘿!”我看了看小气和尚,说话间笑了起来。

  “阿弥陀佛,塌方伤人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小气和尚面皮抽搐了两下问我道。

  “这句话你得分成两个部分来理解,塌方了,这三个字是我在回答你的问题。至于嘿嘿嘿,是我觉得这次的事情,应该拉你一起去干。”我走进了寺院,收了伞对小气和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