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79章 贫僧不饮茶
  “官人!”待到顾纤纤回身协助十八将剩下的那只鬼帅干掉之后,一回头朝站在原地不动的我冲了过来。

  “别,别碰我,疼!”我手中的符文剑光华散尽,嘡啷一声掉在地上。我嘴里急忙阻止着顾纤纤的前扑,然后噗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一招剑分阴阳,耗尽了我全部的力量。此时我的感觉,跟第一次通灵回来的感觉差不多。

  “快,把电话拿出来!”我倒在地上,双手还保持着刚才挥剑的姿势对顾纤纤说道。

  “翩翩,快找人来把我抬回去,我崴脚了!”很快,顾纤纤帮我拨通了电话并把它拿到我的耳边。我冲着电话那头就急声吩咐了起来。我不敢对她们说实话,只是说自己崴脚了。

  “哦哦哦你别动啊!”正在担心着我的安危的顾翩翩接到我的电话,连连点头应道。又一次平安,又一次没事,崴脚就崴脚吧!她心里莫名的生起了一丝安慰。

  “事情很大?”在医院的病房里,左边的病床躺着我,右边的病床上躺着小气和尚。小气和尚精力耗费过度,此时犹在昏迷当中。而我则是依旧保持着双手握剑的姿势,那么躺在床上。床边,刘建军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问我。塌方的地方出现一具红棺材,这件事他是知道的。眼下看我弄成这个样子,他有些庆幸当时没有让那些消防官兵去动那具棺材。

  “是有点大。”我侧过头看了看刘建军,又看了看围在小七身边的那几个和尚说道。岁月流逝,如今的古灵泉寺内,已经没有人知道这座寺庙究竟是为何而建的了。寺内的法器和经文,在千多年的岁月中也遗失了个一干二净。如果说现如今还有谁了解这座寺庙的过往,能够承担起当年慧远法师的遗愿护佑一方平安的话,那个人无疑是小气。

  “休息几天,输输液就没事了。刘书记,很晚了,这里有我们的医生看护,要不您回去休息吧?”医院的院长脖子上挂着听诊器,带着一群白大褂走进来轻声说道。

  “你回去吧,顾翩翩喊你来帮忙已经耽误你瞌睡了。对了,替我跟刑警队的哥们儿道声谢。”我跟小气,是刘建军带着刑警队值班的干警一起抬下山,然后打电话叫来救护车送到医院的。这也是个人情,我琢磨着,什么时候请人家吃顿饭,表示一下谢意。

  “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要开会研究塌方事故的事情。下午下班我来看你。”刘建军起身走到我身边,替我掖了掖被子说道。

  “去吧去吧,事情忙就别来了,过两天我出院打电话给你。”我冲他缓缓点头道。

  “你不是说你崴脚了么?怎么崴到胳膊上去了?”几个和尚,在刘建军的授意下也随之离开了。病房里转眼就剩下我跟顾翩翩颜品茗,还有昏迷着的小气。要问那些白大褂干嘛去了,人家去送刘书记了。顾翩翩咬牙切齿的走到我身边,伸手在我大腿上拧了一把道。

  “额,转移了吧!”我眨巴眨巴眼对她笑道。

  “下次再骗我,我就不理你了。”顾翩翩还跟个小女孩一般,噘着嘴又拧了我一把嗔道。人没事,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至于我究竟是崴了脚,还是崴了胳膊,眼下她也不想继续深究下去。

  “女施主住手,贫僧不饮茶!”强迫顾翩翩两人回家休息,我合上双眼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隐约间察觉到有人在我的脚踝处扎针,我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才睁眼,就听见隔壁床的小气和尚在那里惊恐的说道。我侧头看去,就见一个身材火爆的女护士。正拿着体温计,解开小气和尚的衣裳就要往他腋下塞。女护士躬着身,护士服的领口敞开着,虽然里边传了打底衫,可是小气和尚依然觉得被当头敲打了一棒一般。

  “特么的,昨天晚上老子对你说了那么多,你特么就记得饮茶这句。”我瞥了一眼正亲自为我扎针的护士长,略微活动了一下身子对小气说道。

  “阿弥陀佛,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小气和尚瞅了瞅我高高举起的双手,想要把话题扯到一边去。

  “还不是为了救你?当时的情况是...”我添油加醋的忽悠着小气。

  “是么?可是贫僧怎么仿佛记得,当时贫僧摔下去没人搭理,而你却被你的那个谁给救走了呢?难道是贫僧发了一梦?”小气和尚腋下夹着体温计,有些纳闷的在那里说道。

  “肯定是发梦了,我费那么老大力气才救你回来,你肯定是发梦了。”我眨巴眨巴眼,很认真的对小气和尚说道。

  “原来如此!”小气和尚信了我的话。

  “休息几天,输输液就好了啊。”小护士伸手从小气的腋下拔出体温计,看了看挺正常的,然后又帮他调整了一下吊针的滴速对他说道。

  “阿弥陀佛!”小气和尚连忙闭眼念起佛来。

  U更pM新最、快X~上6

  “磅啷啷啷...”正说话间,一个不锈钢饭碗从我们病房门口滚了过去。几片白菜叶子散落在地上,零星的,还有那么一些米饭。

  “隔壁房的那个不孝子又来了!”护士长扯了两片粘胶将我脚上的针头固定住,摇摇头叹了一句。

  “不孝子?”我举着双手问道。

  “45-6的人了,整天好吃懒做的,只知道问爹妈要钱花。这几天,他爸住院,还惦记着老人的那几个退休金呢。老人说要留着治病,你看,这连他爸的饭都给扔了。”护士长起身朝外头看了一眼说道。

  “这特么不整一个人渣么?”我看了看门口的白菜叶和米饭说道。

  “这是给你爸交费的钱,再不交费你爸就要停药了,你不能拿走!”隔壁房,身高一米八几,五大三粗长发披肩的儿子正抢夺着老母手中的那一小叠钞票。

  “拿来,我去翻了本就还给你。”一把夺过母亲手中的钱揣进荷包里,转身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