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82章 小气上位
  “我们,还是一起去吧...要买的东西太多,我拎不动啊...”女人走到男人面前,低声说道。她知道男人察觉到了什么,可是她满心希望男人能够顾全一下自己的脸面。就算回头怎么打自己,也比闹得尽人皆知的好。

  “把他叫出来吧,跟他见见面。”男人三两口将烟吸完,然后又续上一支对女人说道。10年没回来,家里发生点变故也属正常。但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让人白用。这使用费,还是多少要付一些的。男人才出狱,眼下正是缺钱花的时候,他觉得这次怎么样也要弄个几万块来才行。

  “嗯?不乐意?”男人见女人没动弹,将烟蒂摁灭在烟缸里起身朝厨房走去。一进厨房,他就看见刀架上少了一把刀。反手抽出一把水果刀,他迈步挨间房开始寻找起来。

  “不要,不要,放他走好不好?给我留点脸面好不好?”女人上前拉住男人哀求起来。

  “脸面早没了,现在想起要来了?放心,我不动他。前提是,他识相!”男人停下脚步看着女人冷笑一声道。

  “出来吧,除非你敢跳下去。”很快,就找到了阳台。隔着房门,男人冲外边说道。

  “谁是王波的亲属?”中午11点多的时候,隔壁老大爷正喝着稀饭,就看见打门外进来俩警察在那里问着。

  “我,我是他父亲,警察同志,是不是他犯啥事了?”老人将碗放下,撑着床头坐直了问道。

  “你儿子刚才砍死人了...”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老人的头顶炸响。

  “看看,就是这个女的。她男人回来堵上了,然后跟那个野男人打起来了......”慧慧楼下的邻居们抬手指着慧慧家议论着。慧慧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屋里,屋里有两滩血迹。一滩是她男人的,另外一滩则是波哥的,几个警察正在拍照取证,用粉笔在地上圈画着。

  “唉...”一个女警走过来,拍拍慧慧的肩膀,将她从地上搀扶了起来往警车上带去。

  要说这个世界上,值得一声叹息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例如,灵泉寺里的住持大师就是如此。因为他莫名其妙的,就被抽调到了别处去,空下来的住持之位,被一个来自于宝岛台湾的和尚给顶替了。那个和尚,就是慧通大师。好吧,小气和尚。这个位置,是我跟上头推荐的。也不知道前任住持大师知道之后,会不会在佛前许下宏愿,降下万道天雷劈死我。

  “你...”看着身上崭新的袈裟,还有俩沙弥寸步不离的伺候着,小气和尚冲前来观礼的我挑了挑眉毛。他本意不想做这个劳什子住持的,因为太麻烦。不说庙里的事情从此要他操心,就是那每年年初一的头柱香该留给谁,就让他很头疼。他并不觉得我捧他上位是一件什么值得感谢的事情,相反他很想破一次戒,好好儿骂我一顿。

  “佛说,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别你呀你的了,袈裟你也披上了,度牒上的资料也改了,你就从了吧大师!”我一抬手对小气说道。

  “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小气面皮扯动了两下对我说道。

  “是啊,没错啊,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况且,从此后那些女施主...”我冲他挑着眉毛道。

  “休要在贫僧面前提女施主...”小气和尚捻动起念珠来道。

  “慧通大师...”庙里换了住持,这对于一些时常来礼佛的人来说是一件大事。话没说完,一辆路虎就停在了庙门前。车门一开,打里边下来一个花信少妇,腻着声儿就冲小气和尚合十相称道。

  “额...”小气和尚捻动念珠的速度更快了。

  “女施主来请你饮茶了,我就先回去了。对了,赶明儿抽空去我家吃素斋去。”我拍拍小气的肩膀,然后背着手就朝山下走去。

  “大师荣登住持,小女子特来相贺...”身后,传来了女子跟小气和尚的对话。

  “女施主...”小气和尚略有些发虚的声音传了过来。这货,面对恶鬼尚且不惧。可是见了女施主,就慌了神。看来,还得在红尘之中再滚几年才能心如止水啊。我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背着手朝前走去。

  “唉?你不是去参加慧通的典礼了么?怎么就回来了?”回到家中,正煲汤为我补身的顾翩翩从厨房探头出来问我道。在医院躺了几天,整个身子都僵了,这一出院四处走动一番,反倒是觉得惬意舒适了许多。

  “典礼完事了啊。”我弯腰换上拖鞋答道。

  “还有一个月就放暑假了,你琢磨琢磨今年带我们去哪儿玩去。”顾翩翩将手在围裙上擦抹了两下对我说道。每年最少出一次门,是我答应过她的。

  “到时候再说吧,还早呢!”我懒在沙发上喝着茶道。

  “我不管,反正到时候我们要出去旅游。你一个礼拜给我拿出章程来。”顾翩翩冲我挥了挥锅铲道。

  “好好好,一个礼拜给你拿出章程来。”我打了个哈欠,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道。

  “据朝日新闻报道,近期日本境内发生多起婴儿失踪的案件。当地警视厅长官迫于民众的压力,宣布辞职......”

  “哥啊?在家呐?”正在家看着新闻,就接到了艾义勇打来的电话。

  “是啊,刚从庙里回来。你吃没?没吃过来吃,家里炖了汤。”我盘膝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话道。

  “那个啥哥啊,有个事儿得你处理一下。你现在说话方便不?”电话里艾义勇低声问我道。有事情要我处理?艾义勇处理不了?我心里纳闷着,拿着电话走到了院子里。

  “说吧,什么事情!”我问他。

  “你不是委托我给弄个保安公司么?现在有一股东想把自己的股份折换成钱。”艾义勇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P,正H版h首Q…发);

  “有这种事情?是嫌股份少了?还是他家有什么事情需要急用钱?”我闻言连忙问道。保安公司,是我准备留给那些安保们安身立命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要退股?

  “你要是方便的话,来一趟吧!”艾义勇显得有些郁闷的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