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83章 一霸
  “怎么回事?为啥要退股?”我跟顾翩翩打过招呼后,驱车赶到了保安公司的所在地。一进办公室,就看见所有的股东都坐在那里看着一个低头不语的同伴忿忿然。

  “大家都在啊,最近我也忙,没顾得上这边的事情。谁来说说,咱们的公司现在建得怎么样了?”掏出烟来挨个儿的撒了一圈,我拍拍那个低头不语的股东示意他坐下,然后问他们道。凡事总有原因的,我相信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想要退出这个大有前途的公司。是对于股权的分配有意见,还是在公司建立的过程中有什么不满意?我总得问清楚才行。我本意是好的,总不能把好事给办成了坏事。

  “老板...不是,大哥,咱们公司挺好的。大家的干劲也足。在场的这些位,现在出去哪个不喊声经理的?可就这小子,特么的,今天一大早来闹腾着只要钱,不要股权了。我们好说歹说,踏马的就是不听。谁劝都不听,你特么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地?傻啊?”一个股东起身对我说道。

  “是挺傻的,现在退股,你拿不了几个钱。可是若干年后,等咱们的公司起来了,那个时候你说这种话我保证不拦着你。说说吧,是不是家里等急用钱?真要有为难的事情,我可以先预支给你。”我走到艾义勇身边嘴下,然后说道。

  “没什么事情,没什么事情,我就是想要钱,我不要股权了!”人闻言低头答着。

  “想要走,你总要给我个理由。不然,这个股份我不会给你一分钱。”我决定逼他把实话给说出来。没人会这么傻,明摆着的这个公司背后有我跟艾义勇撑着,只要我们不倒,这个公司只会越来越好。多少人想掺一股都求之不得,他没有特殊的原因,是绝对不会想退股的。

  “我直说了吧,股是我要他来退的。”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着花格子衬衫的中年人从门外闯了进来说道。

  “为什么?”我脸色一沉,叮一声点燃了香烟问他。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家欠了我钱。我跟他说,要么把股权转让给我,要么退了还钱。”来人径直找了把椅子坐下说道。

  “你家欠人钱了?他是谁?你欠了多少?为什么欠的?”我吸了口烟连声问道。

  “他是我四叔,我爸前两年得病,需要一笔钱。我妈问他借了两万,已经还了1万,可是前几天他问我家要5万,说是利滚利......我现在拿不出那么。他每天去家里逼我妈,我实在不想让我妈天天担惊受怕的,所以...”坐在那里聆听着人的叙述,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要退股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股权转让给他呢?”我又问了一句。

  “我不想他来祸害我们的公司!”股东看了看他的四叔,又看了看我轻声说道。

  “借两万,还了一万,还欠你五万,你这账算得不错。这钱,我替他还了。”我吸了口烟,看向花衬衫说道。

  “这不行,大哥...”闻言股东急忙起身道。

  “没什么不行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花衬衫起身说道。

  更f新☆_最快{Z上L,

  “让财务送五万过来!”我摆摆手对艾义勇说道。虽然我压根在公司里没有半点股份,可是我说的话,还是算数的。艾义勇对身旁的财务示意了一下,然后冷笑着看了看花衬衫没有言语。

  “这不就结了么?回头替我问大嫂好啊!”稍后财务拿来了五万块放到我手里,花衬衫眼神放光的走过来伸手想要拿钱。

  “我给了你钱,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点什么?”我将钞票往回一收,伸出一只手对花衬衫问道。

  “什么?”花衬衫有些纳闷的反问道。

  “欠条啊,万一你拿了钱,回头又不认账我这五万不是白给了么?”我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道。

  “欠条?好几年了,谁还保存着那东西啊?”花衬衫闻言愣了!

  “那不就结了?没有欠条你还问人家要钱?你是欺负老实人,还是自己傻啊?我也不欺负你,你拿欠条来,这五万我认。拿不出欠条,一分都不会给你。而且我还告诉你,这屋里的都是我的人。没有我点头,谁都不能动他们。你再敢上门去骚扰人家...”说到这里我瞥了艾义勇一眼。

  “你的腿会跟这支烟一样!”艾义勇将手里的香烟夹了个对断笑道。

  “你是不讲理咯?”花衬衫脸色一沉问我。

  “从来没有人比我更讲道理了。欠条拿来,钱你拿走。拿不出欠条,这官司打到法院去,你也胜不了!假如,我现在红口白牙的对你说,你特么前年借我的20万啥时候还。你还么?你也不会还,你一样会要我拿欠条对不对?我要不讲道理,你就不会还站在这里了。”我耸耸肩对花衬衫说道。

  “好,好,好小子...”花衬衫扭头朝门外走去。

  “回去记得把欠条找出来啊!”我冲人高喊了一声。

  “钱,我先交给你。这件事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但是,以后不要再说退股这种话了。”我抖手将钞票抛到桌上对那个股东说道。

  “财务记下,他今天可是预支了五万。这是规矩,谁动公家的钱,都要留下记录。以后大家的日子过好了,可别忘了以前一起受苦的时候。谁敢把屁股坐歪了坑大伙儿,可别怪我不当他是兄弟。”趁着这个机会,我又把财务制度给强调了一遍。有多少一起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的例子摆在那里。我不想这些弟兄当中,将来也出现那样的人,那样的事。

  “你那个叔,是干嘛的?”我说完话,又多问了人家一句。

  “他是俺们村儿的一霸,周边谁谁家要用砖,用沙,都得经过他。”人家低声对我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点点头道。难怪走的时候会用那种眼神看我,原来是村里的一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