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84章 奉还
  “哥,有人来公司闹事。”处理好保安公司的事情,我便回了家。现如今只要我出门超过两小时,顾翩翩就会担心。有时候就连我在白事铺子里,都会接到她的电话。晚饭之后,我陪着她们在家看着明星户外秀。正琢磨着是不是要从那些个明星去过的地方里,挑选一个出来作为我们旅游的目的地,艾义勇就把电话给打了进来。

  “人被住在公司的弟兄逮住了两个,其他的跑了。”我起身朝门外走去,电话里接着传来艾义勇的声音。

  “你先留在那里别走,我马上就来。”我对艾义勇吩咐了一句,然后转身进屋准备换衣服出门。

  “保安公司那边有点事情,我要去看看。”我对沙发上两个注视着我的女人说了一声,然后拿起外套换上鞋就往外走。

  “你小心些!”身后传来顾翩翩的嘱咐声。

  “欠债还钱?这特么是黑道片看多了吧?”公司大门旁边的围墙上用红油漆刷了几个字,我到的时候,就看见一群人正把两个刷字的围在当间儿。我瞅着围墙上的字,摸摸头说道。

  “一准是你那个叔干的,除了他也没别人了。”我掏出烟,挨个儿散了一圈后对低着头站在一旁的那个股东笑道。

  ◇W0☆Y'

  “大哥...都是我给公司惹了这么多的事情...”人闻言把头又低下了几分。

  “那啥,你们老板住哪儿啊?”我拍拍股东的肩膀,然后走到那俩被按翻在地的马仔跟前问道。

  “住,住他家啊...”马仔知道,干这种活儿不能被逮着,被逮着了十有七八落不着好儿。闻言哆嗦了一下,张嘴答着我的问话。

  “啪!”我一巴掌呼扇在他后脑勺上。

  “特么,老子也知道他住他家,他家在哪?”收回巴掌我接着问道。这事儿牵扯到我弟兄的亲戚,其实我问他也能得到地址。不过我觉得那么做的话,人家是不是会有点难做?毕竟是自己的亲叔叔,这么干跟出卖亲戚没啥区别。有时候做事情,还是要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想才行。

  “大哥,我带你去!”一旁的弟兄抬头看了看我,然后上前拉拉我的衣袖说道。

  “不不不,我们是文明人,去干嘛,打架?那活儿是违法的。艾义勇,你把地址记一下,相信你有很多手段去提醒那位。”我回头对艾义勇招呼着道。而艾义勇则是吩咐自己手下的小弟过去记起地址来。这种小事情,一般大哥是不会出面的,底下有的是小弟愿意展露身手。

  “一个还没开张的保安公司,聚了几个人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今天刷刷油漆,明天挑担粪去让他们尝尝。五万不想给,老子还不要了。”坐客厅里正洗着脚的花衬衫,嘴角叼着烟正对一旁的四婚媳妇抱怨着。自打有钱了之后,每隔两年他就会换一换老婆。时至今日,这已经是第四任了。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资源,总是掌握在有实力的人手里的。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也是一种资源。而他,在这十里八乡,也应该称得上是一个有实力的人吧?

  女人冲他笑了笑没有搭话,这个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在嫁过来之前就知道的。嫁给他,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为了钱而已。就算过两年他玩腻了,要离婚,也得给自己一笔遣散费吧。有了钱,自己再去找一个老实人过日子去。老实人,就是派这种用场的。新车是轮不到老实人的,只有连胎都不知道换过几回,已经过了报废期的,才有可能让老实人接手。开不开的到头,那还是个疑问。一路上积累下的毛病,没准到手就爆发了也不一定。到时候老实人特么还得掏钱去大修。

  “啪啪啪!”说话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谁啊?”女人朝门口走去道。

  “嫂子,找哥有点事情。”门外一个敞亮的声音答道。

  “谁啊这是...”女人把门闩拉开道。

  “砰!”不等她把门彻底打开,门就被一股大力给撞开了。女人被门扇儿撞到一旁的地上,头上鼓起了一个大包。

  “哗啦!”两声。再看花衬衫,从头到脚都是粪水。才点燃的香烟耷拉在下巴上,一小坨黄黑的黏糊物正耷拉在烟头上往下缓缓地滴落着。

  “噗,噗!”花衬衫一阵作呕,张嘴将叼嘴上的烟蒂吐了出来。随着烟蒂一起吐出来的,还有半拉没有消化干净的虾仁儿。

  “三天之内,最好带上你的欠条去找我大哥。只等你三天,三天之后拿不出欠条,这账我们可不认了。还有,再敢找事,老子泼的可不是粪。”一个壮汉捂住鼻子,将粪桶倒扣到花衬衫头上对他瓮声道。

  “还有,让你男人明天去把墙刷干净,不然你家外墙一定会换一个颜色。”壮汉临出门的时候,扭头对捂着脑袋轻声抽泣着的女人说了句。

  “哭,哭,就知道哭。去烧水老子洗澡啊...”等了半晌,屋里再没动静了,花衬衫将脑袋上扣着的粪桶掀掉对一旁抽泣着的媳妇吼道。等浴缸里的水都放满了,女人这才抹着泪出来示意男人可以去洗了。就在堂屋里脱了个精光,男人迈步朝卫生间跑去。这味儿,实在是...“哗啦!”伸手试了试水温,花衬衫这才抬脚进了浴缸。才一坐下去,他就后悔了。因为他面前漂浮起来一层秽物,瞅着就跟蛋花儿汤似的。甚至当间儿还有一片护舒宝上下起伏着,当间儿的日本国旗,让花衬衫又是一阵作呕。

  “给我打听打听,那个兄弟保安公司是什么来头。”一个半小时之后,花衬衫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抬起胳膊嗅了嗅腋下,他拨打着一个号码说道。

  “兄弟保安公司?明天给你答复啊大哥。”电话那头的小弟打着哈欠答道。

  “把你的香水拿来我喷喷!”挂了电话,扯起身上的衣裳闻了闻,花衬衫始终还是觉得鼻子里有一股子屎味儿。点上一支烟吸了两口,他对正拿着水桶冲洗着地面的女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