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87章 讳莫如深
  “来帝都一趟!”安保公司的事情过去没两天,沈从良就打电话来让我去一次帝都。

  “干嘛?”说实话,气温在逐渐升温,我是压根半点都不想动弹。而且这个季节去帝都,我是去吃霾的咩?

  “过来你就知道了。”沈从良死活不说要我过去究竟是干嘛。

  “他怎么说?”强制性的要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帝都,沈从良就把电话给挂了。一号将收音机里京戏的声音调小了一格问道。

  “当然是满口答应了,我找他他还有什么挑三拣四的资格。不过,他还不知道要帮谁。要是知道了,恐怕...”沈从良略微欠欠身说道。

  “等他来了,我找他谈一谈。相信他会识大体,知轻重的。”一号靠坐在沙发上,沉思了片刻说道。

  “小悦悦?你怎么亲自来了?老沈呢?”沈从良相召,事情大抵上不会小。我跟家里打过招呼之后,订了张机票就直奔帝都而去。从出口处一出来,我就瞅见上身穿一抹胸,外罩无袖牛仔马甲,下穿一条五分低腰牛仔裤,将那坚挺的...,浑圆的...,修长的...种种勾勒得波澜起伏的马悦朝我招呼着。走过去,我上下打量着人家问道。或许有人不记得她是谁了,她呀,就是沈老头儿身边那个贴身女秘书。以往惯于穿着皮衣皮裤的那个女子啦!

  “嗤,我哪里小了。沈老知道你一路鞍马劳顿,刻意让我开车来接你去好好休息。明天他再来找你谈工作的事情。”马悦挺了挺那对坚挺的...对我说道。

  “老沈这么客气?让你来接我,然后还订好了酒店让我先休息再工作?我说妹子,我咋觉得心里没底呢?你偷偷告诉我,老沈是不是挖一坑等着我跳呢?”我左右看了看,完了拉住小悦悦的手问道。

  “放手,不许趁机揩油。你有什么值得坑的,让你住就住,给你玩儿就玩儿呗。”马悦白了我一眼,然后轻轻将手挣脱了道。前半段儿,打我们身边经过的人没听见。最后那半句,人听见了。一时间,几道暧昧的眼神冲我瞟了过来。其中一货,还冲我挑了挑眉毛。

  住的那条街,名叫张自忠路。距离天安门呐,南锣鼓巷呐,后海什么的地方都不算远。不过跟我预计的不一样,马悦带我去的地方并不是酒店,而是一处胡同里独门独院的小四合院。在这寸土斤金的地方,能找这么个院子住着,别说还是挺惬意的。进了院子,将院门一关,外头的熙攘之声顿时减弱了不少。带我进了当间儿的那间房,马悦拿起暖瓶来为我泡了一杯茶。

  “怎么样?”将茶杯放到我面前,马悦坐到我身边的藤椅上问道。

  “挺不错,老沈是咋找着这么个地方的?”我摸了摸藤椅的扶手,尝试着靠在上头说道。2-30度的气温,坐在清凉的藤椅上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要是喜欢,以后你来帝都就住这个地方。这可是沈老专门为你准备的,就是想让你体会体会老北京的生活。整天住酒店,那有什么意思?”马悦见我满意,呡嘴一笑道。

  “等等,俗话说无事献殷勤...老妹儿啊,老沈到底喊我来干啥?”一听马悦这话,我当时就坐直了身子问道。专门为我准备一院子,以供我今后再来帝都的时候下榻?这待遇,这面子,啧啧!不过,我有啥资格享受这待遇?我有啥值得人家给面子的地方?我是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

  “我哪儿知道,哪次你不是跟他单线联系的。你先休息吧啊,出了胡同左转是肯德基,右转是超市。胡同里就有小馆子,你自己看着办,我走了!”见我又问起这话,马悦眼珠子滴溜溜转悠了两圈,然后起身说道。

  “你不说我就走!”我眼珠子也滴溜溜转了两圈起身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儿啊,也没啥大事。就是有一个老同志吧,有点事情可能要你帮帮手。哎呀,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明天等沈老来了,他自然会对你说的。”马悦被逼得没办法,低声在那里说了几句。末了,一跺脚扭身就朝门外走去。

  Tn

  “老同志?”我目送着马悦出了四合院,缓缓坐回藤椅琢磨了起来。

  “德隆啊?东强啊?”马悦走后,我把院门一反锁,躺屋里睡了个午睡。等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洗了把脸,又刷了个牙,我才出门在胡同里找了家帝都当地口味的馆子吃了顿饭。饭后我绕着胡同溜达了一圈,想想人生地不熟的,也没哪儿可浪的,便回了四合院。泡了壶茶,我坐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琢磨了一下开口招呼了起来。

  “大人!”齐德隆齐东强两人稍后齐齐出现在我的跟前。把他们扔这儿一年了,一直也没顾得上。今天正好得空,我打算问问他们在故宫里生活得怎么样。还有那些个嫔妃们,是不是老实!

  “坐,来喝茶。一直事忙,也没顾得上来看望你们两兄弟。”我拿了三个茶杯,提起茶壶将它们斟满了说道。

  “不敢!”两人对视一眼,面露欣喜的冲我连连道着不敢。苦守了一年,可算是被上官想起来了。他们心里如此想道。

  “有什么不敢的,让你们坐就坐,我还有事情要问你们呢。”我拿起两个茶杯,分别放到两人面前笑道。

  “大人有事直管吩咐,我等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两人齐齐拱手躬身说道。

  “暂时还没需要你们赴汤蹈火的事情,都坐下,咱们聊聊天。”我对两人招手示意道。

  “宫里的那些个女人,这一年来可还老实?”等两人坐下,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问道。

  “一切都按部就班,她们的用度,我兄弟俩也尽力满足。说实在的,只要让她们继续过着那种衣食无忧的日子,她们没那个闲心去起幺蛾子。”两人齐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