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89章 再临楚家
  “啪,啪,啪!”沈从良看了我一眼,递来一支烟。他知道这个任务,对于我来说不是那么容易就接受的。我接过他的香烟,轻轻在茶几上来回磕打了起来。很快烟头处就被磕打得陷下去半厘米的空隙。

  “呲!”我身旁的中山装抬头看了一号一眼,待到一号轻轻点头之后,这才摸出身上的火柴划着了送到我面前。

  “呼!”我就着火柴点燃了香烟,烟头处迸发出一团烟火。我深吸一口,然后埋头将烟雾吐到脚下。

  “喝茶!”沈从良接过特服端进来的茶杯,走到我身边轻轻放到了茶几上头。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将香烟搁在烟灰缸上轻轻磕碰了起来。

  “你现在做的事情,是为国家出力。当年他做过的事情,也同样是在为国出力。我们不能因为他的后辈出了问题,就全盘抹杀掉他曾经为这个国家流血的事实。你觉得我的话有没有道理?”见我久久不语,一号缓声开口道。

  “他的后辈有问题,我不会姑息。他的性命有危险,我也同样不会坐视。钉是钉铆是铆,你觉得我的这个做法对不对?你跟他的后辈有恩怨,可是跟他没有对不对?诚然,楚瑜是仰仗了楚家的力量。可是你就能保证,若干年后,你的后辈中不会出现类似的人么?到时候,如果人们把你所做的一切全盘给否定了,你的心里又会怎么想?如果我不尽力救他,那些还健在的老前辈们,又会怎么想?”一号起身走到我的跟前,低头看着我接着说道。

  “他出什么事情了?”我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问道。

  “老沈你介绍一下。”一号见我开口了,松了口气对沈从良说道。他就怕我闷不做声,只要开口了,就好办了!

  “上周,楚老前往老战友的家里参加聚会,回来之后,就开始觉得身体不适。当时保健医生认为老人家是太累了,给他做了一下推拿之后也没太在意。可是接下来,老人家就开始做噩梦。据他说,梦里有很多人围在他的身边。”沈从良转身走到门口,轻轻将门打开,好让屋里的烟味散去一些说道。

  “撞邪了?这点事情也很难办?”我起身托着下巴在屋里来回走动了几步问沈从良道。

  “当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先后派出去几个得力的干将。现在他们都进了医院。而楚老的问题已经发展到,大白天也能看见那些所谓的人围在他身边了。我在担心,如果再拖下去...”沈从良回头对我说道。

  “道听途说,不如亲眼一见,带我去楚家。”我看了一号一眼,然后轻声对沈从良说道。

  “你小子,老子刚才生怕你会拒绝。”告辞了一号,从中南海里出来,等我上了车后沈从良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对我说道。

  “你觉得我有那么傻么?”我靠坐在座椅上,将车窗放下两寸,点了一支烟轻声回道。

  “是你?”从车里下来,守在楚家门口的两个守卫眼神一缩看向我道。大门门楣上的牌匾从中断裂开来,就那么悬在门上。似乎是楚老太爷刻意不去更换,用来警示家人的。我抬头看了看门楣上的那个剑孔,没有搭理那两个护卫迈步朝门里走去。

  “等等!”沈从良跟马悦先后从车里下来,然后喊了我一声。

  “劳烦去通报一声,沈从良程小凡前来拜会。”沈从良走到我的身边,将拐杖轻轻点地对那两个护卫说道。

  “大少爷说了,沈先生来楚家欢迎。程小凡来,楚家不欢迎!”一个护卫闻言拿出电话往里边打了一个,一级传一级的这么往上汇报过去。等了差不多10来分钟的样子,才有一个护卫气喘吁吁的跑出来说道。

  “这不赖我!”楚家这么干正合我意,我也不会拂了一号的意,也不乐意去帮那个楚家老太爷。闻言我转身就往车上走去。

  “你小子站住!”沈从良狠瞪了那几个护卫一眼,然后回头冲我怒喝一声道。

  “再去通禀一声!就说,机会难得,过时不候。老太爷如果清醒的话,这话你们最好直接向他汇报。”楚家大少爷,正是楚瑜的父亲。自己的亲儿子被我送进去了,想指望他能对我有啥好脸色,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沈从良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接着他嘱咐那些个护卫,最好直接对楚家老太爷汇报。

  正@版首4发tu

  “你打吧,我不敢打了!”手里拿着手机的护卫闻言,犹豫了半天将电话递给一旁的同伴道。

  “不用打电话了,老太爷说了,开中门,让他们进来!”门内,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抬头看去,远远看见一根白蜡杆子杵在那里。

  “你居然还敢来?”手持白蜡杆子的老妈子等我们从中门进去之后,拦在道上冷眼看着我问道。

  “奉命而来,你以为呢?”我双脚齐肩而立,双手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对她说道。

  “瑶芹,不得无礼!”正针尖对麦芒之时,楚老太爷的声音打院内传来。几个护卫抬着一顶滑杆儿,就那么把他给抬到了前庭内。

  “又要麻烦沈先生了,请正厅说话。”老头儿也是个犟人,从滑杆上下来之后,被人搀扶着对沈从良拱手谢过,然后理也不理我就那么转身朝正厅走去。

  “稍安勿躁!”沈从良怕我使性子,一伸手抓住我的腕子,跟马悦两人一左一右的就那么将我朝前挟裹而去道。

  “瑶芹,上茶!”等我们先后落座,楚老太爷轻咳了两声对紧随身后的老妈子吩咐道。

  “沈先生请用茶!”

  “马小姐请用茶!”

  “哼!”

  少时,人用托盘端来三杯茶。先后客气地递给了沈从良还有马悦之后,冷哼一声将茶盏搁到了我身旁的茶几上。茶水溅出半盏,我瞥了一眼,任由茶几上的水往地上滴落着。

  “有种你把它给碎了!”我揉揉鼻子对那老妈子说了一句。

  “你!”老妈子将手里的托盘塞到一个护卫手中,操起白蜡杆子就要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