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90章 前倨后恭
  “老太爷,您的电话!”箭拔弩张之际,一个小保姆轻手轻脚走过来对冷眼旁观的楚老太爷说了一句。楚老太爷对身旁的沈从良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起身被几个护卫搀扶着往后厅走去。沈从良看了我一眼,缓缓低垂下眼帘做那假寐状来。

  “呜嗡!”楚老太爷前脚走,拿着白蜡杆子的老妈子后脚就一棍对我抽打了过来。沈从良没动,马悦也没动,厅里的楚家人也都没动。唯独,我动了!

  “撒手!”对着当头抽来的白蜡杆子,我展臂,沉身,扭腰,勾手,一下子便将白蜡杆子握在手中。老妈子见势双手握棍便想把棍给抽回去,我双手前后搭在棍上,猛一运劲抖动了棍身道。

  “呜嗡!”棍身起波澜,老妈子但觉一股大力犹如惊涛拍岸一般向她袭来。她慌忙运力相抗,棍身弓如弯月,然后啪一声弹了个笔直。老妈子双手掌心传来一阵火辣,低头一看却是已然被白蜡杆磨去了一层皮。老妈子被这股子力道弹得撒开棍身,脚下踉跄着朝后倒退了几步。

  “还给你!”我双手吃棍,运气将其弯成弯月,对着立足未稳的老妈子猛一撒手道。

  “啪嗡!”长棍崩得笔直,棍身不停颤动着抽打在老妈子的腰腹之间。

  “夸啦啦!”老妈子跟长棍一起倒飞出去,将正厅的镂花大门撞了个粉碎,然后摔到厅外。

  “你...”楚家众子弟还有那些个护卫见状纷纷朝我涌了过来!

  “都退下,成何体统。”从屏风后传来了楚老太爷的呵斥声。

  “瑶芹,你没事吧?”说话间,楚老太爷从后厅走了出来。看了看被砸烂掉的门,又看了看躺在地上正忿忿然看着我的老妈子问道。

  “老太爷,我没事!”老妈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身而起道。

  “给程公子上茶!”楚老太爷的这句话不仅让老妈子愣了,就连前厅内的楚家子弟和那些护卫们也都齐齐愣在了那里。

  “咳,咳,我说的话没听见么?给程公子上茶。都围在这里做什么?都退下去,老夫跟沈先生和程公子有话要说。”楚老太爷轻咳了两声,顿了顿手里的拐棍瞥了愣在原地的众人一眼不悦道。

  “程公子请用茶!”将楚家子弟还有那些护卫都赶走之后,又过了半晌,老妈子才用托盘为我重新端来一杯香茶。

  “多日不见,程公子的功夫又长进了不少。”端起茶杯,对我示意了一下,楚老爷子缓缓开口道。

  “斯大林同志说过,落后就要挨打。今时今日今事,逼得我不得不尽快去提高自己。不为打人,只为自保。”我掀开碗盖,轻轻在茶盏上刮了刮说道。

  “方才首长打电话来...”楚老太爷笑了笑,放下手里的茶盏继续说道。

  “为了老朽之事,再三劳烦沈先生,老朽实在是过意不去。”楚老太爷冲我身边的沈从良缓缓拱手道。沈从良略微欠身算是还了一礼。

  “难得程公子不计前嫌,愿意鼎力相助,老朽先在这里谢过了。此事到最后不管成或不成,从此楚家跟程公子之间的事情都一笔勾销。而且程公子若是有意来帝都发展的话,楚家必会大开方便之门。冤家宜解不宜结,程公子你觉得如此可好?”楚老太爷轻咳了两声对我说道。

  “帝都寸土斤金之地,非等闲能够踏足其中的。老太爷的心意我领了,跟这里的繁华比起来,我实在是更喜欢老太爷送我的那座山。”我呷了口茶,随手将茶盏放到茶几上说道。

  永|久fx免d费看L7小说

  “那,那座山从此就姓程了。”楚老太爷闻言倒是痛快,一摆手便将那座原本是租给我的山送给了我。想想也是,跟自己的性命比起来,一座荒山又算得什么。楚老太爷要是倒了,楚家失去的,可不仅仅是一座山那么简单了。至于关于那座山其他的一些法文条款,我想对于特权阶级来说,这都不是事。

  “多谢楚老太爷厚赠!”我对座上的楚老太爷一拱手道。

  “天色不早,今日诸位便留在我府上吃顿午饭如何?席间老朽还有话要说。”一盏茶喝完,楚老太爷始终没有开口说自己的遭遇,而是挽留着我们共进午餐来。沈从良看了我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你们都去后边吃去,连生你留下。”楚老太爷要摆席面,整个楚府的厨子当时就忙活了起来。一个多小时之后,一桌精致的菜肴便摆上了桌面。自己坐了上座,楚老太爷示意我们坐下之后,便开口将那些闻讯前来的楚家子弟们全都赶了出去。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便是楚连生。

  “连生,替客人们斟酒。”楚老太爷举筷对我们示意了一番之后,放下筷子对陪坐末席的楚连生说道。楚连生闻言连忙拿起搁置在冰桶里的酒瓶,挨个儿给我们斟起酒来。酒水呈淡黄色,倒入晶莹剔透的酒杯中之后,因为温差的关系,在酒杯上留下了一层薄雾。酒水晶莹中朦胧透着一股子淡黄,倒是让人一时不忍举杯饮下。

  “敢问老爷子,这酒...”端起五钱一个的酒杯,我轻轻嗅了一下,放下酒杯问楚老爷子道。酒水中隐隐透出一丝淡淡的幽香,我能感觉到体内的顾纤纤惬意的娇吟了一声。看来这酒,对了美人儿的胃口了。

  “此酒名为桃花,是每年老家的人采摘初蕊窖成。此酒全天下,独此一家,在别处可是喝不到的。程公子若是喜欢,稍后带上几斤走。”楚老爷子见我问酒,双手交叠在腹前笑道。

  “几斤,怕是不够。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老爷子借配方一阅。”我略一迟疑,然后起身对座上的楚老爷子躬身道。顾纤纤还从来没有对哪种东西表现出这么浓厚的兴趣,既然是她喜欢,我势必要为她弄来。

  “得寸进尺!”此言一出,侍立在楚老爷子身后的老妈子冷哼了一声。

  “程公子莫非懂酒?”楚老太爷一抬手制止了老妈子,然后轻笑着问我。

  “不懂!”我摇头如实答道。

  “那,莫非是好酒?”楚老太爷又问。

  “不好!”我又摇头。

  “可是贪酒?”楚老太爷接着问。

  “如非必要,滴酒不沾。”我又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