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98章 大哥很悲哀
  “大哥,人家在打电话叫人...”敦实汉子抽着烟,就等着我们出去。手下一马仔眼尖,远远看见刘建军拿出电话,急忙对他大哥说道。

  “特奶奶的,不等了,干!”敦实汉子将烟头一扔,提着米把长的镀锌管带着人就冲进了餐厅。

  “你倒是不想动粗,人家不依咋整?都躲开点儿,好久没揍人了,今天开开张。”我将手表往顾翩翩手上一塞,弯腰拿起凳子对着跑最前头的汉子就砸了过去。

  “砰!”一声,凳子角正砸在他额头上,当场将他砸翻在地,手里的钢管也叮呤当啷的跌落一旁。

  “啊...”见动上了手,食客们一阵慌乱,纷纷起身朝外头跑去。几个服务员有心想拉着他们结账,可是看着眼前的那些个钢管还有砍刀,很明智地选择了躲进后厨。

  “这,这,特奶奶的,老子是交了钱的,这样也有人来砸场子?”餐厅老板从二楼办公室探头一看,跺脚大骂着就开始往外打起了电话。

  “我是...”刘建军还想跟人表明身份,可不等他把话说完,一根钢管呜嗡一声就朝他头上抽了过来。我见状把他往后一拉,接着抬手接住了钢管。手上一运劲,甩手就将那个不知道轻重的愣头青给摔了出去。人家都是打胳膊打腿,这丫倒好,直接朝人脑袋上招呼,特么第一次打架?我运起护身咒,提着钢管就挡在了刘建军等人的身前。

  “砰!”一根钢管抽打在我的肩胛骨上发出一声闷响,这是个老打架的,我心里琢磨着,一棍子对着他的胳膊肘抽了过去。

  “咔!”一声骨折声响起,他抱着胳膊倒了下去,我也是个老打架的。我冲他挑了挑眉毛,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大哥,大哥,大哥?”头上鼓起一个乌包的敦实汉子,被几个小弟搀扶了起来。众小弟如丧考妣一般搀扶着他喊叫着。这是一个表忠心的机会,但凡不蠢的,都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老子没死呢,都特么嚎什么?上啊!”敦实汉子捡起钢管,对着护住自己女朋友的男孩儿走了过去。尼玛那边那货太生猛,让小的们先上,我先对付这两个再说。敦实汉子心里盘算着,先把软柿子吃了,回头再伙同马仔们来对付我们。

  “啊...”女孩子尖叫了一声。

  “砰!”接着一根钢管飞了过去,砸在敦实汉子后颈上。他脚下一个趔趄,然后扑到了桌上的干锅里。呲一声油烟四起,嘡啷啷连人带桌子一起躺到了地上昏死过去。

  “大哥又被打晕了。”众马仔见状大惊,除了两个脑袋缺根筋的还朝我冲了过来,其他的人都呼啦啦蜂拥着朝他们大哥跑了过去。

  “砰!”一个黄毛拿着钢管就打在我的头上。

  “啪啷!”我身后的顾翩翩拿起茶壶狠狠砸在了他的头上。我没事,他翻了两个白眼倒了下去。

  “周少,粗人就是这样。”门外,中年人将打火机嘡一声点着,将火苗递到了周少的嘴边道。

  “就这样的人,周少要是收了,今后只会给你添麻烦的。”等人抽了两口烟,中年人接着又说道。

  “我怎么做事,用不着你教。”周少瞥了中年人一眼,然后冷然道。中年人见自己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连忙闭嘴不做声了。

  “你们都好好儿做,过两天等我父亲上任了,就一切都不是问题。”周少屈指将才吸了两口的烟弹进江水里说道。

  “那是,那是,周副市长能够空降过来,是我们的福气。能够认识周少,更是我们的福气。”中年人连忙点头哈腰的说着。

  “别到处乱说,什么空降不空降的,这是组织上的信任。”周少傲然的对中年人说道。

  “是是,组织上的信任。”中年人连忙改口道。

  “不过我真替我父亲不值得,怎么被调到这么个破地方来了。绕着城区走一圈,也要不了一个小时吧?”周少很显然对于小城很是不满意。

  “话不能这么说周少。”中年人闻言接口道。

  “那该怎么说?”周少看了他一眼问道。

  “历来在这里只要做出成绩的领导,都是往省里调动的。周副市长这是前途无量的前奏啊。试想一下,几年之后说不定省里的交椅也有周副市长一席呢?到那个时候,周少您不也是水涨船高么?”中年人在一旁轻声分析着。

  “真的?”周少眼神亮了一下。

  “我骗谁也不能骗你不是?我还指望周少以后多多提携呢。”中年汉子连声说道。

  “扶我起来,我还能打...”一伙人将敦实汉子扶起来,一个小弟含了口水喷到他的脸上。晃悠了几下之后,他摸着后颈说道。

  7正R版^首发i)

  “砰砰!”身后两个马仔被我扔了出去。

  “啪啷!”一个啤酒瓶砸在敦实汉子头上,他瞪圆了眼睛瞅着眼前那个战战兢兢的男孩儿,一翻眼白又晕了过去。我冲那个一瓶砸翻敦实汉子的男孩儿竖了竖大拇指,甩手又拎着两个马仔的衣领子将他们扔了出去。

  “走吧周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是打不赢了!”见餐厅里一片狼藉的样子,中年人对身边神情不悦的周少说道。

  “走!等我父亲来了,一个都跑不掉!”周少拿着手机,对着我们拍了一张后转身遁入了黑暗之中。

  “我是刘建军...”我在那边打架,刘建军护在众女身前打起了电话。

  “叭叭叭,姆呜!”刻把钟?或许还不到,很快就一溜儿警车飞驰了过来。

  “兹兹!”才从地上爬起来的敦实汉子,被警察从身后一电棍杵在腰眼儿上。

  “尼玛...”嘴里蹦出这两个字,他身子一软又晕了过去。

  “刘书记,我们来晚了,您没受伤吧?”分局局长一溜小跑来到刘建军面前敬礼道。

  “我倒是没事,只是这一片儿的治安你可要下点力气啊。”刘建军拍拍分局局长的肩膀沉声道。

  “就是,吃个饭都能打架!”我找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