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01章 新婚夜
  说起结婚这事儿,各地有各地的风俗。有的地方初婚是中午的酒席,而晚上则是二婚的酒席。小城这里,一般中午是嫁闺女的酒席,晚上则是娶媳妇的酒席。所以有很多外地朋友来到小城这边,会很诧异。会问:你们这疙咋这么多二婚的?其实不是,只是风俗不同罢了。在小城这里,不管是几婚,娶媳妇的酒席都在晚上。

  一般来说,家里没个当官儿的亲戚撑着,或者是做生意的大老板什么的,普通人家摆酒席也就20来桌的样子。10来桌的也不少见,甚至还有几桌客人的。当然,100桌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当中百分之80不是亲属,而是有求于人的人趁机来捧场啥的。

  “新郎今晚悠着点儿啊,别闪了腰!”婚礼的酒席一般都散得快,个把小时的时间也就完事了。费时间的,就是婚礼当中的庆祝过程。晚上8点半,新郎李科京跟新娘米斯站在酒店门口送着前来赴宴的亲属们。现如今不比以往,兄弟伙的好容易逮着一次上下其手的机会就往死里捏啊摸的。如今小城这块儿,还算是比较文明的了。该开的玩笑,大家在婚礼上开开就完了。至于闹洞房,特么谁结婚不是累个臭死,还是让人家早点回去歇着吧。

  “我有婚假,扶墙也不怕,你们是不是打算出去消费了?还是早点回去吧,省钱来凑我儿子出世的份子多好!”李科京一边给朋友们撒着烟,一边跟人开着玩笑道。不容易,追了好几年,可算得偿所愿了。他很感慨,也很庆幸。

  “我们上车回吧!”等亲朋好友都散尽,又帮着父母把遗落在酒店的东西都拿上了,李可京才一手搀扶着媳妇,一手搀扶着老娘朝车里走去。酒还剩下不少,他决定明天拿去退了。结个婚已经将他家的家底掏得差不多,能省几个是几个吧。

  “你喝酒了,我来开车!”李科京的父亲拉开后车门对儿子说道。

  “成,我爸是老司机,你来开!”李科京打了个酒嗝笑着道。一言既出,当时就收到了他妈还有媳妇的两双白眼。自打小姐这词儿不能乱说之后,如今老司机一词儿也步了后尘。

  “儿子,打今儿起你就是个大人了。”后座上,妈妈轻抚着李科京的头慈爱的说道。

  90更Q:新s最h:快;t上m1b

  “这小子,打小儿被我们给惯坏了。身上的臭毛病不少,小米啊,今后你多担待点儿。”接着,李科京的母亲又扭头对身边的新媳妇说道。

  “我啥都让着她,就不用担待了。”李科京的一句话,说得媳妇低眉浅笑,说得他妈又白了他一眼。

  “这真是,这么晚还有人抬轿子娶媳妇?”如今市区内的房子都已经卖得差不多了。李科京的婚房在城郊,那地方再往前走千把米就是村子了。就连报案,也是去乡派出所去报。将车拐进通往小区的那条道儿,李科京的父亲看着迎面而来的轿子纳闷道。

  “谁知道呢,或许才送完主顾准备回去的吧。”李科京的母亲随口答道。八个轿夫,一顶顶盖儿铺着黑绒的轿子。人家低头在街上悄没声儿的走着。

  “这家儿可真有意思啊,哪有结婚用黑轿子的。”瞅着顶盖儿上的黑绒,李科京的母亲轻声笑道。红色在中国才代表着喜庆,黑色,死了人才用那个色吧。

  “滴!”眼瞅着那队轿夫不避不让的就那么迎着车头走过来,李科京的父亲按了一下喇叭,同时减速打了打方向盘。

  “都傻不愣登的,哪有对着车走的?”李科京的父亲嘴里抱怨了一句,把着方向盘想要避让开这些轿夫。

  “唉,唉...”可是他想让人,人家却不想让他。眼瞅着李科京家的车减速避让,人家反而是加快了脚步对着车头就冲撞了过来!

  “呜嗡”一阵寒风席卷而过,车里的人齐齐打了个哆嗦。李科京的父亲一脚刹车下去,再看那些轿夫,却是人影全无。

  “妈的真是见鬼了!”嘴里骂了一句,他想将车打着重新上路。

  “米斯啊,晚上尽招呼客人去了,没吃饱吧?待会回去妈给你做夜宵吃。”李科京的母亲回头朝车后望了一眼,然后摇摇头对身边的儿媳妇说道。

  “米斯,米斯?”接连说了两遍,也没有得到儿媳妇的回应。李科京的母亲有些诧异的摇了摇儿媳妇的肩膀。

  “砰!”米斯随着她的摇晃,一脑袋撞在了车门上。

  “老头子,儿子,快停车,来看看米斯这是怎么了?”李科京的母亲见状有些语无伦次的喊了起来。

  “发烧了,快送医院!”抬手在米斯的额头上摸了一把,李科京急忙对驾车的父亲说道。米斯的额头滚烫滚烫的,鼻息时而粗重时而微弱,看起来就跟重病缠身一般。

  “先住院吧,今晚先挂水退烧,明天再做个全面的检查。”进了医院,值班大夫初步检查了一下症状之后说道。

  “爸,妈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照顾她。”等把媳妇背到病床上,又挂上了水,李科京对身后焦急的父母说道。

  “你回去休息吧,我照顾着...”母亲心疼儿子,想让儿子回去休息自己留下来照顾媳妇。

  “发个烧而已,就让他在这呆着。自己的媳妇不得自己照顾啊?这日子还长着呢,就算先学学怎么做人家的老公吧。”做父亲的则是跟母亲不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教育儿子。

  “老公,老公快来救我...”送走了父母,李科京回到媳妇的床边,就那么趴在床尾睡着了。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了米斯的喊声。

  “医生,医生!”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起身走到床头摸了摸媳妇的额头。然后大惊失色的朝门外跑去。米斯的额头比之前更烫了,而且她的嘴唇也开始龟裂起来。李科京虽然不知道媳妇高烧到了多少度,但是他知道眼下这种情况,是会出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