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13章 我说
  “算了,爱回不回!”一泡尿尿完,赵四平蹲门口把烟抽完,拍拍屁股就回了工棚。长年在外的大老爷们儿,时间久了谁还没个憋不住的时候?他怀疑赵金宝是背着他偷偷跑去泻火去了。半掩着门,留下一道缝隙通风之后倒在床上,赵四平不多会儿工夫就发出了鼾声。一觉下来,他做了个梦。梦里赵金宝死了,那四十万块钱全归他赵四平一个人独吞。

  “嘿嘿嘿!”赵四平咧嘴发出一阵惬意的笑声。

  “起来,起来,出事了还睡!”还没等他琢磨好那四十万块钱该怎么花,就被人几巴掌给呼扇醒了。他睁开眼睛一瞅,看见工头正站他身前。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他抠了抠眼角的眼屎四处找着拖鞋。

  “这儿。”工头儿脚一伸,从床下把他的拖鞋给勾出来说道。

  “头儿,出啥事了?”趿上拖鞋,赵四平拿起皱巴巴的烟盒给工头递过去一支问道。

  “跟你同屋的赵金宝儿昨儿晚上摔死了。我说,你们这屋是不是招鬼啊?5个人,现在就剩你一个了。快点洗漱,人警察要找你问话呢。”工头将烟点上,走到门口吸着道。

  “警察找我干什么?”赵四平心里有些打鼓的问了一句,然后拿着塑料盆还有被子走到门口的自来水管处洗漱起来。

  “金宝儿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么?他出事了人家不得问问你啊?”工头随口答了一句。

  “老板,老板你别急!”老郑接到电话,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工地。身后,小秘书扭动着腰肢紧紧相随着。

  “你特么除了这句还会说别的不?啥啥都是你别急。”老郑一肚子邪火正没处发泄,小秘书正好给撞枪口上去了。他走到人事科的门口,停下脚步呵斥了一句,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把那谁赵磊家的电话号码给我找出来。去两个人,拿几瓶水送给人警察。其他的事情,等我过去再说。”老郑进门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连声吩咐起来。警察介入了,要是再扯出萝卜带出泥,这停工整改可就避免不了了。要是不能按时完工,特么又得给人一笔违约金。老郑挠着头,拧开一瓶矿泉水猛灌了几口。加上赔偿金什么的,自己今年是在走背运么?老郑拿起水瓶又灌了两口。

  “老板,这是赵磊家的电话。”老板发了怒,底下人的工作效率明显要比平常快上一筹。几分钟的时间,她们就把赵磊的电话给找了出来。

  “昨天夜里10点到今天凌晨2点,这几个小时时间你在哪里?”那边,老郑给赵磊的家里拨打着电话。这边,赵四平则是被工头带到警察们的跟前接受起了询问。

  “我一直在工棚里睡觉啊,哪儿也没去。”赵四平作状寻思了一下,完了对人警察说道。

  “谁能证明?”警察接着问道。这只是一种程序而已,当晚留在工地上的人,都经过了这么一出。

  “哎哟,这工棚里就我一个人,没人能证明。不过咱工地大门那儿哈有一监控,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看看那个东西。我是打下了工,吃完饭之后就没出过门了。”赵四平挠挠头说道。

  “在这儿签个字,最近没有特殊情况最好不好离开本市。”警察盘问了几句,见问不出个什么来,拿过笔录递到赵四平面前说道。

  “哎哎,我除了上班也没哪儿可去的。”赵四平拿起笔在笔录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决定待会儿就走,带着那40万块钱。

  “赵四平...”正当赵四平准备返回工棚收拾行装,等待会工地开工之后趁机溜走的时候。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吼。他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板。眼珠子转悠了两下,他拔腿就跑。老板气冲冲的赶来,一准没什么好事,难道是那事穿帮了?他心乱如麻的朝着工地大门口跑去。

  “警察同志抓住他!”老郑气喘吁吁的冲在场的警察们喊道。

  “放开我,放开我!”在场的警察还有工人们一拥而上,没几步就把赵四平给按在了地上。

  “好你个赵四平,敢特么讹我?说,老子那40万去哪了?”赶过来的老郑一脚踹在赵四平的脸上喝问他道。还准备再打几下出出气,老郑就被警察们给拉开了。

  in^正版&首*发(

  “怎么回事?”警察们将赵四平控制住后问老郑道。

  “带回去!”等老郑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凭借着直觉,警察们认为这起案子不会太简单。用手铐将赵四平给铐了,然后押着他就上了警车。

  “说说吧,那40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压根就没通知人家家属,而是准备作伪来黑了这笔赔偿金吧?好小子,现在人的脑子都特么怎么长的?有这脑瓜子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干这歪门邪道的事情?”赵四平被带到了讯问室内,两个警察坐在他对面问起他来。

  “我压根就不知道什么40万块钱。哦,你们警察就听有钱人的话对不?他说我讹了他40万你们就信,我是穷人,我说我没有讹你们就不信对吧?”赵四平双手戴着手铐在桌上磕了磕,显得很义愤填膺的在那里说道。不能认,现在他们没有证据,说啥也不能认!他一边诘问着警察,脑袋里急速想起对策来。

  “我做了20年警察,我是真心劝你一句。兄弟,有事趁早说。别等我们查出来,到那个时候你说了也白搭。”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然后也懒得再问赵四平了。其中一个起身走到门口,回头对他说了句。赵四平就那么被铐在椅子上,屋子里就他一个人。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的额头上出了一层汗。他想活动一下身体,可是腰腹的位置却被一块木板给控制住了。想要起身,除非先把木板上的锁给打开。

  两个小时过去了,赵四平开始焦躁起来。他很想伸伸懒腰,然后起身走动走动。三个小时过去了,赵四平的双腿紧紧夹在一起,他想上厕所。

  “我说!”四个小时之后,赵四平在屋里嘶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