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16章 分尸案
  道场是晚上去做的,其实也没啥可做,我就是绕着工地溜达了一圈,然后招来两个鬼差将那个流连不去的冤魂带回阴司就算完事。事后,又让老郑买了几挂鞭炮噼里啪啦一通闹腾应了应景。当然,城区内燃放烟花爆竹的罚款,由他自己去交。

  六月份的天,已经开始热了。起码在小城这个地方,气温已经到达了34度。沉寂了半年的江滩又开始热闹了起来。人们带着女票,带着孩子,带着老婆,又或者是别人的老婆来到这里玩水消暑。江堤上一溜儿的路边摊也开始了营生,一水儿的油焖大虾招牌挂满了江堤,提醒着人们吃小龙虾的季节又到了。

  “小明,来追我啊!”傍晚时分,有那胆大的孩子。冒着回去被家长死揍的风险,结伴来到了江边疯跑着。

  “要不,咱们下去玩一会儿呗?待会上来晾干了再回去,一准不会被家里发现。”瞅着别人在水里扑腾得热闹,小伙伴们凑到一起商议了起来。他们已经浑然忘记了,每年在这里都会淹死几个人的事情。尽管每年电视台还有各单位学校,都会再三的提醒人们不要去江里玩水。不过大家都在琢磨:老子水性这么好,怎么着也不会淹死。只是他们忘记了有句俗话: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

  “10分钟,玩久了不行。”体格子最大的小明看了看江滩公园当中竖得高高的大铁钟说道。

  “10分钟就10分钟,快点脱衣服。”小伙伴们将书包垫在地上,然后快速脱起了身上的裤衩和T恤。

  “噗通,噗通!”小伙伴们接二连三地跳进了水里。小明很专业的在岸边做起了热身,他决定要么就不玩,要玩就要比这些小伙伴们跳得更远,潜得更深。

  “噗!”一个小伙伴从水里钻出来,一抹脸吐出了一口江水。

  “快下来啊小明!”他脚下踩着水,双臂在水面划动着对岸上的小明喊道。

  “马上!”小明左右看了看,翻上了岸边那块刻着江滩公园字样的大石头上边。然后深吸一口气,助跑了两步一个猛子便朝江里扎去。

  “小明的姿势真好看!”小伙伴们无不羡慕的看着小明说道。

  “他爸是市业余体校的游泳教练,我们哪里能跟他比?”有小伙伴打了个喷嚏,然后准备上岸。6月份的江水,玩久了还是有一些凉的。

  “拉我一把,我脚被水草缠住了!”令人羡慕的小明从水里钻出来,双臂不停地划动着对小伙伴们喊道。

  “让你别潜那么深吧,等着啊,我帮你扯开。”有小伙伴说完,便躬身钻入了水里。水草缠住脚的事情,玩久了水的人大多都会遇到。只要有人下去把水草给扯掉就是了,没什么稀奇的。

  小伙伴睁着眼睛,嘴角冒着水泡朝着小明的脚边潜去。小明的脚上被一束黑黝黝的水草给箍住了,他三两下潜过去伸手抓住水草就想把它给扯断。可是手一摸上去,小伙伴就有些狐疑起来了。这感觉怎么不像是水草,而像是头发似的?他心里纳闷着,憋气使劲一拔。

  “咕噜噜!”一阵水泡夹杂着水沙翻腾而起。一个圆咕隆冬的东西被他从水沙里给提了出来。

  “咕噜噜!”等到水沙散去,小伙伴将那个东西扯过来一看。当即吓得连呛了几口水,手忙脚乱的朝水面浮去,此时他也顾不得小明了,他只想着赶紧上岸然后回家。

  “喂,你倒是帮我解开啊?”小明踩着水朝岸边游去道。脚虽然能动了,可是上头似乎还挂着一个什么东西似的。他决定先上岸,把脚上缠着的那个东西解开再说。

  “啊...嚯...”小明游到了浅水区,然后蹲身摸索着将脚上缠绕的水草解下来,然后提手一看。一颗人头,女人头。随着人头出水,原本在附近玩水的人们,纷纷惊骇着朝岸上划拉了过去。女人头的右半边脸还算周全,可是左半边却是被水里的生物给撕咬成了一副骷髅。此时一条水蛭,正缓慢地从人头的眼眶里爬了出来,然后啪一声掉进了江水里消失不见。

  “你别怕,姐姐是警察。来,去水里洗洗,然后把衣服穿上。”许海蓉接到了报警,立马儿带着警员们赶到了江边。在她抵达之前,那里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大家就那么看着小明瘫坐在地上拉了一裤子。还是许海蓉分开人群,走过去将那颗随着水波上下起伏的人头拿到一边,蹲下身子安抚起拉了一裤裆的小明来。

  “去给买杯热的来!”将孩子带到水里洗干净,然后等他哆嗦着把衣服穿好,许海蓉掏出5块钱示意身后的警员道。

  “别怕,现在你告诉姐姐,是从哪里发现那个东西的?”许海蓉等同事买来奶茶,将它递到孩子的手里问道。

  0最新6章&/节◎?上

  “那,那里!那下边...”小明没有答话,只是捧着奶茶在那里发抖。答话的是,是早先上岸的那些个小伙伴。他们跑了一路,可是接下来一想,这么干似乎有点不义气,就又回来了。

  “队长,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许海蓉很快安排潜水员下水,将掩埋在水沙下边的尸骨挖了出来。法医戴上手套,翻看了一下散在裹尸袋里的尸体,然后抬头对许海蓉说道。

  “回去再说,那谁,顺道送这几个孩子回去。”许海蓉看了看脚印密布的江滩,一挥手对警员们说道。

  “队长,初步鉴定认为,这应该是一起杀人分尸案。你看,这些关节处,断裂得都很平整。我觉得吧,这应该是用锯子给锯的。我大致上拼凑了一下,尸体基本齐全,四肢躯干都不缺少...”晚上11点,法医将报告递到了许海蓉的办公桌上。

  “辛苦了,大家都下班回去休息吧。”许海蓉点了一支烟,就着台灯翻阅着报告对依旧在旁待命的警员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