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19章 疏而不漏
  “杨子,走啊?”半个小时之后,杨小航背着一个工具包打小区门口往外走。保安打着哈欠跟他招呼道。

  @最新?#章m节…$上

  “走了,明天不过来,先去那边忙两天再说。过几天一起坐坐啊大哥。”杨小航将身上剩余的半包烟拍值班室里,打过招呼之后朝外走去。工具包里的刨子,露了一半在外头,随着杨小航的脚步啪啪地拍打在他的身上。

  “累死了!”次日中午,一对小夫妻拖着大包小包的进了小区。新婚妻子腻歪在丈夫的身上娇嗔着。新马泰一圈儿溜达下来,她已经失去了最开始的那种兴奋,取而代之的是浑身的疲惫。

  “老公,我的首饰盒怎么不见了?”回到家中,新媳妇慵懒的进屋准备拿换洗的衣服去洗个澡。而男人则是打开门窗给屋子通着风。半个多月没在家,家里已经有了一股子霉味。刚把窗户打开,男人就听见媳妇在屋里尖叫一声。

  “看你给我找的好小区!”傍晚时分,刘建军给我来了个电话。

  “怎么了?”我放下饭碗问他道。

  “对面楼小夫妻的新房被盗了,据说数额还不小。看起来挺不错的小区,怎么安保这么不靠谱呢?”刘建军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让你的手下们加紧破案,当成重点打击一下,以后就要消停一些了。”我闻言对他笑着说道。小区被盗,哪个小区都被盗过。只是看警察们是不是下力气破案罢了。从重从严处理几次,一准情况会有好转。我相信刘建军只要吩咐下去,他住的这个小区今后会很少有贼出没的。

  刘建军是不是给局子里打过招呼我不知道,这个小区的保安倒是被警察们盘问过多次。甚至连监控都调出来反复看了几遍。一直到杨小航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这个人是这栋楼的住户?”警察看着视频里半夜还背着包打单元门里出来的杨小航问保安道。

  “不是,他是给人家搞装修的。”保安看了看视频答道。

  “他叫什么?怎么这么晚还留在小区里?”警察又问。

  “杨小航,他说是工具忘在这里了。前后也就半个小时时间吧,平常很和善的一个人。警察同志,你们不会在怀疑他吧?”保安连声说道。

  “出入记录上,怎么没有他的名字?嗯?”警察翻看着值班室里的记录,然后甩在保安们的面前问道。

  “我们看是熟人...”保安们连忙解释起来。

  “大哥该你们值班呢?”过了两天,杨小航背着工具包朝小区里走着。一眼看见值班的保安,连忙打着招呼道。

  “嗯!”保安们对视了一眼,跟他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双双回到了值班室里。保安们忽然变冷淡了,这让杨小航心里有些纳闷。

  “晚上一起坐坐啊!”杨小航从人招呼着,然后迈步朝小区里走去。

  “杨小航!”进了小区没走几步,杨小航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喊。

  “哎!”下意识的,杨小航答应了一声。紧接着,他就觉得几道人影围了过来。

  “杨小航?”被人摔了个四仰八叉,然后按倒在地上了铐子,一个人用胳膊肘压住不住挣扎的杨小航脖颈问他。

  “你们是谁?干嘛呢?”杨小航嘴里喊着,心里涌上来一丝不妙。

  “我们是分局的,带回去!”一个警察掏出证件递到杨小航的眼前晃了晃,然后将他从地上提起来往小区外边的警车里押去。

  关于警察审犯人,曾经有一个笑话。大意上是说,一个人第一次偷自行车就失手被抓。完了警察问他,第几次了?他说第一次。一顿胖揍再问,第二次了。又一顿胖揍再问,第三次了。到了第二天,已经成为了一个偷了几十辆自行车的惯犯。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当不得真。在羁押室里关了一天,第二天杨小航也成为了一个惯犯。而且让分局警察们意外的是,还是一个背着人命案子的惯犯。

  “装修的时候我偷偷配了钥匙,那家的条件挺好的,家里就一个女人,也没见有其他人跟她来往。于是我就起了邪念,寻思着回头去她家弄点外快花花。可没成想被她撞见了,我真是无心的,就那么推搡了几下,谁知道她能撞到门碰上死了呢?”看守所里,杨小航竹筒倒豆子般的交代着。不过话语中,还不忘替自己辩解一下。

  “那你为什么分尸?”警察接着问道。

  “我是想着,我是想着......我是想着尸体不好处理,干脆用锯子锯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扔了算了。反正她也没跟什么人有来往,就算长期不在家,也没人会关注她。尸体放家里会发臭,不是有新闻说,家里死人了,被邻居发现的事情么...”杨小航双手戴着手铐,使劲搓了搓脸颊轻声说道。

  “想不到一起盗窃案,居然还能牵扯出一桩命案来。”案子破了之后,刘建军又给我来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他轻声叹息着。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我在电话里对他说道。

  “不,应该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沉声坚持着自己的说法。

  “啊,漏了漏了。师傅停下车!”公交车上,一个打扮得还算时髦的女士夹紧着双腿对司机大声喊了起来。

  “啥漏了?”有人狐疑地四下里看着。然后就看见了一条血迹顺着女士的大腿滴落了下来。这一下,他明白到底是啥漏了。

  “吱!”司机将车靠到路边,打开门让这个女士下了车。谁都有个为难的时候,虽然没到站,能帮一下就帮一下吧,总比让人家漏一地要好得多。

  “要了命了,前几天才干净的...谢谢啊师傅!”女士夹着腿往车下走着,嘴里还不忘跟人道个谢。

  “姑娘,给我拿一个大号的创可贴。”女士用包儿挡在自己身后,急匆匆跑到路边的小卖铺里冲守店的妹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