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22章 耍流氓
  “你出去干嘛去?”老太太狐疑的看着老头问道。自打她有了孩子,就跟老头儿分房睡了。老头儿的身体还很好,她有些怀疑这老东西是不是有些憋不住,想出去打野食儿了。

  “我那个,那个啥,刚才我师兄给发一短信,让我去他家拿点水果给你吃。我去一下就回来,你在家看看电视。”老头儿挠挠头,眼珠子滴溜溜乱着找了一个理由。

  “等等!”老太太从沙发上起身,走到老头儿跟前摸出他的钱包。将里边的现金和卡都拿出来,然后想了想,又塞回去20块钱。

  “来回打车也就12块钱,多8块钱怕你渴,留着买水喝。”老太太将卡和现金放到茶几上,这才坐回沙发对老头儿说道。

  “这...”老头抬手捻须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瞅着老太太眼中的若隐若现的杀气,随即放弃了讨价还价的念头。

  7最{x新J章节上a`5

  “特奶奶的,小小孽障,还想祸害我家孩儿,就凭这一点贫道今天就要收了你。”下得楼来,老头儿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快步前行道。没错,这货正是张道玄。上得街来,人行道上间或有一两滴血液残留其上。张道玄顺着血渍很快就找到了离家不远的那家医院。

  “请问...”张道玄很有礼貌的冲导医妹子打着招呼。人家正捧着手机,跟人语音得不亦乐乎。

  “那啥!”张道玄又问。人家还是没理他。

  “老子问你话呢,你特么聋了?”张道玄一拍桌子喝问一句。

  “对不起对不起,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人家这回回应他了。

  “刚才进来一个背着媳妇的男的,现在在哪呢?”张道玄问人家道。

  “急诊室,这边右拐,走到头就是了!”妹子很客气的给张道玄指明了方向。

  “在上头签个字...”顺着走廊一直走到底,远远的张道玄就看见急诊室门口坐着刚才那个男人,此时急诊室医生正拿着一摞花花绿绿的单据要他在上头签字。

  “先去交费,然后让血库送血过来...”隐约间,张道玄只听见医生对那个男人说着。脚下顿了顿,等那个男人拿着单据急匆匆离开之后。他这才缓步上前,踮着脚通过急诊室门上的那块玻璃朝里边望去。

  女人的双腿分开搭在架子上,身上搭了一件绿色的一次性治疗巾。急诊室医生正躬身利用器具窥探着,女人的身下还有血渍,一个孩子正奋力想钻入她的体内。孩子每动一下,女人身下就会有血渍渗出。发现了窗外的张道玄,那个孩子还扯了扯治疗巾遮挡起自己来。

  “划擦?居然还敢跟贫道卖萌?”张道玄倒退半步,嘴里嘀咕着,又踮起脚尖冲里边看去。

  “老流氓,抓住这个老流氓!”正冲里瞅着呢,张道玄就听见走廊那头传来一声喊。回头一看,就瞅见那个医导妹子正领着两个保安往这边赶来。合着刚才张道玄刚才冲人发飙,人记恨在心一直留意着他呢。眼瞅着他在急诊室外头偷窥女病人就医,人家正好光明正大的公报私仇了。

  “贫道...”张道玄回身想要解释。

  “兹兹!”保安亮出电棍就朝他身上杵来。

  “噼啪”张道玄一个侧身避让开电棍,掐动指诀一指点在保安的身上将其放倒。

  “兹兹!”奈何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张道玄一指将那保安点倒,还没来得及回身,就被一电棍杵在了腰间。抽搐了几下之后,老张倒在了地上。

  “师兄可是睡了?”夜里十来点,我好不容易早睡一次,张道玄一个电话将我从睡梦中吵醒。

  “你特么夜里不睡觉,给我打什么电话?你,不会是憋不住去会所,被警察给逮了吧?”我打着哈欠问张道玄。

  “贫道戒那事已经好久了,师兄,我被医院的保安给逮了。你来一下呗?还有,若果稍后我家婆娘打电话问我行踪,师兄就说留我喝茶,稍后便回!切记,切记。还有,我是说去你那里拿水果去了,你可千万别说走了嘴。”张道玄在电话里连声叮嘱着我道。只是,被医院的保安给逮了,这是什么鬼?我心里狐疑着,翻身从床上起身。

  “你跑医院去闹事了?”我将体恤套在身上,然后四下里找起我的五分裤来。

  “没有,这事有点难说,你来了我当面告诉你。就在妇幼,你快来啊师兄。”张道玄在电话那头催促着我道。

  “你半夜往外头溜达做什么?”才一开房门,就遇上了正敷着面膜往卧室走去的顾翩翩。她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我问道。

  “张道玄有点事情要我帮忙,我去一下就回。”我停下脚步解释道。

  “那快去快回。”顾翩翩拿手牵扯了一下面膜对我说道。

  “我是顾翩翩,老张,你有事情找我家小凡帮忙?”进了房间,顾翩翩拿起电话就给打了出去。

  “是是是,我在医院被人扣下了,这不是才让师兄来帮忙么...”张道玄的话,让顾翩翩放了心。

  “他出门了,马上就到。”跟张道玄打过招呼,顾翩翩随即挂了电话专心去敷她的面膜去了。

  下了山,我拦了辆的士直奔妇幼。途中果然如同张道玄所说,他们家老太太的电话打进来了。我赶紧依照他叮嘱的那般将老太太敷衍了过去。

  “怎么了这是?保安啥时候有权力扣人了?他犯了啥事,你们直接报警不就完了?”找到了医院的保卫科,我瞅着正闭目养神的张道玄问那些保安道。

  “他耍流氓呢,在急诊室外头偷窥女病人就诊。我们这还是留了他几分脸面,要是报了警,事情闹出去他脸上也没光不是。他还打伤了我们的一个同事。这医药费,总得他出吧。可是他身上也没钱,给家打电话也不乐意,这不是才想着让他找朋友过来看看是不是能把这事儿给了了么。”保卫科的人倒还算客气,起身将我迎进去解释着道。